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棋盘的故事

棋盘的故事

本文转载自微信号:阿浩白话,作者郭正浩。 

一方棋盘蕴含了深厚的围棋文化。棋盘之中最珍贵的,莫过于日本的榧木棋盘,榧木棋盘的背后是一位棋盘师一生的心血乃至生命。


榧木在日本十分稀少,多分布在关东地区,以九州、四国的榧木最为优质。寻觅制作棋盘的木料,是一件颇费心血之事,在日本,很多地区榧木是禁止砍伐的,而适合作棋盘的木料更是珍贵,被棋盘师称为“山中红宝石”。木料并不是一砍下来直接做成棋盘,它需要在仓库中深藏若干年。制作中,其过程繁琐复杂自不待言,单就在棋盘上画上纵横十九道的线就是一项精细的工艺,需要锋利的武士刀在棋盘切线,力气稍稍大一点,轻一点,刀锋稍稍歪一点,多年的心血就毁于一旦,这个过程称为“目盛”。棋盘制成,色呈淡黄,随着时间的推移呈现金黄,木头纹理细腻,紧密,富有弹性,香气袭人,经久不绝。精致典雅的背后是巧夺天工的匠心。

 

而我的第一张棋盘,相比之下却显得那么粗鄙,像小碗一样的塑料棋子,深色牛皮纸棋盘。棋盘一边坐的是儿时的我,棋盘的另一端坐的是我的围棋启蒙老师老赵。老赵其实不老,刚刚师专毕业的20岁小伙,分配到工厂子弟小学教数学,我就是老赵班里的学生。老赵爱围棋,棋臭瘾大,大概只有弈城k级,学校却没有一个人下围棋,于是他便教会了几个数学学得好的学生。老赵太年轻,脾气大,说话又有点笨口拙舌,学生不管输赢都会被责备,不到两天,同学们就都兴趣索然了。只有我跟他下围棋,于是一年多的时间,每天放学,我都在他的办公室下棋,那时候学校的条件差的很,晚一点连电都没有,冬天天黑的又早,师生二人点上蜡烛,每次都忘记了时间,在锁门校工的催促下恋恋不舍离开棋盘。那时考试的卷子都是油印,老赵手黑黑的,棋盘上也隐隐有指纹。


老赵经常常参加厂里面的比赛并获奖,于是打遍全厂无敌手的老赵颇自负地带领着几个爱下棋的哥们组队参加洛阳市围棋赛,这一次却受了严重的心理打击,回去念念不忘的是别的单位棋手水平太高,体校的棋手王蕊,张英挺等神乎其神,王冠军老师讲棋很清楚,我们都能听懂,可惜没有机会和他们交流学棋。末了老赵语重心长的说,赵老师我这辈子棋就这样了,你小子要是一年内能赢我,你明年就顶替我参加咱们厂的比赛,参加比赛好啊,尤其用的是陶瓷围棋,蓝色的塑料棋盘。(老赵生怕我会拒绝似的。)天哪,塑料棋盘,这多么高级呀,要是下一盘,真是太爽了,于是我答应了,和老赵操练起来。有一天,也是个黄昏,我赢了老赵,我打赢了一个缓N气的劫,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而那方磨掉了线的纸棋盘似乎离我越来越远。


老赵和学校大队辅导员多方努力,让我参加了工厂的围棋赛。比赛前,裁判们铺棋盘的时候都先用水擦擦桌子,把蓝色的塑料棋盘粘上去,我问叔叔们为什么这样。他们说这样下落子响,手感好,棋子棋盘还发光。比赛开始了,在我心中这是最神圣的比赛,比赛双方共用1个小时,1小时后集体读秒。读秒开始前,允许休息十分钟,解决下内急,我日后再也没参加过这样的比赛。这一盘我赢了,厂电视台也来采访,我的同学们都在电视上看见了我,看见了我在塑料棋盘前的英姿,可把我美坏了。进入了第二轮,也就进入了前八名,奖品是一块印有小猫咪的毛巾,和一个印有51厂工会纪念的搪瓷茶杯,当时这可是个稀罕物,带到学校,每个同学都羡慕不己。爸爸也很高兴,为我买了一副双元的围棋,我也拥有了一块蓝色棋盘,我开始用它打谱,渐渐地老赵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直到今天,老赵依然以我为荣,只是老赵开始课余辅导奥数,儿子也上了大学,老赵也不下棋了。

 

学生时第一次出远门,是去开封参加河南省业余围棋段位赛,那时的比赛用的也是清一色的塑料棋盘,所有参赛选手下得都很认真,业余段位证书在当时的围棋爱好者眼中是多么的神圣,取得段位多么艰难,今天90后的爱好者根本无法想象。比赛进行到中段,赛事裁判长河南围棋队总教练黄进先老师联袂王冠军八段、马石七段对参赛选手进行多面打指导,那个晚上人山人海,我虽没有参加,但依然不能忘记。20张塑料棋盘围起来,围成三圈,3个人对60个人。比赛开始了,隆冬时节,记得大厅里也没有暖气。那年黄老师50多岁,精瘦干练,满头大汗地几乎一路小跑从一头落子到另一头,他胡乱用手擦了把汗,又热火朝天的下起棋来。不时有棋迷递来纸和笔请心中的大高手签名留念,黄老师笑着说:“同志,等我下完这步再签吧?”几乎每个棋迷都摆了4个以上,可很快便败势已浓。“这就是职业棋手啊!”围观人群开始议论纷纷。有人开始为熟识的棋友着急,插嘴支招。下棋的人面红耳赤,摇头叹息,这种旁人的支招不听也罢。黄老师口干舌燥喊道:“姑娘,帮我给杯子里掺点水吧。”可围观的棋迷里三层外三层,远处的桌子上也站了人,添水的服务员姑娘又怎么能挤得进去?


只有一盘,黄老师遇见了硬茬,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小哥哥,沉着应对,竟把局面撑了下了。很快指导棋进入尾声,只这盘胜负未定,中央几颗黑子颇为危险,如单官连回必将被白点入三,3要冲。小棋手思索了半个小时,先挖再接,换个次序,(印像太深了,现在还记得。)黑棋先手处理,又小尖守角,保持实地均衡。黄老师一见,咧嘴对小棋手一笑,赞道:“临危不乱,可造之材!”日后想起,这盘棋或许真的改变了一位少年棋手的命运;我无法对上号,我想这个少年就是我熟识的河南职业棋手或业余强豪中的一位。但那天我永远记得,而那年是中国围棋节节失利的1996年。

 

下棋至今二十多年,我想一项爱好坚持二十多年真的不容易。我的棋盘也不断翻新,在比赛中,我甚至有机会在榧木棋盘上下棋,那感受难忘。捻子落下,棋盘竟富有弹性,那一刻仿佛一个凝结的信念从心中透过指尖沿着棋盘上的纵横十九道扩散。落子清脆悦耳,伴随着棋盘的张力将宁静与深思回荡在心中。我想围棋的魅力也在于此,不管何时何地,无论庙堂之高或是江湖之远,围棋不但优雅而富有深意,围棋更顽强如野草生长,有一种精神叫围棋不死,有一种灵魂叫毅力与坚持。

郭正浩,来自洛阳,是一个愿意为梦想走遍天涯的无怨无悔的海归。品味过不一样的人生,我珍惜今天喝着白开水和您聊天的时光。很高兴认识您,这是我们的缘分。我是郭正浩,我等您很久了。

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阿浩白话

文章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放置二维码

捍卫原创,棋人之责

微信号:ahaobai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