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围棋赛场上的各种奇特“定律”13

围棋赛场上的各种奇特“定律”13

下围棋二十多年了,心中一直有个梗,就是很多时候,尤其是比赛期间,无论最后结局如何,我总会根据历史经验或比赛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从而找到规律,并据此预先将未来的结果做一个预测,尽管这个规律有时候相当荒谬,但结局往往惊人的准确。这个现象,说好听点叫做心理暗示,说不好听的就是迷信。姑且就当我是好人吧,所以本文将此种现象统称心里暗示。

(六)名字的奥秘

姓名和围棋有关系吗?理论上当然没有,但是冥冥之中,还是会有一些关联。


3.遇“黄”不败定律

有道是,人品守恒。王姓棋手对我欠下的种种血债,居然由一个和它读音很相似的大姓“黄”姓棋手归还了。我想,这和我年少时痴迷beyond乐队的一种补偿吧。

2011年,在我出征智运会业余比赛前,对内组织了一次集训。这次集训一共7个人,下一个循环赛。除了我之外,其余6人均要参加职业组比赛。这6人里面,包含了当时围甲9连胜的小米,当时已是中国女子佼佼者的小鱼,我的克星周振宇,江苏围甲的主力选手曦曦。

剩下的两位都姓黄,当时均为后起之秀。其中一人是安徽人,作为人才引进对象刚刚披上江苏队的战袍,当时已经贵为个人赛乙组冠军。事实证明,江苏队教练的眼光相当独到,目前,该棋手已经拿到了全国某快棋赛的冠军,等级分中国前10。不过和他骄人的战绩想比,他有一个更加脍炙人口的网名:孔明。无论在弈城还是野狐,孔明高超的棋艺均俘获了无数的粉丝。至今我还记得,孔明在弈城和拼搏前80盘的战绩是35:45,要知道,当年拼搏可是中国棋界数一数二的网棋高手,我要去下80盘,应该不会过5。能下成这个比分,足以证明孔明的强大。另一人是江苏扬州人,当年刚刚打上职业,是江苏队重点培养的后备人才,目前职业四段。他在野狐的网名叫鬼气阿修罗,十分霸气的网名,战绩也相当惊人。

说实话,集训之前我的目标很明确,开张。只要不6连败就算及格。不过,正所谓哀兵必胜,前两轮我就意外击败了周振宇和曦曦,超额完成了赛前目标。尽管是赛前集训,对手远非比赛那么认真,但是能够战胜围甲级别的选手,还是极大的鼓舞了我的士气。第三轮在被小米屠杀之后,第四轮我遭遇到了孔明。说实话,当时我听过他的名字,但是并未见过本人。通过排除法,我知道对面的棋手姓黄,但是哪个黄,还是赛后得知。这盘棋我发挥的淋漓尽致,尽管对方手筋连发,但我始终掌控着大局。最终数子,黑182,我执白完胜。在一目半不敌小鱼之后,我最后一轮遇上了阿修罗。当时阿修罗还是一名稚气未脱的小孩,在我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我执黑大胜。

这次赛前集训最终我取得了4胜2败的成绩。可以说,这个结果让教练大发雷霆,他认为天天训练的职业棋手,居然有一大半都输给了天天上班的业余棋手,令人匪夷所思。不过我倒是觉得,一方面是由于我当时状态比较好,另一方面也许是对手没怎么把我放在心上,轻敌所致。当然,也许还有一点,那就是我的求胜欲比较强。赛前训练,于那些职业棋手而言,只是普通的训练而已,于我而言,却意义非凡,因为它是我赛前仅有的热身,我必须抓住这仅有的机会。

时间到了2016年初,我在一次野狐月排行赛上,又一次和孔明狭路相逢。当时的孔明已经是全国冠军,戴上了银色的皇冠。第一轮就相遇,让我不得不心中暗暗叫骂,凭什么人家都能遇到业余棋手,给我安排这么一个bug。骂归骂,棋还是要下的,于是我收拾心情,抱着学习的心态踏上了征程。这盘棋,我开局便走出了与众不同的定式,因为我深知,和孔明这种级别的棋手下,铺地板等于安乐死。唯有搅荤局面才是获胜的唯一路径。果然,局面搅荤之后,我在左下角找到了胜机。

(如图)孔明一直以为我会打劫,误算了我一路接的好手。此手一出,黑没办法强撑,只能被我先手吃角。此局部下完,白方已经奠定胜势,终局时白盘面要好2-3目。获胜后,我第一时间更新了朋友圈,分享了自己的美妙时刻。不久,我的教练在下面回复,这盘棋你可以吹1年。想来现在是9月,还没过1年的期限,那就再吹一次吧。

无独有偶,在后面的野狐排行赛上,我遇到了阿修罗。按理说,此时的阿修罗已经在野狐道场修炼多年,实力远在我之上。不过这盘棋我再一次使出了洪荒之力,执白5目半成功拿下对手。延续了我对黄姓棋手不败的战绩。

2016年7月,我参加了苏州围棋天元赛。64强的淘汰赛,我一路杀至决赛。决赛对手是苏州围棋业余届的翘楚,也姓黄,我一般昵称叫他灿灿。灿灿是典型的功夫棋,多年前屡次定段赛距离职业仅有一步之遥,棋力不容小觑。决赛这盘棋,弈客围棋也进行了直播。前半盘我充分发挥出自己大局较好的优势,基本控制住局面。不料,就在胜利像我招手之时,我后半盘,尤其是官子较弱的缺点显露无疑,而官子正是灿灿的强项。他抓住我几个地方的失误,一路猛追,其中,最令我懊恼的是左下角,由于我忘记在R18地方漏交换了断和打吃,被黑机敏的二路夹完打入,直接损失近10目。原本此处我以为黑只有O17断后手吃我二子。经此挫折,局面已经比较细微。好在之前我优势较大,冷静一点,仍然是白稍好的局面。之后我安全运转,最终1又1/4子险胜。

12845899565737873.jpg

经此一役,我对姓氏的心理暗示愈发明显。8月,苏州举办了一次队际赛,我代表吴江出战,志在和众位兄弟一起夺冠,弥补去年的遗憾。不料,赛前的秩序册上,我猛然发现组委会将灿灿的姓氏写成了王某灿,改成什么不好,偏偏从黄改成了王,这还得了,我第一时间向组委会反映。其他人的错误可以容忍,灿灿的名字一定要改对。赛前,当我看到最终版的秩序册时,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不出所料,这次队际赛上,我们队2盘半目胜,还有1盘在仅剩7秒的时候捡对方一勺。在好运的环绕下,吴江队最终7连胜捧杯。赛后,各方都将吴江队夺冠归功于队友间完美的配合,这点毋庸置疑。不过,组委会适时的将名字改对,也在无形中给了我一定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