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我的网棋岁月48

我的网棋岁月48

本文原载于《围棋天地》

前言

……

也许有人要问,互联网究竟带给了你什么?如果用最简单的回答方式,只有两个字:围棋。昨晚,又和一位少年高手在野狐鏖战了4盘10秒后,时钟已经走过了12
点。从我在网上落下的第一颗子开始,已经过去了整整15年。这比我现在很多对手的年龄都要大的多。这15年,转战近10个对弈平台,鏖战了上万盘棋,发生
了数不胜数的故事。此时,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心头,我为何不把这些记忆保留下来?或许,既能给自己一份纪念,也可以为现在很多学棋的少年一些启示?于是,
我打开电脑,熟练的敲击着键盘……

(本回忆的主人翁乃作者本人,其他人物均与现实中相同,为尊重隐私,姓名用字母代替。所有网名都与现实相同,无虚构。)

异国之缘

2008年,我受好友之邀请,去法国参加了一次围棋公开赛。这次比赛我发挥一般,仅仅获得第五,但却由此结识了一些异国的棋友。在与他们的聊天中,我得知他们平常都在KGS网下棋,于是,我也在KGS注册了一个账号,名字是saichina,sai是棋魂里面佐为的名字,言下之意,我要在KGS成为中国的佐为。

由于KGS没有单双,不能押分,和其他围棋网站相比,很难吊起大量“赌民”的胃口,因此中国棋迷寥寥。绝大部分都是欧美的棋友,这也让我深刻体会到,他们对于围棋是多么热爱,多么纯粹。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KGS里面中韩的高手较少,棋力最高的也就是“海外兵团”之类的准职业或前职业棋手,因此我在里面可谓顺风顺水,很快便打出了相当的名气。于是,我给选手信息里面给自己打了一则广告,广收世界各地的弟子。可能是由于那段时间名头较响,很快便有众多弟子投奔。于是,我在KGS开启了自己的教师之旅。

招收外国弟子和本土学生唯一的区别在于,要用英语讲解。虽然大学期间我顺利通过了6级,但一方面英语长期不用已接近荒废,另一方面围棋的专业术语较多,和一般的英语还不太一样,因此,这本身便对我是一个锻炼。

我的第一个学生是法国人,他是一个企业的高管,围棋是他平时的一大业余爱好。他的棋力当时大概有中等业5,我让3子他略差一点,但在法国已是排名前10的高手。当时一节课的内容主要是对弈+复盘,和国内网络授课的形式类似,总计约2小时的课程收费30欧元。通过paypal支付系统进行支付,因此,当很多年之后,有同事想通过paypal进行网购,都用我的账号进行交易,至今我仍有几百欧元在paypal未取,权当对这段异国棋缘的怀念。

通过在KGS的网络授课,我的英语水平迅速恢复,围棋专业术语也突飞猛进,交流上已不存在任何障碍。而这位法国徒弟的棋力也日渐提高,渐渐的双方棋份已从3子减为2子。通过KGS平台,我们真正获得了双赢。与此同时,同时成为我徒弟的还有瑞典棋友、美国棋友以及芬兰棋友。随着彼此增进了解,我们之间早已突破了师徒的情谊,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和我成为了朋友。

到了09年7月后,随着我正式踏上工作的岗位,教棋的时间日趋减少,由于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时差问题不可回避,以往为了迁就他们的时间,经常凌晨教棋,现在已是有心无力。因此,我逐渐的减少了相应的课程。到了11年,随着我岗位的调动,工作更加繁忙,不得已,我离开了KGS。虽然不在是师徒,但跨国间的友谊天长地久。围棋无国界,感谢KGS平台,让我认识了更多的棋友,有了他们的陪伴,围棋不再孤单。我深信在不远的将来,围棋能够在全世界普及;我也深信,世界冠军将会诞生在除中日韩之外的第四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