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友文采

【宝记】应氏杯决赛观战记

【宝记】应氏杯决赛观战记

大概十年前吧,聂老在围甲和天元赛刷出一波连胜。围棋天地发表了篇技术点评:秋雨滂沱式。从此,聂老成了雨神的代名词。还记得去年擂台赛三十周年纪念,聂老讲解第一届擂台赛他和小林光一的对局,我是一脚水,一脚泥地走进会场。周三,应氏杯决胜局,聂老再次飞抵上海,窗外应景地秋雨滂沱。

 

九点半的样子,我到了应氏大厦8楼研究室。当时华以刚华老,王汝南王老和一群大佬们都在。一会儿华学明小华老来把他们全叫走参加体育俱乐部的一个活动。研究室变得空旷起来。中韩两国教头俞斌和刘昌赫拆棋的桌子上竟然空出几个位置。我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封面图)

 
当时围观者不乏唐崇哲,曹汝旭这样的大高手,我坐得坦荡荡。论围棋,他们让我三个子水平,厚脸皮,我饶他们20年修为。

 

过了一会儿,语言不通的刘昌赫回到韩国研究区,我们这桌只剩下俞斌一位职业棋手,大家开始活跃起来,用俞老的话说,你们都以为自己是第二高手了吧?我虽然也发表了一些拙见,还算克制,没敢用手摆棋。

 

在体俱训练的时候,葛老师在拆变化,有只小企鹅伸出小胖手指指点点。葛老师厉声呵斥:把你的爪子放下去。

 

俞老和我们拆棋有点无趣,开始翻手机里的照片给我们看,说女儿一米六六,和妈妈站在一起,都分不出来了。赤裸裸地晒幸福。我白痴地问了句:女儿有5段了吧?俞老不以为然地说,四年前就5段了,现在的5段太水。然后给我们分析,全国各地的5段水分。总体来说,经济发展好的地方,5段水分更大一些。

 

林海峰老师来了,看他穿的衣服,就知道是棋坛常青树:

 

捂脸的汉子是谢锐

 

俞老好像找到了知音,把棋局从头摆了一遍。听俞老拆棋有几个口头禅:平淡处挖点萝卜(捞目),对杀时以气服人。当俞老一遍遍重复这个地方要以气服人时,旁边负责弈客直播,以德服人的浦东名将黝黑的脸膛一红,迅速又恢复了黝黑。

 

又过了会儿,芮乃伟加入了观战席:

 

上午棋局进行得很快,中午封盘,中韩对局面的判断大相径庭,不知道是价值观的不同,还是掺杂了感情因素。

 

午休时间,应氏大楼为棋手和工作人员准备了客饭,厚黑如我理所当然地领了一份。坐在江芮夫妇的对面。我对江铸久老师说:江老师,你比擂台赛5连胜时候还要帅,有没有人说你象吴秀波?谈话就这样愉快地展开。

 

我身边新晋小编王振飞敬业地推广着弈客软件:

002hWPx0zy75XX78IGZ29&690.jpg

江老师说他和弈客李刚是微信好友,平时一直关注“历史上的今天”这个栏目。他觉得这个连载写得特别好,但是对于棋手的心理揣度方面,他有着不同的见解,希望以后会有机会和作者面聊。

 

江芮夫妇吃完饭回研究室了,我又开始搭讪两个观战的迷妹。这里要批评下弈客直播员浦东名将,每次看到漂亮妹妹,他总是在心里大喊一声:我就是你们仰慕的浦东名将!然后呢,继续直播。他没等到那个会读心术的女生,所以一直没有脱单。

 

一个是复旦大学的,一个从湖南远道而来。湖南妹子自称只有K级水准,追应氏杯武汉到北京再到上海,惊呆了!想和两个迷妹拍张照,但不知道手放在哪里,作罢。湖南妹子以为我是弈客工作人员,问怎么在弈客上面发表文章,我做了详细回复,表达了期待的心情。临别也没有留下通讯地址,但是我知道,想念的时候,在微信里扔个漂流瓶,捡到的一定是她们。

 

下午我离开了研究室,晚些时候,唐韦星5点胜的捷报传来。我淡淡地AHA一声,心率和血压没有明显的变化。用弈客大儒司马临渊的话来说,较之个人蹭棋蹭饭蹭合影的快乐,那些可载入史册大胜负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