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艺探索

三盘受子棋2

三盘受子棋2

第二局:

某欧冠日,夜深,入睡前看微信群,吴二(吴振宇老师,职业二段,CGF00171)找人下棋,打发看球前的无聊时光,我应战。这是吴二在弈客上第一盘(目前为止唯一一盘)线上对局,我很荣幸。

认识吴二大约有10多年了,很多人叫吴二乌贼,应该是姓名连读的关系,我很不习惯,感觉(当然只是我感觉)略有一丝戏谑感,10多年前,我们一群棋友称吴振宇为吴二,吴二为吴振宇二段的简称,我喜欢用这个称呼。

吴二是我喜欢的职业棋手, 因为他对棋的态度。他从不惮于说出他对于棋的看法,无论是谁下的,无论他观点的对错,只要他思考后认同的观点,他都敢说,同时他具有真诚的态度,如果错了,认错也很彻底,绝不扯皮。他的语言很犀利,所以,有人不喜也是正常的。由于我是学物理的缘故,自认是只唯真只认逻辑的人,同时嘴上也不怎么饶人,朋友间说话很少考虑后果,但是有错也能认,所以我们两个是朋友似乎很顺理成章。

此局前旬日,我在沪,和朋友下棋,一个局面,吴二大骂我们两个不会下棋,力量如同猫咪,观我们下棋,不如担粪尔,骂的极其犀利;此后一个对杀局面,我故意问他能否脱先,他瞄了一眼,淡淡说可以,其实一个冷招,他漏看了,我把他的话,如数奉还,他居然没有变色,默然承受,其人有趣如斯。

次日,我听他上课,他讲自己的败局,讲的很透彻,最后综述,他认为自己全盘机会不多。旁人不知,我却知道该局结束后当晚,他的看法是他打勺败,极为懊恼,没想到几日后,他认真拆棋,改变了看法,这在我看来是殊为不易的品质,有这样品质的,一般都是一个行业的顶尖者,我观物理学大家大多有此品质。

本局是我和他6年后再度下慢棋,我和他第一盘慢棋,我记得很清楚,弈于老弈城,我受7子,败。此局为四子局。

由于还要看欧冠,本局属于半即时对局,我用时约1个小时,吴二约30分钟。

开局:

这棋下在哪里,我很迷茫,但是我知道,这种地方只能挑自己看得清的方式下,看不清会被一击毙命,什么是看得清?就是命令式招法,我构思的是黑N4白O4黑N2白O2黑Q2,但是N2是不是命令式是存疑的。

    如上图,3的时候,白棋下的是4,我没有这个棋感,咂嘴品味一下,以我的水平无法感受出白4的妙味。到16一本道,17后我的预计是白A黑B,然后黑棋先手,我自觉不错。但是,这里吴二告诉我,职业的棋感是这样的:

内中逻辑细细品味:既然挡不好,自然就不挡了,裂型又如何?白5悍然抢下先手,这种手法背后是极强的计算,O7的断,白棋有防御!你不和高手下,是看不到这种手段的,你都没有这个想法,所以和高棋下是涨棋的法门之一。

  

黑1断,总有追究的心情,白2形状要点,黑3,白4再次悍然脱先。我真的没有白4脱先这种感觉。短时间内,我计算了一下,下出了黑5,白棋有R9的防御,这是看到了,还是下了,局后反省一下,此时黑棋应该脱先,保留变化,但是当时没有脱先的感觉,归属于棋力问题,但是黑棋1和3都是有一手棋价值的,3和4的交换总亏不到哪里去。
    

中盘一瞬间:

    这里我针对吴二设计了一个小幽默,全盘吴二很重视先手,我考虑黑3有一手棋的价值,如果直接黑3,以后再黑1,白棋就接了,不会反击,所以我黑1刺,白2反击第一感,反击成立的原因是角上有毛病,上手琢磨下手心理,猜我肯定会跟着应,但是我回到了黑3,这里幽默的是,如果白棋脱先了,1和2的交换留下了断打的可能,但事实上,如果是分先棋,白棋必然不脱先,下个E11或F11之类的,肯定有一手棋的价值,局部黑棋肯定亏。但是现在不一样,吴二不会如此心情平复的放弃先手,这是心理上很微妙的事情。果然吴二脱先了。

黑棋引爆这个断,凭我的水平,当时无法判断白棋下在E11是什么情况,局后看了一下,黑棋空好一点的感觉(未必正确)。

最后的判断:

   
实战形成这样的情况,黑的下一手很关键,得会这个接,否则白棋的四子就让出来了。

后续进程如上。

6到12是数清楚目了,12的劫才白棋没法应了,这棋也就结束了。

这盘棋的体悟是:和高手下棋不要怕战斗,但是任何一个战斗之前要搞清楚战斗的可控性,什么叫可控性?命令式的棋越多越可控,可控性高,才能战,开放性高的战斗不能乱打。可控性高的战斗怎么打?明显亏损的不打,看不出是否亏损或者亏损有限但是肯定缩小棋盘的一定要打。那么开放性局面怎么办?把棋子下在有明确价值的地方,这样即便亏,也总还好。最后一点,后半盘要点着目下,点着目下你才知道你可以忍受多少亏损。

前两局的体悟,对我的第三局受子棋的对弈很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