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艺探索

【重温】《超越实地与模样》之18

【重温】《超越实地与模样》之18

全局的读法

读棋有局限于局部的,还有涉及全局的。涉及全局的读棋有两种,一种是根据某一场面或说盘面考虑全局的变化或着法,换句话说,就是切断历史、在静止的状态中纵观全局。还有一种,是沿着着子的顺序将盘面做整体的把握,就是说,流动的、走马看花式的。

    概括说就是这样,对局的双方不管用什么形式,都要对全局进行分析,这就需要与部分的读棋不同的能力了,所谓判断能力,大局观,或者看上去十分神秘的对未来的预知能力,说的就是这种能力。

    以全局为背景进行比较检讨,这也是很难的。比如有A和B两种进程,根据自己的读法要实践其中的一种,那么就要考虑到与其他部分的配合。因为选择不同的进程会导致完全不同的局势,因此这时候是必须要读透的。读到最后,两者半斤八两,这就又麻烦了,左右为难,进退不得了。

    最后,你只是受到难以分辨的毫厘之差的影响,或者根本无视这微小的差别,才下定决心选择了一方。那时的心境颇有点儿豁出去了的味道。

    可是面对这种令人苦恼的局面,也有人能够飞快地做出决断:,我二十凡岁的时候和大竹英雄多次在决胜战上相遇,常常会感到吃惊。我以为这一着够他想二三十分钟的,结果只用了两三分钟,他就拍出一子。尽管我知道大竹流的明快,但还是因他的敏捷而惊讶。我甚至会怀疑,他真的确信自己拍出的这一着棋是好着吗?

    当时,大竹对观战记者说过这样的话:“治勋真能想,那不是明摆着的吗?”明摆着的?不管是青年时代还是四十多岁的现在。我一直想反问。真是明摆着的吗?

    说到着手快。小林光一也是出奇地快:好像他的棋从一开局就都决定好了似的,他的出色之处是,他能够有条有理地摆出他选择某一进程的理由或根据:不过事后问起他的想法,又不一定都能说服人。有时候我真想针锋相对地反驳:“下对吧,不像你想的那样。”

    尽管如此,小林有他自己坚实的世界,这一事实是无可怀疑的,我因为没有这样的坚实的世界,所以总是磨磨蹭蹭、优柔寡断、往返仿惶。

4-2.gif

    图9一1请看实战,本因坊决胜战的一局,我执白。这是在一盘棋的进程中,根据流动的读法来决定局势的走向的例子,因为读棋对局势有直接的影响,所以要特别谨慎。

    白棋一着一着苦心经营,当然在决定每一着棋的时候,多少也能感到一些创造的喜悦。这样说,也许太通俗化了。

    从白1开始,自3、5断,白7、9逼,让黑10提掉一子。虽然提掉一子很大,但是因此会产生中间的白三子的取舍问题,有了选择上的犹豫,也就有了自由。从白11开始先整理下边,这是颇具匠心的。不过,这里想要说明的不是这一进程的好坏问题。接着看图9一2,白棋好像发挥了效力,但又不能因此说白棋就好。

4-3.gif

    图9一2白12长是先手,确保右下角很大。在此之前的白10的虎是一条岔道,后来想想,这一着还是走右上的A挂角效果为好。 

    不过至此为止,棋子已充分发挥了效力,先虎一下看看动向也未尝不可,故意将棋走重,可以使取舍两种可能不可琢磨,最后再舍子,到白22为止扩张了右边的势力。

    本书不便例举参考图进行详细分析,但是读者可以充分想像,至此为止双方的种种读法在激烈交锋。并且所有的读法都是全局的读法,因为只靠局部的读法已经无法进行判断了,所以才采用按照着子进程的流动读法。相对黑方来说,主动左右局面的白方需要在读棋上下更大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