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宝记】一个勺子——by天元宝宝

【宝记】一个勺子——by天元宝宝

        
 

背书宝有句名言:

 

“下围棋者,多背胜,少背不胜,况不背乎?”

 

现在的业余围棋比赛,越来越商业化,一天下个三四盘寻常事。要求参赛选手熟悉各种套路,把前半盘积累下来的时间优势转化成中盘的决心信心以及官子的细心耐心。

 

上周全国网络大赛咸菜杯第六轮,我遭遇了名将汪文琪6段,开局下出一个常型:

 

 

 

依稀记得这个型在哪里见过?

 

如果直接活角,被白飞起来,中间几子稍苦。

 

略作思索,宝宝老师的如葱妙指打在28位:

 

局部白小飞可快一气杀角,黑外围简单包扎后转入大场。

 

白爬一手,黑再转活角这手交换总便宜了。

 

然而~~~棋盘上的故事总是那么不遂人愿:

 

 

汪少年粗鲁地冲断了。。。

 

苍天啊,白云啊,我竟找不到下一手!

 

画面转向宝宝老师的个人空间:一间9平米的书房里凌乱地堆放这棋书,烟头,袜子,更为凌乱的却是宝宝老师一分钟前还云卷云舒的心境。

 

因为这是一盘非即时围棋,宝宝老师机智地想到了集体智慧。我把这一局部发送给认识的高手,求支招。然而,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所有人都像看到穷亲戚一样躲着我:连平时最要好的管文浩都拒收信息,过了两天,假模假式地说:前几天感冒,手机被女儿没收了。

 

胡子真被缠地没办法了,反问我一句:

 

“你听过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吗?”

 

可是,这才31手!

 

场外求助失败的我在接下来的每一手都想按认输键。

 

“你在任何没有意义的地方下棋,都不会比认输更让对手放心”

 

想不起来是哪一位先贤的鸡汤,总之在信念支撑下,我完整地码完了这一局,没有意外地输掉了比赛。

 

整个周末我都在tracing记忆偏差的来源,终于在围棋TV猫哥讲定式第62集找到了:

 

 

 

严格地说,猫哥丁烈和我同出自刘钧老师门下,先入门为大,他算我的湿胸。

 

显然,在这个局部的解说里,他打了个勺子,漏了冲断的变化。

 

原来职业棋手和我有一样的盲点,宝宝老师似乎又找到了平衡,狰狞地笑了,眼角的鱼尾纹欢快地舒展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