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新浪】解密棋士会:韩国围棋之父赵南哲一手创立

【新浪】解密棋士会:韩国围棋之父赵南哲一手创立

新浪体育讯

1956年12月,第4期升段大会在韩国棋院举行。事实上升段大会无论现在还是过去都不吸引人(最近是取消了),升段大会既没有头衔,也没有对局费,所以靠奖金为生的职业棋手自然不会感冒。而且,当时相当一部分棋手居住在地方,对于他们更是毫无营养的鸡肋项目。所以一到升段大会季节,赵南哲和韩国棋院总务最头疼的就是如何把棋手们从窝里勾出来。

可是,1956年升段大会忽然红火起来,地方棋手不用勾,自己也会上京。是不是他们忽然对段位感兴趣了呢?赵南哲说:“那倒不是。当时升段要比现在困难,起码要难一半以上,升段制度本身很苛刻。所以一些棋手压根就不指望升段。而且挺让人尴尬的是,因为升段太难,反而出现满不在乎的风气。”

既没有对局费,而且对升段也不感兴趣,那么升段大会怎么又红火起来了?奥妙在于段位津贴。1955年举办和中国台北的交流赛后,棋谱刊登在《首尔新闻》,《首尔新闻》为此拿出了不菲的赞助金,这笔钱就成为段位津贴的发端。

“现在棋手的段位津贴是多少?”赵南哲问道。

“刚入段的棋手是12万5000韩元,元老级的九段棋手不到50万韩元。”

“还是不多呀。”赵南哲说:“不过对没有收入的棋手还是够贴补。可是过去那点钱实在是太少了。”

1956年时,银行还没有联网的账户,所以每月发放的津贴只能存到韩国棋院会计那里,所以地方棋手觉得一年参加两次的升段大会,顺便领攒下的津贴挺实惠。棋手每月的段位津贴虽然少得可怜,但是半年攒下来零花是足够了。赵南哲说:“地方棋手上京领攒下的津贴,可以逛逛首尔,和同僚们叙叙旧,还可以过棋瘾,简直是一举三得。而且攒下的津贴除去往返车费和旅馆费,剩下的还可以来一盅。”

可是,好好的升段大会忽然出现了问题。韩国棋院事务局总务崔尚斗向升段大会亮起了红灯。崔尚斗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他和韩国棋院理事长张景根一样都是以北出身,而且都留学日本,他在张景根的支持下成为韩国棋院的总务,后来因侵吞公款的嫌疑辞退。崔尚斗平壤出身,壮士体格,而且脾气也是同样倔。

分春季和秋季一年举行两次的升段大会,正常需要举行9天左右,但大部分棋手是地方出身,所以只为升段赛在首尔逗留近十天并不容易。而且当时韩国棋院并不能像现在这样补助车费和住宿费。所以棋手们相互协议,一天集中打两三轮比赛。这样一个段位组哪怕10个人打单循环,三天时间也足够了。可是,崔尚斗宣布“以后坚决不允许这样取巧,坚持一天一轮的原则”。

地方棋手当然不干,他们靠微薄的段位津贴解决旅宿费,可是打十天的段位赛就会出现赤字。职业棋手靠对局费和奖金过活,所以花十天时间倒贴着打没有对局费的升段赛,自然感到恼火。

“崔尚斗这个人怎么能这样!”

“赵国手,就给那么点段位津贴,还要打十天的升段赛,说实在的六个月的段位津贴还不够旅馆费!”

赵南哲默默听着棋手们的抱怨感到很为难。崔尚斗的布告文张贴到韩国棋院的对局场入口,被惹激的棋手们抵制升段赛涌到了赵南哲的松垣棋院。他们觉得此刻只有赵南哲才能倾听他们的不满。这时有人忽然提议:“我们这些棋手总不能逆来顺受吧?我们也应该表达我们的声音。”

“这话没错,不过怎么做,我们能有什么力量?”

“我们组织一个团体吧。一个人的力量不如两个人,两个人的力量不如三个人。”

“这个好!我们组织棋士会吧。有没有人反对?”

当然不会有人反对。种种迹象表明,随着韩国棋院的壮大和官僚化,切实需要把棋手们凝聚为团体。这样,1956年12月20日,第4期升段大会被中断的那一天韩国职业棋士会诞生,并延续到了今天。

虽然棋士会正式创设,但是力量依然很微弱。首先,棋士会面对的是权势人物张景根撑腰的崔尚斗,而且金凤善、张国园等当时棋力仅次于赵南哲的以北出身的棋手支持崔尚斗,拒绝参加棋士会。眼下棋士会最迫切的问题还是自救,棋手们虽然百方奔走寻找后援,但是人人都惧于张景根的权势不敢贸然站到棋士会这一边。最后,还是老国手李锡泓筹来数目不小的赞助金,棋士会才得以焕发生气。李锡泓是从深有交情的警察局长张泽相处募来了这笔资金。接着喜事成双,《世界日报》的业主不顾张景根一派的牵制站到棋士会这一边。《世界日报》出50万韩元预算为棋士会创办了棋战,棋战名是“国手顺位战”(译注:非国手战)。

(蓝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