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首个世界冠军 聂马之争的句点

历史上的今天:5月24日

5月24日

第一座世界冠军,已随着3月末的东洋证券杯半决赛,聂马双双2:1战胜山城宏、曹薰铉包揽决赛而落入囊中。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比赛还未结束,谁能成为第一个代表中国棋院捧起世界冠军的棋手,还需要一场决赛五番棋分出高下。更何况这场对决还意味着中国围棋两代领军的权杖交接。21年前的今天,这场决赛以马晓春3:1获胜告终,沸沸扬扬的聂马之争尘埃落定。

1995年,第6届东洋证券杯决赛第4局,马晓春执白6.5目胜聂卫平。

1.png

比起国人津津乐道的小林光一和李昌镐,仅以时间跨度而论,马晓春追赶的最艰辛曲折的,还是聂卫平。远在1982年,马晓春便在个人赛上尝试挑战聂卫平的权威。85年初,聂卫平连霸五年的新体育杯被马晓春挑战得手,几乎预示着新王登基。然而1985年正是中日擂台赛开幕之年,聂卫平在擂台赛上的神勇,不仅让自身实力提升一个台阶,也牢牢锁住了舆论的视线,让马晓春在国内棋战中的成就无人问津。

一夜回到解放前的马晓春继续追赶,终于从平分秋色战成全线压制,93年以后,状态逐渐下滑的聂卫平开始与国内冠军无缘,可偏偏在94年开始的那场著名的“聂马七番棋”上,马晓春先三连败后三连胜,决胜局作茧自缚遗憾落败,让这场追赶迟迟无法画上句号。95年2月七番棋尘埃落定之际,面对舆论关于“谁是领军”的提问,聂老表示“还要看谁能拿世界冠军”,此话一语成谶,成为三个月后这场决赛的伏笔。

向来以特立独行的思维方式闻名棋坛的马晓春,很喜欢宣扬他的“五番棋前两局最好下成1:1”的理论,这一次的东洋证券杯决赛果如所愿,前两局聂马执黑各胜一场。与此同时,天元赛挑战赛五番棋亦和东洋杯决赛穿插进行,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聂马二人下了一次“十番棋”。天元赛倒是没有1:1,马晓春连下两城,第3局被聂卫平顽强追回一分,随后3:1结束比赛,两人从上海转战汉城。

在七、八十年代的日本,武宫正树曾提出“用粗线条的围棋对付坂田”。无独有偶,90年代的马晓春,同样总结了“捞自己的空,让大局观卓越的老聂围中腹再打进去治孤”的心得,并借此对聂卫平打出了高胜率。决定冠军的决赛第4局便是如此,执白的马晓春迅速取得四角穿心之势,然后第34手往中央一扔。观战者与马本人皆认为白棋好下。然而攻击告一段落后获得优势的却是执黑的聂卫平,问题是后面的官子老聂已很难保证不出差错,微弱的优势被两处失误迅速葬送,直至最后黑棋以6目半的大差落败。很难判断马晓春的胜利到底应归功于策略得当还是老聂精力不济的后半盘,就好像面对六超们的“粗线条围棋”,坂田的回应是“你们只是战胜了60岁的坂田”。

在中国棋院的庆功会上,满面春风的马晓春用“我想这辈子是会拿世界冠军的,但没想到第一个冠军是我拿的”来表达书写历史的喜悦。并承诺“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以中国棋院的首个世界冠军,作为自己正式超越前辈的见证,也算是不负马晓春十余年的漫长追赶。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棋谱

Tags :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