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新浪】李世石退会后续

【新浪】李世石退会后续

新浪体育讯  
6月2日下午,韩职业棋士会临时总会如期召开,经4个多小时的马拉松会议,职业棋士会事实上全面举白旗投降。会后棋士会会长梁建九段
公布的会议结果很简短:“关于李世石九段提出退会书,做出了如下决定。首先关于退会问题(棋士会章程关于加入和退会的强制性条款),棋士会判断李世石九段
提出的章程问题,属于棋士会无法在自身系统内解决的问题,所以最终决定和韩国棋院协商来解决。李世石九段提出的第二个问题,即公积金问题,棋士会决定组成
专项组(TFT)逐步解决。”

6月2日韩棋士会临时总会板书。标题:李相勋-李世石九段棋士会退会处理 议案:1、关于退会规定确认韩国棋院立场后受理。2、不认可退会,保留追加措施。3、认可退会后讨论后续对策  6月2日韩棋士会临时总会板书。标题:李相勋-李世石九段棋士会退会处理 议案:1、关于退会规定确认韩国棋院立场后受理。2、不认可退会,保留追加措施。3、认可退会后讨论后续对策

  棋士会临时总会上,还公开了李世石指为诟病的棋士会“账务”,即棋士会收支明细。目前,棋士会总资产为64亿9800万韩元(约3600万人民
币),去年棋士会总收入为10亿2700万韩元(约575万元人民币),其中主要收入为从棋手奖金中扣除的公积金3亿6200万韩元(约203万元人民
币)和信息使用费(电视、因特网媒体支付的棋谱使用费)3亿4800万韩元(约195万元人民币)。支出为4亿4300万韩元(约248万元人民币),主
要用途为棋手退休慰劳金、派遣普及活动费。

  其中耐人寻味的是“信息使用费”,2009年李世石“休职风波”主要起因就是李世石不愿签名把棋谱版权授权给职业棋士会,并由韩国棋院管理,而
半年后李世石“复职”,韩国棋院开出的条件就是必须签棋谱授权,当时李世石“屈服”了。由全体职业棋士签下的“棋谱授权”,为职业棋士会带来了每年近
20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

  棋士会临时总会后,梁建九段答记者问。他谈到了一个“共识”,即李世石方的律师、韩国棋院咨询律师、职业棋士会咨询律师皆认为法律上无法强制禁
止李世石参赛,即棋士会章程“退会禁止参赛”的条款本身抵触法律,棋士会无法在自身系统内援引这个条款做出决定,矛盾只有上交给韩国棋院。梁建说,他将向
韩国棋院提议,“删除棋士会章程中的几则强制条款”。其中包括职业棋手“强制加入棋士会”的条款。

  关于扣除公积金的问题,梁建说,将通过职业棋士会代议员会议组成专项组全面进行修改。但这一条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一旦棋士会强制性条款消失,职业棋手“退会自由”,退会了也就没有继续缴费的义务。梁建还说,将致力于说服李世石继续留在棋士会。

  “人机大战”后,李世石最大感触是“不能靠棋感下棋,要计算”。5月17日李世石提交“退会书”,显然是进行过严密的“计算”。5月20日李世
石在麦馨杯颁奖仪式答记者问,说一旦被禁赛,会寻求“法律途径”。韩职业棋士会创建至今,已发展为类似欧洲中世纪“行业公会”的强大组织,但其存在缺乏法
理基础。职业棋士会是靠全体职业棋手对共同体的认同感和归属感延续到了今天。

 
 但是,只要有一位成员发难,而且执法律为武器,一纸“公平交易法”就可以把“强大公会”摧毁。既然不是“黑社会”,强制加入、不得退会、退会则禁赛的条
款本来就无由存在。而职业棋士会一旦删除“强制条款”,作为“公会”的权力基础就会消失,而且会引发一系列的法律问题,包括高达64亿9800万韩元的资
产、包括强制扣除棋手奖金的方式、包括事实上棋士会拥有的棋谱版权、也包括韩国棋院的行政,事实上韩国棋院的行政基础就在职业棋士会,围棋在韩国成为正式
体育项目后,韩国棋院仍能把持韩国围棋界的原因就在于职业棋士会这个基础。韩国职业棋手定段成功后首先会签这样一份“奴隶契约”,“我参加贵院主管的棋战
发生的棋谱,以及参加棋战相关的一切权利,按照贵院委任的棋士会的决议,同意转让给贵院。我明确我违约产生的一切责任都在于我”。

  2009年李世石“靠棋感下棋”,向职业棋士会发难的结果是自己被迫“休职”,当时李世石只是“围棋界英雄”,还不是“国民英雄”,他既斗不过
强大的“公会”,也没有拿“法律为武器”,或者2009年李世石对职业棋士会还是有认同和归属感。2009年李世石签了“棋谱授权”协议,在此不禁想,李
世石如果执意“退会”,这份必须由全体职业棋士签名才能生效的“授权协议”,会不会变成一纸空文?

  至此,李世石已获得全胜。韩职业棋士会乃至韩国棋院体制面临全面崩坍,而且被推倒了第一枚骨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