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弈客万里行】浦东名将第四局自战解说

【弈客万里行】浦东名将第四局自战解说

大家好,还是我,以德服人的浦东名将。
我知道很多棋友想问一句,how old are you (怎么老是你)
没办法,现在的我,黝黑的脸上隐隐泛着红光,我成网红了。
昨晚主办方更换比赛场地,住宿也换到了洪泽湖小岛上的独栋别墅,每人一个房间,我终于不用再忍受刚总的鼾声了。
“名将,你看欧洲杯吗?”
“我不看,我不懂足球,我认识的唯一一个球星叫做马拉多纳。你们晚上要看球?”
……
……
鼾声响起,除了徐汇街道级职业棋手吴振宇之外,这是我见过入眠速度最快的人。同时也是本次弈客四虎中,认输最快的人。

话说第一局本人为大家演示了精准的治孤法,第三局给大家展示了强劲的翻盘术。第四局我准备为大家表演取舍自如的后半盘。
第二局?哪有第二局,别逗了,第二局我已经忘记了,并不记得什么叫葱段少年。

第四轮,弈客VS 淮北 对手 陈勇

陈勇老师白发斑斑,一看就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一向以德服人的我,还没入座就感受到了对方高山峻岭般的道德水准。于是我决定撕下以德服人温情脉脉的面纱,露出我狰狞的獠牙。
 

白棋二间高挂,是试探黑棋的第一步。一般而言,稳健型棋手都是下在C15位。实战黑棋一间低夹,抢先一步露出了獠牙。淮北的老同志都是这么凶悍的吗?我满腹疑问。后面的进程无情地告诉我,是的,他们都是活了两百年的圣斗士童虎。
 

下到这里,黑棋早早取得实空的领先,白棋依然不是很厚。本名将按捺住心中的慌乱,脸上勉强挂着神秘的笑容,表示我这棋已经取得领先。
 

黑棋非常务实,再取二十目实空,不过似乎黑棋应该在D12位拐掉,给白棋的棋形制造一些弱点。以后或许有变。
本人脸上笑容不减,手势依然帅气。不止一个职业棋手称赞过本人的落子手势非常专业,还有我的单官技术也是天下一品。
对手也微笑着,起身倒水,甚至帮我也倒了一杯,人品高尚。
 

白棋上面的飞实在是太薄,然而我又不能脱先,否则被黑棋拐头,白棋前面的棋将全部变成2015年6月的A股,你懂的。
圣斗士童虎大人的招数依然展示了极高的道德水准,一步一个脚印地迈向胜利的终点。
 

黑棋的跳起和白棋二路护角,似乎有些落空,上面的变空很铁,此时跳起并没有下到东西,我猜测这步棋应该是老前辈给我示范什么叫真正的以德服人,虽然我并不服。
 

对付黑棋的打入,白棋的镇头应该不是什么好棋。但是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攻击,或许应该扎钉,放黑棋逃出。这种地方,是我坚持去上海体育俱乐部训练的原因,葛老师只需要一秒钟就可以告诉我正确的答案,可是在赛场,只能依靠自己高尚的品德。
 

黑棋活得很舒服,甚至还抢了一个先手。当我跳补外围的时候,凌厉的眼神不断投向对面,企图吓唬对手花一手棋补活,结果可耻地失败了。顺便告诉大家,我还有一个长达十个字的绰号,叫做:“十页死活大全横行浦东”。
 

无奈之下,我只好先取一个角,否则实地差距太大,就算是我浦东名将,也很难在后半盘有所作为。黑棋抱吃很厚,白棋没有挽回右边被击破的损失。
 

情急之下,我决定不再扮演盘上君子,脱掉了衣冠楚楚的西装,光着膀子抄起菜刀,就靠在L4位,然后扭断。经过我精妙的算路,我成功地吃掉黑棋两个子,却把刚刚拿到手的左下角送死。
 

没办法了,只能冲断两子,摆出一副中腹全部姓白的架势。黑棋果然大局为重,大飞了一个抑制中腹继续膨胀。毕竟,我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就好像非洲的新几内亚吃人族一样难看。
 

白棋先手吃两子,彻底加厚,还使得R2位挡价值变大。略略喘了一口气,新几内亚人的脸色好看多了。
 

抢到先手后,打入黑棋M17位,假如黑棋俗手并刺,我准备跳起和黑棋战斗,最好是趁乱切断黑棋L13位大飞的一子。黑棋高风亮节,完全按照我的理想图进行。
 

然而,高风亮节都是假的,黑棋居然下出了O18位的超强手。本人大怒,当我浦东名将是假的吗?于是我愤然决定爬行做活。
 

黑棋继续大局,把子力投向浩瀚的中腹,其实中间破绽太多,没办法围空。我恶狠狠地断掉黑棋的棍子。骨瘦如柴的新几内亚人一口就吃成了大胖子。这里的战斗,白棋获得了大量的实地,夺回了左下角的损失。
 

白棋靠、长、虎,加强一下中腹,目标很傻很天真,仅仅只想围出十目地而已。万万没想到,德高望重的黑棋居然对我下方的两朵花朵产生了罪恶的想法。白棋跨断,黑棋陷入了困惑,是战是和?这个问题困扰了大汉民族几千年,今天黑棋必须回答这个问题。
 

黑棋决定不辞一战,然而实战下出了问题手,损失巨大,不但送死了三个黑子,还落了一个后手,被白棋抢到了价值巨大的二路挡。本名将脸上再次挂上了神秘的笑容。
 

黑棋的后半盘和前半盘判若两人,这手长,企图引诱我冲吃,然而经过本人再三鉴定,确定是后手。脱先抢了个大官子
 

一路扳,再次被鉴定为后手。再次抢了个大官子
 

下到此处,白棋已经盘面超出,本局小结一句话就够了,披着西服的新几内亚人用獠牙战胜了老一辈道德模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