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报师恩 石佛的首次决赛败北与快枪的复活

历史上的今天:6月29日

6月29日

17年前的今天发生的这一战,对历史、对当时都有着极其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只是与我无关之事永远无足轻重,当时的人们对这一战固然震惊,却多多少少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和警觉。这是人性使然,作为后来者我们若因此就臧否前辈难免显得轻浮,通过重温历史,我们解读、倒推出前人不曾留意的关键节点,本就是这个栏目的意义和乐趣所在。

1999年,第1届春兰杯世界围棋锦标赛决赛决胜局,曹薰铉执白1又1/4子胜李昌镐。

1.png

首届春兰杯于1998年12月25日开幕,恰好与圣诞节同日。这洋溢着节日气氛的时刻,让中国棋界更加难抑内心的激动与欣喜,自陈老以下,各位前辈大佬无不对春兰集团满是溢美之词。围棋进入世界大赛时代整整十年,亚洲金融危机对棋界造成的创伤还未平复,中国大陆终于有了自己的世界大赛,中国棋院麾下的棋手终于可以享受一次主场作战的感觉,怎不叫人豪情满怀。

然而动力也是压力,尤其是在实力不足的前提下。中国棋手的表现从首轮开始就缺乏亮点。第1轮6人出战3人晋级,该赢的都赢下,该输的也没有惊喜。次轮3名种子棋手加入,存活率却再次降低,聂老不敌崔明勋,马晓春受阻依田纪基,邵炜刚也在与曹薰铉的斗力中落败,俞斌序盘抓住李昌镐的失误取得大优,又在后半盘把优势一点点亏回去直至被逆转,是这一轮中国棋手最遗憾的一局。八强已呈中日各两人联合抗韩之势,如此佳绩也令韩国代表团获得了韩国驻华大使宴请。

八强战移师武汉,韩国棋手们的表现愈发强势。面对公认的克星,此前对依田纪基已经5连败,通算1胜6负的李昌镐(赢的那盘还出自早年间那次五番棋,按照现世界第一人的话说就是“没有任何作用”)终于发挥了一把官子神功,在一盘铺地板格局的棋中抓住依田的多次微小失误半目逆转。领军如此强势也带动了其他韩国棋手的发挥,崔明勋淘汰王立诚,曹薰铉的快枪速推周鹤洋,获胜后老曹一度预言韩国棋手将包揽四强,幸而常昊在劣势下紧追不舍,最终在错进错出的官子战获得运气的垂青半目击败刘昌赫,为中国保住夺冠希望。

然而这希望很快就破灭了。半决赛放在了韩国进行,尽管韩国方面出于替赞助商着想保留比赛悬念的角度,表达了对常昊的支持,但实战中曹薰铉还是抓住常昊一着不慎,直击腰眼的枪锋迅速取得局面的绝对主动,让棋局变得毫无乐趣可言。另一边,李昌镐再次以半目击退崔明勋,先后在韩国国内上演过60余次的师徒大战,首次出现在世界大赛的决赛舞台,也是唯一的一次。

决赛亦成了老曹秀口才的绝佳平台,来到比赛地南京后,老曹先是表示“春兰杯造型太漂亮太独特,一定把它捧回去”,又表示“中国人举办的世界大赛历来和他有缘,首届应氏杯就是他拿的,首届春兰杯看来也不例外了”。相比之下有些人的言论就略显唐突了,首局老曹获胜,次局大李扳平,结果南京记者们直接询问李昌镐“是不是为了照顾老师的面子让了一局”。有些话当事人能当玩笑讲,不代表围观群众也能讲,就算能拿来讲,也不代表能公开讲,更不提直愣愣当做问题抛给当事人了。不过我们又有何面目笑话前人呢,时至今日,中国某些围棋媒体依然秉持着一言不合就秀情商的风骨。

话虽如此,不代表大李能洗清“报师恩”的嫌疑,毕竟决胜局获胜后,曹薰铉回到房间第一件事便是打电话向家人报喜,并向自己的母亲表示“这是昌镐送给奶奶的生日礼物”,6月29日这一天,正是曹薰铉母亲的阴历生日。就这样,李昌镐在世界大赛决赛中的首次失利诞生。比这更可怕的,是这次决赛触发了曹薰铉棋士生涯灿烂而残忍的“第二巅峰期”,在此之前,95—98的四年里老曹只拿过一次世界冠军,打进四强次数亦是寥寥无几。谁都以为已经被爱徒在国内折磨得心气全无的老曹,却在进入新千年后又刷下四个世界冠军,毁掉了三个70后新锐的夺冠之梦,与李昌镐一起在那些年竖起令中日棋手谈之色变的“师徒铁门”、舆论们忙着指责常昊、王磊居然连年近50的老曹都搞不定的时候,似乎并没有人留意到99年夏天这“报恩”的一冠。大伙儿心安理得的苛求国手,浑然不记得老曹是当时世上唯一一位能让大李领取世界亚军奖杯的棋手。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棋谱

Tags :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