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一颗棋子引发的黄金事件 胜负与规则

历史上的今天:7月31日

7月31日

我还记得很多年前流行过一首歌,歌词里有一句是“七月份的尾巴,你和狮子做”,由此可见七月末是个适合做事的季节。所以7月31日这一天,我们顺应天时,不再关注锦标、关注领奖台上光彩夺目的棋手,而是把焦点放到事件上。12年前的今天,一件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的纠纷——

2004年,第9届三星杯综合预选第3轮,黄奕中执白无胜负金江根。见链接

1.png

这是一张官子全部收完的棋谱(虽无单官部分的手数,但实际对局应该已收完单官),留给后人的对局结果,却是“无胜负”三个字。把这张棋谱放到任何一个附带精准点目功能的围棋程序上,都能得到“白胜半目”的结果,可本局实际结束时,对局双方却对胜负各执一词。原因是执黑者金江根的一颗被提掉的死子,并没有参与数目,导致最终结果颠倒,白胜半目变成黑胜半目。

这颗捣乱的棋子,是在对局时由黄奕中交还给金江根的,棋局进行到188手以后,已经提掉5颗黑子的黄奕中突然产生错觉,认为自己只提过4颗黑子(事后分析或许是黄忘记了154处有过提子),本着不想占对手便宜的心理,黄将这颗“多余”的黑子放回金江根的棋盒,这一行动本身并不奇怪,对局一开始,金江根也曾在地上捡起一颗白子交还给黄奕中,于是对黄奕中此举,金江根当时并无异议。

然而没过多久,黄奕中便发现了自己的错觉,要求从金江根的棋盒中拿回被自己“误还”的黑子。这一事件最罗生门的环节就在这里,语言完全不通的双方中断对局,经过短暂的交流达成“共识”,继续对弈。此时金江根认为黄奕中就是放弃了追讨,把这颗黑子还给了自己,而黄奕中竟再次出现错觉,以为自己已经讨回这颗黑子,直到收完官子点目,黄奕中才明白胜负已被这颗颠来倒去的棋子扭转。双方争执不下,只得请来裁判。

撇开立场,必须承认金江根的想法固然奇怪,黄奕中的行为同样负有责任。归根结底,还是中韩规则不同,导致棋手们计算胜负时的习惯天差地别。韩国棋手惯于依靠盘上目数+死子判断形势,而中国棋手则是提子处算两目。黄奕中要求通过复盘来确认胜负,在我们看来合情合理,但金江根表示他后面的进程一直将那颗死子排除在外,早知如此不会是实战的下法,也有他的道理。两位棋手都不肯让步,裁判也一时手足无措,只得请示韩国棋院几位高级理事的意见。一直闹到晚上九点,韩国棋院做出本局无胜负,第二日加赛的判定。说来也巧,那时的三星杯预选有一天休息日,恰好就是第3轮结束后那一天。金江根表示尊重韩国棋院的决定,但拒绝加赛,第2天果然未到赛场,黄奕中晋级下一轮。

这件事在当时引发了中韩棋界的广泛讨论,并被舆论根据当事人的姓氏命名为朗朗上口的“黄金事件”流传至今。韩国棋院的元老们叹气现在的年轻人太注重胜负,年轻棋手抱怨棋院做事不向着我们,中国这边则呵呵不止。事件本身暴露的问题,却至今看不到解决的可能。与其吐槽韩国棋手的风度,数目规则的弊端才是黄金事件的直接诱因。足球比赛可没有踢进去的球必须留在球网里否则影响比分的规则,围棋这边提掉的棋子却必须摆在棋盒盖子上。写到这里不得不夸一句韩国棋手说是看重胜负,这么多年居然没人想起来私下拜师刘谦学空手变棋子,可见基本的操守还是有的。更何况这规则就算能约束人类,难道对付电脑的时候AI会接受提子必须妥善保留这种奇怪的设定么?哦对了,3月份那场人机大战用得是中国的数子规则,论做事细致严谨,谷歌不愧是千亿市值的大公司。

Tags :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