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一战定兴衰 骤然转向的历史 命运与进程

历史上的今天:9月5日

9月5日

自有围棋比赛以来,爱好者与媒体们便倾其所能的堆砌辞藻,为他们所经历过的每一场高手对决助威造势,顶上对决、世纪之战、四千年之战。当然,比起日本娱乐圈品评少女偶像,我们围棋还是相当有节操的。而那些真正泽被苍生影响后世的战役,还是应交给后人评说,譬如今天要回顾的这盘棋,尽管本局在当时就已经被人们上升到极高的层面,但其最终的影响力,还是远远超出了时人的想象。

1989年,第1届应氏杯世界职业围棋锦标赛决赛决胜局,曹薰铉执黑不计点胜聂卫平。见链接

1.png

应氏杯第一阶段前两轮战罢,聂卫平、曹薰铉、藤泽秀行、林海峰入围四强,恰好是中日韩台四个地区各有一位代表。聂卫平与林海峰举杯预祝决赛会师,而藤泽先生同样有兴趣去决赛亲自指点曹薰铉几盘。因聂卫平的共产党员身份,导致开幕式未能放到台湾进行的顽疾,此时依然无法解决,所以三个月后半决赛移师韩国。“尝鲜的秀行”那已经63岁高龄的,刚战胜癌症不久的衰朽之躯爆发出恐怖的能量,两度将如日中天的聂卫平逼上绝境。奈何岁月终究不饶人,两盘棋均以1点之差惜败。另一边,主场作战的曹薰铉没有辜负家乡父老的期望,枪锋划开二枚腰的防御,同样以2:0晋级。大概直到此刻,中国棋界才真正重视起曹薰铉,这个即将要与之激战五番棋的对手。不过本栏目一向不喜事后诸葛,平心而论以当时资讯传播之艰涩,以及韩国诸君与曹薰铉实力上的悬殊差距。就算早早重视,天降一根光纤传来一套曹薰铉全集,也不一定就会影响最终的结果。

决赛前两局放到了美丽的西湖边上的香格里拉酒店。我们都知道这两天想去西湖划个船,姓赵都不好使,可想而知应氏杯决赛规格有多高。首局比赛恰好与突然去世的胡耀邦同志的追悼会撞车,与胡耀邦感情深厚的老聂身在杭州无法到场,赛前的记者会上一度失控大哭。这多少影响了老聂的发挥,最终执黑3点败北。但是老聂立刻在第2局调整了状态,序盘抓住曹薰铉的失误后一路碾压,最终执白9点大胜。

第3局转战应昌期的故乡宁波,车站人山人海的欢呼群众,令应先生颇有衣锦还乡之感。曹薰铉拿火力全开的聂卫平毫无办法,聂卫平弈出“执黑八点的名局”,又是一盘完胜。此时决赛若继续进行胜负已无悬念,应先生也极力希望在自己的家乡看到冠军诞生。韩国代表团对此自然是拼死抵制,按理说应昌期一辈子行事霸气强横,从没被谁动摇过,怎奈人算不如天算,决赛还是被迫延期到九月初,在新加坡下完最后两局。如果读到这里您还没反应过来,请滑动鼠标或手指看一眼应氏杯决赛对局年份。

接下来的故事多少有些魔幻色彩,韩国代表团仅有尹奇炫和曹薰铉两人,还不如日本受邀名额多,中国则有浩浩荡荡的十多人赶赴新加坡。然而下棋的老聂,却是先去香港参加了一个桥牌邀请赛,然后只身从香港起飞前往比赛地。飞机在炎热的曼谷短暂停留,不知情的老聂拿起行李就下机排队等待安检,结果当然是被海关扣留。不懂英语的老聂前后折腾一个多小时,才重新回到飞机。等到终于抵达新加坡,老聂已经患上感冒并一度发烧到40多度。

我知道已经有人迫不及待要拿玩物丧志,以及吴清源大师“搏二兔,不得一兔”的教诲说事了,前文我们提到过胡耀邦同志,首届中日擂台赛上面对六连胜的小林光一,老聂在经过疯魔般的两个多星期备战后,于开赛前一周便不再摸棋子,胡耀邦亲自安排老聂去打桥牌。

即便如此,第4局执黑的曹薰铉依然要面对贴8点的沉重负担。胜负的天平在动荡摇摆中渐渐倒向老聂,棋局已进入官子。已经打算坦然接受失败的曹薰铉在读秒的催促下走出诡秘的打将,不肯给对手思考时间的老聂随手应住,胜负就在这一瞬间颠倒。这个打将凭空便宜了三目,韩流围棋的狡诈一面在这一刻逆天改命。此时白棋如果脱先去右边破空,黑棋极可能当场认输,这个打将根本不是先手。随后的进程老曹下得并非完美,可老聂终究差一枚劫材被迫放弃单劫。困扰中国围棋整整三代领军的“半目”魔咒,就此开始应验。

第五局再度猜到白棋的老聂同样有不少机会,但气运这东西玄妙无方,一次不经意便定格终身。弈至第145手,曹薰铉妙手捕获白棋五子棋筋,然后起身前往洗手间。待他收拾心情回到棋盘前,老聂示意认输,被轻视侮辱的韩国围棋登上世界之巅。等待曹薰铉的,将是红毯、鲜花、摩托车开道、民众的拥戴和政府的表彰,当然还有民族英雄的美誉。这无上荣耀的一幕同样激励着年幼的李昌镐,让他明白自己为谁而战。激励着每一个即将被曹薰铉感召走上围棋之路的韩国少年们。从那以后,曹薰铉开始被人唤作“围棋皇帝”。

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巅峰对决,赢家获得一切,输者就此滑落。如果没有这座沉甸甸的应氏杯,或许围棋不会被韩国如此重视,李昌镐极可能在年满18岁时被扭送至军营老老实实服兵役,他将正好在1996年与马晓春擦身而过。或许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石佛王朝,不会有四大天王的纵横捭阖,不会有李世石的横空出世,不会有韩国围棋二十年长盛不衰,谷歌也不会万里迢迢带着上千台CPU、GPU来砸场子。一切的一切,就在那个鬼使神差的随手,在那个毫厘之间的一点,在那场莫名其妙的飞行,在那个改变历史进程的大事件中,汇聚成了我们今天所经历的现实。

《走进共和》这部神作里,编剧借李鸿章之口说出“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擂台赛初启,一片哀歌声下,孔祥明同样激励过老聂“你能完成的事,为什么要留给后人”。最终老聂做到了他这一代应该做到的事,而接下来的,或许天意本就如此,要交给下一代完成。

Tags :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