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逃离荒诞年代 命运的垂青 聂卫平的生涯首冠

历史上的今天:9月26日

9月26日

社会进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会让一些昔日被视若珍宝的事物,变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如今的个人赛因为没有奖金、等级分陷阱、赛程过密种种原因令众高手纷纷避之不及。可在那个没有金钱、没有等级分的时代,作为棋手们一年能够争夺的最高荣誉,个人赛曾有过更复杂、更冗长的进程,也无人为此抱怨什么。毕竟在那个光怪陆离的年代,相比其他事业,围棋已提前回到正轨。能有棋下,就是棋手最大的幸福。

1975年,第3届全运会围棋个人暨1975全国围棋个人赛决赛,聂卫平执白1/4子胜王汝南。见链接

2.png

1972年,被一纸调令强行叫回韩国服兵役,在教官的打骂中感慨命运不公的曹薰铉,不会想到17年后送他登上人生巅峰的对手,已经在冰天雪地的北大荒割豆起猪圈挣扎了三年。在农场领导的眼中,这个干活永远倒数第一,还总耍滑头说自己有心脏病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无疑是个需要好好教育一番的对象。直到73年由周总理提议,邓副总理亲自批准,国家围棋重新组建,才带给包括聂卫平在内的全体围棋人一线曙光。

聂卫平没有浪费人生最后的涨棋时光,用三倍于他人的训练热情,将棋力从下放前还要被陈祖德让二子的水平,迅速提高到可与陈祖德一争高下。然后在1974年的全国个人赛上获得季军。事实上老聂对这一成绩并不满意,首次参加大赛的紧张感,让他在与陈祖德的对冲战中仅弈81手便投子认负,受此影响后面的比赛一路连败,最终从全胜领跑落到第3名。

一年后,作为第3届全运会的项目之一,全国个人赛在上海先期进行预赛。已经从工厂、农场逃离的棋手们,并不意味着可以逃离这个时代的荒诞。比赛设立了与棋手同住旅馆的“工人评论员”,在每轮比赛后对棋手进行批评教育。棋上一窍不通的评论员们,除去高呼口号,还要观察运动员们对刷碗扫地等劳动的表现,以此来评断优劣。

幸好政治空气的不同,让北京进行的决赛阶段总算少了“工人评论员”们的指手画脚。从预赛脱颖而出的12人再分成4组决出最终的决赛人选。王汝南、罗建文、雷贞倜所在小组非常喜剧,王胜雷,雷胜罗,罗胜王形成连环套,加赛快棋后竟把上述结果又重复一遍。最后裁判判定用时最少的王汝南出线,与陈祖德、聂卫平、赵之云组成决赛阵容。

经过抽签,首轮便对上的陈聂被视作冠军对决提前上演,最终卧薪尝胆一年的聂卫平首次在正式比赛中击败陈祖德。那一年老聂还不是棋圣,并不知道本局的重要性,在他波澜壮阔的人生中甚至排不进前十。所以在击退人生大敌,生涯首冠一马平川时,那个23岁的青年竟激动到不能自已。

“坐在我对面的陈祖德久久地注视着棋秤,然后轻轻地揪下按钮,停止了比赛计时钟的走动——这是棋手认输的表示。我顿时感到狂喜的热流迅速地涌到身体的各个部分,强作镇定地向他颌首致意。由于激动,当我在裁判员递过来的对局纪录上签名时,手颤抖得怎么也无法把字写工整。离座之际,连腿都发软了……”

事实上这一座冠军的到来,完全要感谢命运垂青。首轮告负后陈祖德士气大坏,又输给了王汝南,这样战至最终轮,冠军归属取决于同为两战全胜的聂王之间谁能胜出。本局执黑的王汝南布下得意的三连星,然后利用弃子围出漂亮模样。发觉形势不妙的聂卫平在右上角连续弈出好手,将局势搅乱。细微的官子战一直进行到棋谱所示之处,全盘单劫定胜负,对于劫材绝对有利的王汝南来说胜利和冠军正在眼前向他招手。惊喜与慌乱之下,王汝南竟在打劫时找了一个简单的瞎劫,被老聂果断粘劫,胜负颠倒。或许是双方落子太快,记谱员又觉得胜负已定,打劫过程连同那个瞎劫竟未被录入,如今已成为永远的悬案。

此后,个人赛冠军被聂卫平攥在手中整整五年。相较于日后他要经历的悲喜荣辱,这一成绩多少显得有些微小。但无论多么伟大的历程,总要有个开始,41年前的今天,中国围棋迎来聂卫平时代。而性格平易随和的王老,纵然当时懊悔不已,日后回顾本局时,却表示“一代围棋天才聂卫平尽早登上冠军宝座,可能更值得爱好者祝贺吧”。

Tags :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