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凄绝十番 无法逃避的悲剧命运

历史上的今天:9月30日

9月30日

无论是作为一个普通人还是一名棋手,能够生活在如今这个开放、自由的时代,都是莫大的幸福。如今坐拥两位数的现役世界冠军,津津乐道90后天才们从五四三甚至二段直升九段的我们,无法想象大海的另一头,丢块石头都能砸到一个九段的日本棋院,为何在80年前连两名青年七段并立的格局都无法容忍。纵横19道,361个交叉点的棋盘偌大,足够两名好友尽情发散奇思妙想,创造新布局。可他们身处的时代太过狭小,只允许其中一人在巅峰驻足。

1939年,镰仓十番棋第1局,吴清源执白2目胜木谷实。见链接

1.png

在秀哉的引退棋上战而胜之后,木谷实已隐隐坐上了第一人的位子。论段位,秀哉荼毒下的日本棋坛无人八段,七段上除去濑越、铃木、加藤三长老,也只剩下了年富力强的木谷。只是这一切发生时,正赶上吴清源因肺结核住院疗养暂别棋坛。虽然年轻五岁的吴清源在木谷面前一直扮演着追赶者的角色,但吴清源同样出色的战绩和实力,让包括木谷在内的整个棋界都在等他归来,等待一场吴与木谷间的大胜负,让第一人实至名归。

虽说特定的时代和价值观才是幕后黑手,但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角度,木谷实都是直接促成十番棋的人。从病榻归来的吴清源战绩并不稳定,却在大手合(升段赛)关键一战中执白击败木谷实升上七段。至此双方棋份再度相同,争棋最大障碍宣告解除。随后买断了十番棋独家举办权的《读卖新闻》的记者,如愿从木谷实口中听到了“愿与吴清源一争胜负,打它几十盘都行”……

或许是被第一人的盛名拖累,十番棋开始前木谷状态极差,大手合已吃下七连败。更令人瞩目的是从名人引退棋开始,木谷实便摒弃了新布局时期落子高位,重视中腹的弈法,重新拾起旧时代的坚实棋风,可谓一夜间从武宫正树变成赵治勋(诶,这俩都是他徒弟)。谁又能一成不变呢?吴清源也不再是那个面对秀哉名人把棋子往天元拍的癫狂青年。曾经被认为藤原佐为啊不对“秀策复生”的他,棋风愈发灵巧变幻。新布局的华丽外在已不复存,但效率、速度至上的理念被吴清源融会贯通到每一手棋中。在决定一生荣辱的关键时刻,曾经彻夜长谈探讨围棋真谛的好友,分别用背弃和改进的方式,结束了桀骜的新布局时代。

比赛地点位于镰仓五山之首的建长寺,1246年,南宋高僧兰溪道隆东渡日本弘扬佛法,镰仓幕府第五代执政北条时赖拜其为师,并建立了南宋风格的建长寺,迎请道隆为开山主持。或许主办方考虑到围棋和吴清源本人均来自中国,特意选址于此怀古喻今。可惜本局的对弈年份,让作为中国人的我们除了呵呵,委实无话可说。

而那个时代的日本人民也没有安静看棋的打算,对局进行到最关键的节点,一向有贫血症状的木谷实在落子后突然鼻血长流,被扶到走廊休息时挣扎着回到棋盘前,说了句“撑不住了”又踉跄着躺回走廊。沉醉于棋盘中的吴清源对此浑然不觉,长考半个小时后,面对工作人员的休息提议,吴清源看了一眼手表,又对着走廊问道“木谷先生,怎么样?要休息吗?我还是先落子吧”。

这段场景被观战记者记录发表后,引发日本国内轩然大波。宣传机构借此大做文章,连少年杂志都在连篇累牍的论证“支那人”野蛮残忍不讲武士道。恐吓信直接寄到吴清源家中,不识字的干脆往家里扔石头。一场本就关系重大的决斗,在那个特定的年代被赋予了太多不应由围棋承载的意义。结果天真懵懂的吴清源反倒挺过了这一关,本就容易紧张的木谷却不堪重负。首局的胜负决定了整个十番棋的走向,执黑失利的木谷实有如上来就被破掉发球局,战至第6局便以1:5被打降格。

两名伟大棋士此后截然相反,却充斥着同样强烈的悲剧气息的命运亦被本局注定。心理与健康的双重掣肘,让木谷实几乎输掉了他日后的每一场大胜负。获胜的吴清源也并未得到他应有的荣誉,而是被锁上牢笼般的王座,在专为他而设的,一次都不许输的十番棋擂台,将所有敢来挑战他的人一一击败。哪怕是今天的抗日神剧也编不出如此逆天的故事:直接杀到日本本土,在他们引以为豪的领域作威作福,恶心了日本人近20年。当然,吴清源的国籍问题让他故土上的人们一直纠结到了现在。如果生活也能像电视剧里那样,好人坏人一目了然,该有多好。

Tags :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