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惊扰日本职业的韩国业余强豪 塞给井山的棒棒糖

历史上的今天:10月1日

本栏目再次迎来新的一月。标注月份的数字变成两位数,也就意味着新一届朋友圈杯摄影大赛正式拉开战幕。此时此刻,无数人或是在抱怨出城高速的拥堵,车站、景点、名胜古迹的人山人海,或是在巴厘马代什么的炫耀阳光沙滩,当然,也有可能还在忙着P图。能够在忙碌的朋友圈互赞工程中抽空瞄一眼本栏目,是对我们莫大的支持。对此我们当然心怀感激,不过坦率的讲每日例行一更的同时,我们的心思早已飞到给祖国母亲庆生上了。

2011年,第18期日本阿含桐山杯决赛,井山裕太执黑中盘胜山下敬吾。见链接

1.png

有鉴于围棋人歌颂伟大祖国的热情,整个10月的上旬我们大致都要在日韩棋界那边兜兜转转。虽说拥有完善棋战体系的日本总能提供给我们稳定输出,可如何从新人王、阿含桐山这类比赛中挖掘出能够支撑篇幅的故事,并非易事。本栏目自诞生之日起,不知多少人在评论栏指点教育过我们要加强对围棋的理解,要树立正确的三观,要重新找个体育老师补习幼年缺失的语文课程。如果不是囿于选择性困难症,一时没想好到底该去学围棋、学语文还是学做人,我们早就停更去充电啦。从人性的角度讲,无助的时候总会期盼援助之手,比如每到类似今天这种题材冷门的日期,我们都不禁怀念起战无不胜无所不能,带着坚持最后一个回复必将胜利的信念在评论区纵横捭阖的键盘侠们。不过通常这种时候最是清净,没多少嘈杂。也对,如果一个围棋事件连我自己都觉得无料可写,能指望的也没几个了。

这一年的日本阿含杯本赛出现了堪称里程碑的一幕,自创办以来便被允许参加预选的业余棋手,历经18年奋斗首次打进本赛,还同时进来了俩,而且都是韩国人。中韩两国过于残酷的入段门槛,给业余圈制造了太多遗珠。相比中国奖金丰厚的各种业余比赛,生存环境更为艰辛的韩国业余强豪们,不少人选择了赴日讨生活。河成奉和金成进都是从预选C组起步,连胜七名职业棋手杀进本赛。金成进在最终预选阶段击败了大前辈赵治勋,然后在本赛首轮被井山裕太淘汰出局。这一年的八月他终于在韩国入段成功,两年后的LG杯首轮,他淘汰古力一举成名。曾经在韩国业余棋坛横扫28个冠军的河成奉则更进一步,本赛首轮击败沟上知亲打进八强,然后遇上了山下敬吾。日本安逸的氛围无疑是韩裔业余棋手频繁打进阿含杯本赛的原因,不过河成奉似乎命中注定与职业无缘,在日本尝试数年依然没能定段成功。

两名维护职业尊严的棋手最终会师决赛,同一时间,山下敬吾还在名人战上对井山发起挑战,并在阿含杯决赛开战前2:1领先。对于在同等级高手中读秒能力基本垫底的山下来说,能够连续两年打进阿含杯决赛已殊为不易,面对年富力强的井山委实难胜。本局只在上边发生了一场战斗,以山下崩盘速败告终。继龙星战后,井山手中再添一项快棋冠军。

现在我们知道,整个2011年,日本围棋的主旋律是平成四天王教井山何为抓大放小。张栩山下他们仿佛拿着棒棒糖从熊孩子手里骗金条的怪叔叔,一边哄着井山去外战为国争光,一边把井山手里的大头衔挨个顺走。这座阿含杯,大概就是诸多棒棒糖里最甜的一根。本局结束四天后,山下在名人战再下一城,3:1拿到赛点,最终4:2挑战成功。只是熊孩子终有长大的一天,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圆滑的计策也只能徒叹奈何。

Tags :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