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活跃于上世纪初的围棋版德云社 万年劫事件

历史上的今天:10月11日

10月11日

过去的一百年里,人类文明飞速发展。这既让今天的我们享受到了哪怕在百年前的人类眼中,也如同神仙般逍遥的魔幻生活,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加深了我们与先人之间的隔阂。若凡事皆以现在的价值观评判,那么先人的所作所为,不可理喻之处太多。

事实上价值观本身何尝不是随时翻篇儿,且更新频率与科技进步类似,呈加速度之势。一开始舆论试图把年轻人按照出生年份划成70、80、90后,然而86—91年左右出生的人们总觉得自己身处夹缝中,跟谁都不挨着。再到90后这里一分为二已成必然,譬如近来搞产品搞市场的诸位津津乐道的研究报告“95后不用微信”。能跟上时代步伐已然不易,哪儿还有精力关注先人在想什么。

好的,经过了这么一长串铺垫,我还是觉得下面要讲述的这段,是围棋史上屈指可数的羞耻事件。毕竟人猿相揖别,不过万年而已,无论物质生活如何提升,价值观再怎么变,在利益和欲望的驱使下,人类总是不厌其烦的暴露自己动物的一面。

1928年,日本秋季大手合,濑越宪作让二子“和”高桥重行。见链接

2.png

1908年,经过一番运作筹谋,田村保寿以曲线救国的方式成为第21世本因坊,改名本因坊秀哉,300年传承的坊门就此踏上了不可挽回的败亡之路。下一年,通过与铃木为次郎测试棋的濑越宪作被方圆社直接授予三段,秀哉巅峰期两大苦手全部就位。从1909到1926,濑越宪作在17年里与秀哉11次交手,从受三子到两子到先二再到受先,悉数获胜。1917年还发生了濑越受先仅弈89手,便把秀哉大龙拍死在盘上的速胜。直到1926年初,借着日本棋院初创的机会,秀哉终于找到对付苦手的良策。突然公布了新的交手制度,将名人与他人的棋份凭空调高一级,才下了一盘让先的濑越,和还差一盘就能升至先相先的铃木,面对秀哉统统回到“先二”棋份。

幸而相比只能靠互相推举升段的上古时代,那个年代毕竟还有大手合(升段赛)这条路。1927年开始大手合被非常有创意的改造成东西对抗,令原本就分属方圆社和坊门的日本棋院众棋手,得以借机再叙旧怨。待到1928年,前年才刚升上七段的濑越宪作在这一年的秋季大手合中连战连捷,原本苛刻至极的升段条件转眼就要被他满足,倘若再升到八段,那么与秀哉的棋份将重新变回先相先。

一生恋栈名利权威的秀哉当然不愿这一幕成真,决定濑越能否升段的一战,是他让二子对阵本因坊门下的高桥重行。以人品卑劣留名棋史的高桥不仅是秀哉弟子,亦是他的妻弟。如此微妙的关系不写本传记如何对得起棋迷,许多年后高桥专门出书大骂吴清源和木谷,揭露了两人在秀哉生日宴上大闹,令秀哉一腔怒火无处发泄,返场为棋迷演唱全本《未央宫》撒乏子,后台坊门众弟子哭成一片的秘闻。写到这里好端端的围棋门派怎么搞得跟德云社似的,一定是有人走错了片场。

虽然让二子也不是濑越对手,但绞尽脑汁的高桥还真在对局时找到了“不输”的办法。在右边制造了一个双方谁都不敢动手的“万年劫”棋型,此类无法解决的棋型通常会被棋手默认为双活,但约定俗成的东西并没有诉诸文字,成为规章制度。师命在身的高桥顶着盘面19目的大差,既不认输也不开劫。愤怒的濑越陪着高桥收完单官依然无法收场,只能坐等身为棋界至高权威的本因坊秀哉判决。秀哉果然没让濑越失望,表示自古以来没有收单官的先例,既然本局濑越收单官的行为超越了传统弈理范畴,那么已无胜负可言,就算和棋吧。

我想一定有对围棋不甚了然的读者想提问何为“万年劫”,事实上哪怕有一定水平的棋迷,若是对规则钻研不够同样会对这个形状迷糊,更何况日韩规则对此本就没有妥善的解决办法。这也正是为什么年初谷歌去韩国踢馆时,要使用中国的数子规则。对于电脑来说,日韩规则写成汇编语言,逻辑是无法自洽的。

且不说彼时已是思想日趋解放的20世纪,哪怕追溯到等级森严,上位者一言九鼎的古代,历代名人也没谁干过这种睁眼说瞎话的事。秀哉的判决自然引起棋界极大反弹,全部棋战因此停摆两个月,直闹到棋界最大金主兼后台大仓喜七郎男爵出面。一向欣赏濑越的大仓亦不敢得罪势力庞大的坊门,只得做出了“白棋胜,黑棋不输”的千古奇判。濑越宪作的八段之梦就此被推迟了14年,待到他终于拿回早该到手的东西时,秀哉已去世两年。

一周后,吴清源一家出发前往日本,经过一番舟车劳顿,在东京火车站迎接他们的,是以貌合神离的秀哉&濑越为首的日本棋界众人。历史在这一刻无声的翻开新的篇章,棋盘上遭遇不公的濑越逐渐转向幕后,40岁的他此后一边为日本棋院的发展奔走,一边开枝散叶,为中日韩三国各培养一位大才。

濑越和铃木一生均无缘与秀哉“真剑胜负”,但两人亲手带出高足无数。不说桥本吴曹木谷关山这些绝世之才,随便挑个岛村俊广、杉内雅男什么的,拿过的荣誉足够把坊门全体弟子吓哭。郭先生总带着且苍凉且自负的语气自称“为相声看坟”,秀哉之于围棋有着同样伟大的贡献。然而濑越和铃木仿佛注定一生同秀哉做对似的,竟硬是没教围棋死在秀哉手里,只可惜了被秀哉拖去殉葬的本因坊门。

Tags :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