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世纪初的阿含杯 萧条年代的中国围棋

历史上的今天:10月14日

10月14日

自打进入10月份,本栏目就开始了常驻海外的旅程,沉迷东瀛风景,偶尔涉足高丽。终日徜徉在日文网站的我感觉自己就快要学会日语了,不信我用日语给大家念两句诗——

苟利の国の生と死 祸福の忌避チュサ

所以说,中国人学日语还是有点天生优势的。在同胞们早已结束长假,七天长班眼看快要熬到尽头的当口,本栏目也是时候将注意力转回国内了。只是国内能提供给我们的素材,也是日本人主办的赛事……

2000年,第2届阿含桐山杯决赛,周鹤洋执黑2又3/4子胜邵炜刚。见链接

2.png

00、01连续两年NEC杯,都被邵常周罗四位龙字辈垄断了四强席位,同年的阿含杯类似,只是由渐露头角的谢赫代替罗洗河。最后的冠军归属也呈轮流坐庄之势。00年的NEC杯邵炜刚连胜周常夺冠,下一年换成罗洗河连胜常周问鼎,罗洗河在给围棋天地的自战解说里还特意以“击鼓传花”为题。

回到阿含杯,半决赛邵炜刚抓住常昊布局领先后的保守,将局面逐步追回,最终执黑1又3/4子胜出。经历过那个时代的棋迷大致都还记得,从98年段位赛横刀阻绝常昊的12连胜,迫使常昊推迟一年升上九段开始。邵炜刚似乎便对新一代领军树立起心理优势,国内比赛多次阻击常昊。00年邵炜刚成绩上佳,除去前面提到的NEC杯冠军,还拿到名人战挑战权,个人赛亚军、打进棋圣战挑决,年末的等级分也因此攀升至第二的新高。

不幸的是邵炜刚的决赛对手周鹤洋,正是那段时间的等级分第一。棋圣战以4:0的意外比分挑落常昊后,无论按照日式头衔战惯例还是等级分,周鹤洋都已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只可惜那时的我们心思全在世界冠军上,世界亚军在媒体和棋迷眼里都跟不会下棋一样,何况是个还没进过决赛的。虽然那一年周鹤洋两胜李昌镐亦曾引发舆论轰动,但随即便在下一轮出局的结果,让人们还是习惯将其摆在冲击、挑战的位置上。决赛这盘棋同样体现着那个时代的特色,双方几乎未发生激烈战斗,各围了几块大空便定型收官。邵炜刚第62手一着不慎,被周鹤洋机敏弃子,先手筑成一道外势,此后便再无胜机。

两个月后的中日对抗赛,客场作战的周鹤洋不敌日方阿含杯冠军赵善津,至此中方在本项赛事已二连败。那一年的中日NEC冠军对抗邵炜刚0:2不敌赵治勋,中日天元对抗常昊1:2小林光一,全年中日对抗悉数落败。这些天看了几眼反思国足的文章,满满都是15到20年前为中国围棋把脉问诊的即视感。仔细想想也不奇怪,相较于如今这个明明进十强赛都要靠运气偏偏还要被期待有所作为的国足,当年的围棋何尝不是明明能不能搞定日本都两说偏偏还要被苛求去拿世界冠军。幸好围棋早就熬出了头,国足反而一再刷新下限,没被官僚、资本什么的纠缠腐蚀,是围棋的大幸。

Tags :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