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分先首胜日本九段 起步期的中国流

历史上的今天:10月25日

10月25日

作为围棋迷,如果你有幸去过中国棋院,去过棋院二楼那个年复一年承载无数比赛的对局大厅,那么你一定会对大厅中央墙壁上的一副工艺品记忆犹新。如封面图所示,那是一张由棋盘和棋子组成的棋谱,棋盘右侧的“中国流”起手式清晰可辨。无数来自中日韩乃至世界各地棋手,在这块大棋盘的注视下为那些大大小小的比赛绞尽脑汁,待到棋局战罢,结束了复盘和下轮抽签的棋手们陆续离开,这张棋谱成为大厅里唯一不用收子的对局,随着夜色的降临遁入黑暗。能有如此超卓的地位,自是因为这一局代表着中国围棋的一座里程碑。51年前的今天,中国棋手首次分先战胜日本九段。

1965年,中日围棋交流赛第6轮,陈祖德执黑5子胜岩田达明。见链接

3.png

63年受先战胜杉内雅男,对于年仅19岁的陈祖德来说,只是棋艺飞跃的开始。64年全国个人赛,陈祖德终于如愿夺冠,那一年的个人赛前六,除了37岁的黄永吉,其它如吴淞笙、沈果孙、王汝南、罗建文皆为20岁上下的青年棋手。南刘北过彻底淡出争冠舞台,象征着新中国围棋完成更新换代。苦心培养的新人已在国内全面超越前辈,那么与日本九段们分先对抗的时机是否也已成熟?65年,陈毅老总坚决要求所有对日比赛从这一年起一律分先,并鼓励大伙儿“我们要争一口气,分先下即使赢不了,也不要紧,我们下回争取赢。下回还赢不了,再下回赢。棋可输,气不能输!”。

原本中日围棋界在64年约定今后每年一来一往,访问两次。实际上65年日本共派出三批代表团来华。比起日后的里程碑之战,陈祖德和中国棋界似乎更愿意回忆这一年春天,以梶原武雄为团长的第一批代表团。陈祖德同梶原一共交手六次,取得2胜3负1和的佳绩。执黑执白各胜一局。梶原当时虽是八段,但在日本的升段赛上已提前升九,只是还需满足升段必须的责任局数,事实上结束访华后梶原立即升上了九段。再加上梶原在日本“无冕之王”的美誉,以及在木谷道场担任教习的资历。倘若淡化对破纪录的执念,就棋论棋还是与梶原这六盘棋含金量更高。陈祖德生前也一再提及执白与梶原战和的那一局,认为是自己一生的杰作。

对后世影响尤为深远的是,作为日本棋界首屈一指的长考+求道派,棋风独树一帜,招法不拘一格的梶原在这个恰当的时候,成为“中国流”布局初步成型期的磨刀石。那时候 “中国流”还叫“桥梁型”,已被陈祖德开发两年,但有信心频繁使用,正是65年与梶原交手后开始。半个世纪以来中国流几度流行,谷歌AlphaGo流出的自我对战棋谱中,AI的黑棋只要有机会也是必走中国流,这套布局的先进性可见一斑。

凡事有利有弊,陈毅老总对棋手一律分先的高标准严要求,以及陈祖德与梶原第二战大优被翻盘后的叮嘱(比赛可不能开玩笑,赢一百个子是赢,赢一个子也是赢。比赛就是要赢得下来,这关系到国家的荣誉)。令围棋界上下对每盘交流赛的胜负异常重视。梶原的3人代表团一共下了9轮,陈祖德和吴淞笙每轮必上场,联手包办了全部27盘棋中的18盘。这不仅对其他棋手有失公平,毫无调整休息的陈吴自己,也是疲于奔命。当然,其他人在面对日本高段棋手时的战绩,也确实逊了陈祖德不止一筹。

与岩田达明的分先首胜亦是诞生在这个大背景下,这一年10月率团前来的岩田在中国共弈10局(其中与陈祖德交手7次),仅仅输了这1盘。拿到这宝贵的一胜之前,陈祖德面对岩田已是4连败。61年岩田还只是七段时曾打进日本最强战循环圈,下一年最强战改头换面,为嘉奖岩田的表现,破格允许他参加只供九段争夺的首届名人战。但即便算上这个成绩,岩田也不敢说强过梶原。何以出现如此悬殊的胜负,想来应是棋手自身总有状态起伏。另外相比梶原不辞一战,盘盘陪着陈祖德厮杀的做派,岩田的棋风令陈老极为不适吧。

比起受先击败杉内雅男时的惊心动魄,分先首胜日本九段的前后反倒少了许多细节,但这终究是中国围棋值得纪念的历史时刻。如今中国围棋竞技层面之强势,让前辈们的拓荒之路听上去已陌生得有些不真实。幸好分先首胜九段的利器——中国流,至今仍在棋手们的指尖流传。不知棋手们在二楼对局大厅拼搏之余,会否抬头端详一番,中国流最初的样子呢?

Tags :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