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新浪】唐韦星:朴廷桓输在心态

【新浪】唐韦星:朴廷桓输在心态
唐韦星赛后接受采访

唐韦星赛后接受采访

  

新浪体育讯  

10月26日,第八届应氏杯决赛战罢,唐韦星3比2击败朴廷桓夺冠,赛后唐韦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回顾夺冠历程,一方面是自己彻底放开了,没有压力,另一方面则是朴廷桓自己神态出了问题。在被问及夺得应氏杯是否是个人突破时,唐韦星表示: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因为中国的高手实在太多了。

 回顾决赛历程 朴廷桓压力大

  

回顾这次应氏杯决赛五番棋,唐韦星一路走来,心理其实经历了不少转折:“第一阶段先下了两盘,我本来觉得能下出1比1我就算成功,但实际下完发现,如果我能下好,其实应该是2比0的。第三盘我的心态出了问题,现在回想起来那步二路飞,还是觉得非常丢人……”

  

“第四盘之后其实我就放开了,但朴廷桓好像有了压力。他开始有一步棋想了很长时间,按照我对他的了解,那步棋应该是马上就下的。第五盘重新猜先,其实执黑执白我是无所谓的,但前四盘都是白棋赢了,我如果猜到白棋还有些怕别人说我猜先胜。”唐韦星回忆起今天的比赛,思路非常清晰:“开始我拼得有点用力过猛,漏算了两手棋,本来形势不太好。但朴廷桓的步调也有问题,主动跟我战斗,结果中午封盘的时候我觉得我形势稍好了,不过没有到放松的时候。下午继续比赛,朴廷桓的继续跟我战斗,但结果不太行……”

  

记者:你觉得这次朴廷桓主要问题是在心态上?

  

唐韦星:是,他的棋各方面都比我要全面。

  

突破?并没有……

  

记者:这次取得个人第二冠,是不是感觉有所突破?

  

唐韦星:本来在下决赛之前,我觉得如果我能拿下应氏杯的话,在中国棋手里,感觉还算不错。但是最近看柯洁、芈昱廷、黄云嵩他们的棋都太厉害了。这次虽然夺冠,但并不能说明太多问题。中国的高手实在太多了……

  

(周游)

应氏杯冠军!唐韦星载入棋史的时刻

应氏杯冠军!唐韦星载入棋史的时刻

10月26日,上海再次阴雨天气。这场阴雨带来的阴霾的心情,将属于决胜局的负者。这届应氏杯番棋六届以来首次打满五番,且前四局上演了执白必胜。决胜局因颁奖关系,提前到上午9点开局。猜先,朴廷桓执白。

  

25日歇战一天,朴廷桓一个人在南京路附近的一处公园散步了两个半小时。24日的第四局,朴廷桓上午出现错觉,被唐韦星白64挖以后,忽然运转不灵,棋局事实上在此处已经分出了胜负。朴廷桓算路之深,算路之绵密,像是非常精密的仪器,精密如瑞士手表,但是只要一个齿轮崩掉,就无法模糊纠错,整个系统会瞬间瘫痪。洪旼杓说:朴廷桓如果出问题,一般都是出现在序盘,然后就不行了。

应氏大厦转角对局场入口

应氏大厦转角对局场入口

  

晚上朴廷桓和刘昌赫到附近韩餐馆用餐,然后在上海大酒店对个儿的叫做“桃源乡”的足疗馆足底按摩。店家强烈推荐手艺很好的按摩师,是手指很粗,敦实的大婶儿。这位大婶儿手法固然好,但更让人欣喜的是她的“番号”,是幸运“7”(注:NOTE7的7)。

  

朴廷桓是2006年入段。在20世纪90年代,棋战主流是五番棋决赛,但2002年起三星杯改为三番棋,2007年LG杯亦改为三番棋。韩国国内棋战也是纷纷改为三番,目前韩国棋战只有国手战、名人战、GS杯是决赛五番棋。朴廷桓随着向韩国第一人迈进,在国手战等决赛打了五番,但大部分3比0或者3比1取胜,基本没有感受过五番决胜局的紧张。朴廷桓获得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富士通杯是单盘胜负,第2个冠军LG也是决赛三番。目前,世界大赛梦百合、百灵杯是五番棋,但朴廷桓都没打进过决赛。

朴廷桓纵有棋才,但非胜负师

朴廷桓纵有棋才,但非胜负师

  

应氏杯决赛期间,朴廷桓说过“这种大胜负,如果有决胜局的经验,帮助会很大。”但是刘昌赫介绍自己的体验说:“这种大胜负,对居前当然会紧张。但是,一旦比赛开始,就会完全投入棋局,基本感受不到决胜局的压力。”

  

应氏杯,只有前两届打到过决胜局。首届应氏杯曹薰铉输掉“天王山”后,连扳第四、决胜局获得冠军。第2届徐奉洙赢下“天王山”,但输掉了第四局,但决胜局拿下了冠军。

  

第2届应氏杯,徐奉洙进入半决赛面对赵治勋,因为没有信心给自己开了1赔6的盘口。他半决赛2比1胜出后,果真6倍赔付了押他的棋手。但是决赛,徐奉洙没有开任何盘口。

  

朴治文(韩《中央日报围棋记者,现韩国棋院副总裁》)在他的《贯铁洞时代》这样写:“第四局后休战的头一天,徐奉洙走在新加坡的街头会忽然大喊一声‘出大事了!’,把身边的人都吓懵。同行的徐奉洙夫人李英和每每问丈夫‘你怎么拉?’之余万般无奈地求救:‘大家都想点办法吧!’这天大竹英雄悠然地乘游船观光,徐奉洙鬼使神差跑到了动物园,当时笔者(朴治文)陪伴同行。现在回想起来,是动物园的鳄鱼救了徐奉洙。

金亨奂的鼠标垫,透露了韩国棋坛的期许。赵南哲、金寅、曹薰铉、李昌镐、李世石已经登堂,朴廷桓“正在上”,下面有申真谞、申旻埈、李东勋、卞相壹  

金亨奂的鼠标垫,透露了韩国棋坛的期许。赵南哲、金寅、曹薰铉、李昌镐、李世石已经登堂,朴廷桓“正在上”,下面有申真谞、申旻埈、李东勋、卞相壹

  

成群的鳄鱼纹丝不动。卧在泥塘的就是卧的姿势,吊挂树上的就是吊挂的姿势,闭眼的就是闭着眼,张嘴的就是张着嘴,个个都是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这些鳄鱼,看起来像是天生的瑜珈大师,或者苦行的修道士。徐奉洙说:‘扔个吃的看动不动?’徐奉洙忽然想起什么大笑说:‘真像李昌镐!’徐奉洙又说:‘你看那些眼睛,眼皮一动也不动。真是最高的刺客。’这些鳄鱼不过是动物,而且圈在动物园,但是生存的本能驱使他们依然做这种苦修。尤其鳄鱼死寂的静态里,蓄积了多少可怕的动能可想而知。休战第二天的太阳徐徐落下,徐奉洙终于喊出:‘明天死即是生!’”

  

决胜局开始,序盘形成了韩国国家队集中研究过的布局,序盘迅速展开。刘昌赫说:“朴廷桓的状态还很不错,我也劝了他几句,卸下负担轻松下。”

围棋界的大佬们

围棋界的大佬们

  

研究室王汝南、林建超将军、应明皓老先生、俞斌九段等一起研究,随后刘昌赫到来,两国主教练头抵着头开始研究起来。稍后,林海峰,江铸久、芮乃伟夫妇也加入研究,韩国金亨奂和孙根器这天也占据头排的桌子开始直播讲棋。刘昌赫就移过去,形成了韩方研究组。

朴廷桓白24

朴廷桓白24

  

序盘白24基本是新手,朴廷桓就果断下了出来。应氏杯番棋后三局,朴廷桓显然调整了策略,他不想在序盘过多花费时间,再调入噩梦般的罚点陷阱。事实上,朴廷桓后三局的确比唐韦星用时用得少,但也付出了代价。第四局黑63盘算不谨想当然跳,结果遭到了唐韦星狠狠的挖。

唐韦星黑29

唐韦星黑29

  

唐韦星的黑29,也是出乎研究室的手段,唐韦星强烈压迫朴廷桓。接着白40挤断,对此中韩研究组有不同的判断。韩国研究组是猜测唐韦星可能算漏白两子征不掉,但俞斌九段认为,是唐韦星有意而为,走在外面。

白50体现优势意识

白50体现优势意识

  

而进行到白50,韩国研究组判断,朴廷桓可能已经有了优势意识。事实上此时摆棋实地领先,而且右上角白棋无忧的劫杀,成为了朴廷桓的给养基地。

朴廷桓这一步,最终也成为败招。局后从8层研究室上18层对局室,俞斌九段认为,问题还是出在白66

朴廷桓这一步,最终也成为败招。局后从8层研究室上18层对局室,俞斌九段认为,问题还是出在白66

  

朴廷桓白66,俞斌一开始认为是好棋,接着更正为“朴廷桓可能又短路了。”因为朴廷桓选择了一长串选择了逃窜出来。到白92,唐韦星在中腹舒服的连压了四手。对朴廷桓这一串走法,在场的上海的业6高手们普遍认为“这不是棋”,上海外国语大学孙远三段来到研究室,也是指谪为“这不是棋”。

  

但是接着,唐韦星下出了问题手,黑93点方。但是这一步一旦走出来,白94靠后就脱先不得,黑95只有退。接着朴廷桓白96挤断后,白98就抢先拐头,就是所谓“千金难买一拐”。随后,唐韦星黑99提吃两子的下法也遭到了俞斌九段指责。

上午对局最后一手

上午对局最后一手

  

白108是上午的最后一手,中午封盘时,朴廷桓还剩余1小时43分钟,唐韦星剩余1小时14分钟。上午对局的评价,已普遍看好白棋。尤其朴廷桓的白108,威胁着中腹的断,同时冲击黑棋腹地的薄味。但是唐韦星局后认为,上午对局黑棋稍好。

  

下午对局,唐韦星提前5分钟回到对局室,先咬了一块糖。下午第一手首先防住中腹的断点。朴廷桓继续冲击黑棋柔软腹地,然后白118断,下出了胜负手。黑121扳头,白122跳,此时形成黑棋两块棋难以两全的困局,唐韦星陷入了深深的长考。此时,中午一度明亮起来的天色,忽然倾泻了一阵暴雨。如果这一局唐韦星最终胜出,这段超20分钟的长考,可能是走出幽暗隧道前,最黑暗的20分钟。

唐韦星长考过去后,天色又亮起来

唐韦星长考过去后,天色又亮起来

  

唐韦星黑129贴下,棋局开始传出白棋大坝走裂纹的声音,朴廷桓不得不白132右边退回做活,攻守、形势立刻全部逆转。剩下来,就是罚点的问题了。

  

唐韦星率先罚点,朴廷桓还剩11分钟。最后阶段唐韦星盘面11目,如果罚点两次,会变成半目胜负。但前提是朴廷桓不罚点。但是,朴廷桓的用时也不多了。事实上,此时胜负已定。

唐韦星接受采访

唐韦星接受采访

  

赛后接受采访,唐韦星说:早晨猜先,朴廷桓示意唐韦星抓子。唐韦星 觉得不对,但还是抓子,朴廷桓执白。唐韦星说:“我就怕我执白赢了,说我是猜先赢冠军呢。”这一届应氏杯唐韦星扫破一切怪圈、魔咒,谱写了应氏杯新棋史。

  

应氏杯大幕就此落下。至于朴廷桓。。。应氏大楼到上海大酒店有10分钟步程。他四年前走过,今天噩梦如昨。他分别淘汰柯洁、李世石闯入决赛,但是重演了四年前的故事。朴廷桓不是胜负师,这是命定的故事。

  (蓝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