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客头条

应氏杯赛后杂感

应氏杯赛后杂感

棋乃命运之艺

强者运强

当无论你怎么总结分析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再细究下去就要影响稳定动摇三观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发生时,归咎到命运头上是最好的出路。

倘若实力有用,韩国第1何以搞不定中国第16?如果历史规律有参照价值,为什么通行了5届20年的3:1定律偏偏这次就不灵了?社交网络风靡的“可怕的是比你有天分的人还比你努力”这碗鸡汤,为什么毒倒了一个吃饭坐地铁都不忘掏出手机做死活题的天才?朴廷桓再次被唐韦星逆转的过程中,据说“天道酬勤”的老天,也并未显灵站出来干预胜负,回报朴廷桓的勤奋。

有些需要一生才能领悟的道理,一盘棋就能为你原样重现。诚然下一盘棋远比打一把LOL、炉石,甚至看一场电影要消耗更多的时间。但付出这些时间能领略命运残酷人世无常,终归比拿自己的人生去学习要划算吧。

在这个围棋即将被AI全面攻陷、人不如“狗”时代来临的前夜,上面这一段是我们这些被迫不停思考围棋存在价值的人,最后的一点心理寄托。只要围棋的这层意义不被取代,她就一定还能继续吸引粉丝、吸引关注、拥有一定的商业价值,从而能在这个时代继续体面地生存下去。

2.jpg

作为中国棋迷,决胜局的最后一个小时,看着两名棋手与时间赛跑,各路解说一会儿“我擦朴廷桓官子收得这么好,幸好只罚两点也唐韦星必胜”、一会儿“哎呀其实罚四点也不怕”,以及嘈杂纷乱的现场消息“唐韦星好像真要罚四点”、“朴廷桓是不是也要罚点了”,看棋的你都觉得心脏要承受不起了,天知道下棋的棋手是如何承担这一切的。哪怕无数人都表示唐韦星真的要赢,但毕竟罚点情况未知。直到直播软件上飞速落下的棋子将棋盘铺满,传来确切对局结果,朴廷桓也罚了两点,唐韦星并未继续罚点,所以唐韦星执黑5点胜。长出一口气,悬了一整天的心总算落了地,这样的结果也算对得起我们这几天被反复折磨得心情了。为唐韦星高兴之余,不禁同情起朴廷桓,总算不是半目败,看来致命的败着还是发生在更早以前,想必也不会太过遗憾了吧。

然后我随手翻开上届应氏杯决赛棋谱,发现——

2013年,第7届应氏杯决赛第4局,范廷钰执黑5点胜朴廷桓。

好吧,命运就是这样,就是爱用这种恶毒的方式,一次次击穿人们的承受底线。

1.png

韩国太需要这个冠军,相反中国之于应氏杯并非缺你不可的处境。今年开始的各项世界大赛,已确定冠军归属的都被我们拿了,悬而未决的全是我们占优,应氏杯已然是韩国夺冠几率最大的一个了。从去年到今年,韩国国内比赛犹如倒了多米诺骨牌一般接连停办,象征着韩国围棋60年道统传承的国手战至今不见动静。内忧外患之际,抗在韩国第一人肩头的担子过于沉重了。赛前韩国媒体炮制的那篇《朴廷桓必须夺冠的七个理由》,心态扭曲到连韩国棋迷自己都看不下去。可惜哀兵之势没能给韩国围棋带来好的结果,就好像许多许多年前,太需要、太想拿个世界冠军的中国围棋,也没能用悲情感动上天,等来什么好结果。

人如果被眼前的苦难折磨太久,就会幻想出一个美好未来麻醉自己。当初我们一冠难求的时候,把世界冠军说成是窗户纸,只要这一次捅破了,冠军就会哗哗的来。后来小伙伴们集体拥堵在一冠路口,又有人说谁能突破二冠谁就能脱颖而出。

朴廷桓:……我连续打了中国棋迷这么多次脸还真是对不起了呢。

这几天无数次看到把朴廷桓与当年的常昊相提并论的说法,虽然夺冠轨迹毫无共同之处,但仅以悲情程度而论,貌似今天的朴廷桓已经超过常老师了。我一直觉得朴廷桓是个很难评价、极其矛盾的棋手(当然任何人都是矛盾的,以一张标签就论定一个人本身就是可笑的行为)。你说他不够顽强吧,唐韦星第一个不乐意“那我第一局是怎么输的?”,周睿羊今天讲解时也表示“那年农心杯我也是坐等他认输最后被他翻盘”。你说他韧性不足吧,只从13年开始算,外战这么多挫折至今也没有放弃。甚至就连他的技术特点,一般观点认为计算精准力量极大,放到古力眼里就是“我发现他攻击力不足”。

具体到本届应氏杯朴廷桓输在哪里。除去公认的心理素质,韩国围棋目前的土壤也难辞其咎。过于稀薄的厚度,对于尖子生们来说固然有利于出头(比如申真谞目前杀到等级分第3,在中国简直不可想象),但缺乏靠谱的中坚层的打磨,在国内随随便便就赢了不一定都是好事。成长时跳过的这一课,出了国自会有中国棋手帮你补上。再加上目前韩国国内联赛至上杯赛灭绝的趋势,更是严重影响朴廷桓的技能点分配。联赛和杯赛是两种截然相反的世界,常会让棋手们顾此失彼(有兴趣的话查一下唐韦星近年围甲战绩,你会回来认同我的)。

总之反应到棋上,就是朴廷桓一再出现优势局面突然断电,把胜利拱手让出的情形。我不觉得这次应氏杯的失利就一定是朴廷桓职业生涯的毁灭性打击。棋手的命运显然不是我等看客在一旁指手画脚“哈哈又输啦,看来难成大器”能决定的。如何从挫折走出,如何补上技术、心理的短板,终归取决于棋手自己。

1.jpg是的,能够第2个从中国一冠群中脱颖而出,这一切也取决于唐韦星自己。

翻开《围棋天地》12年第5期的36问栏目,唐韦星小时候的梦想是“夺取世界冠军”,长大后是“追求棋道巅峰”(此时距离他的首个世界冠军将近两年)。回顾老杂志看到此处我吓得差点把书掉地上,中国第一搅局小能手自称求道派,这多少和我们的过往认知有点违和。

事实证明我还是浅薄了。既然平日总爱自夸围棋易学难精深不可测,那么追求棋道之路又怎会只有一条。当年的唐韦星从等级分10名开外的位置起步,零封李世石捧起三星杯后被舆论惊呼“中坚棋手也能夺冠”。三年来唐韦星的等级分始终位列前十,一度冲上过仅次于柯洁时越的第3位(今年年初)、也曾滑落到第16位(呃……就是现在)。不管状态如何起伏,棋风与为人如何特立独行,唐韦星确实不曾停下对棋道巅峰的追求。在舆论忙着拷问“一冠群”难题时,他的外战成绩距离突破怪圈一直不算太远。如今他果然捧起自己的第二个世界冠军,在一片“大心脏”“专为大场面而生”的赞誉声中,或许“求道”才是他心理素质强大的源头。

这年头还能看到求道派,太不容易。所以下回看直播时若是又被唐韦星的棋搞得胆战心惊,不妨以此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