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77

方圆群英志——277

  上回说到,传说中的周西侯突然现身于江苏棋界,直直杀向此时正江南无敌的天下第一奇才黄龙士。没想到,周黄二人第一次交手,长年不与顶尖高手对局的周西侯竟和几乎已被封神的黄龙士大斗智谋,难分难解,黄龙士仅仅以半子的微弱优势获得险胜。随后的第二局,周西侯更是以惊天动地的宇宙流构思大破黄龙士,一局而震惊天下!
  此战之后,黄龙士的神话似乎要暂时告一段落了。但其实,这只是这段神话中的一个插曲而已。
  周西侯大胜黄龙士一局,一时间让程仲容等期待击败黄龙士的人热血沸腾起来。大家一商量,决定乘胜追击,再派出一个人去挑战黄龙士,争取将黄龙士彻底拉下神坛。最终,大家决定派出一名名叫谢友玉的棋手出马。
  这个谢友玉,字号不详,出身不详,身世经历不详,甚至与其他人交手战绩如何也不详。与许多这个时代的棋手一样,谢友玉的一生都被笼罩在黄龙士的光辉之下,没能载围棋史册中留下一星半点自己的印记。和黄龙士生在了一个时代的谢友玉,能够流传到今天的只有几局与黄龙士的对局棋谱而已——当时的棋手,基本都只有这样的待遇了。
  于是,谢友玉的一生也只能靠推测了。
  谢友玉的年纪和资历在新锐棋手当中应当属于较低的。同样是当时的新锐棋手,何暗公、卞汾原等人好歹还能赶在黄龙士横空出世之前留下几局互相之间的对局,以此证明他们曾经真实的存在过。但谢友玉比这些人更加命苦,很可能是刚一出道就遇上了黄龙士横扫江南,他甚至没来得及先在别人面前证明一下自己就不得不和所有人一起跟黄龙士拼命了。
  但是论棋力,谢友玉绝不低于当时的一流高手。从棋谱看,康熙十年时谢友玉的棋力已经不弱于资历在他之上的何暗公、卞汾原等人了。想必当时众人愿意派出谢友玉去给黄龙士施以致命一击,也正是因为谢友玉的棋力突飞猛进,已经有了超越程仲容府上所有人的趋势。
  在研究黄龙士的过程当中,这些新锐棋手的棋力也是一直在增强的。黄龙士的存在给了他们一个奋斗的目标,他们比起以往任何一个时代的棋手都更加刻苦,更加勤奋,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击败一个围棋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天才!
  在不断研究黄龙士的过程中,他们自己也终日浸透在天才的围棋思维中,使得自己的棋也越来越出类拔萃,变化自如了!
  谢友玉就在这股浪潮中飞速地成长着,而康熙十年,这便是上苍赐给谢友玉的一次最好的机会。
  谢友玉,一个以击败黄龙士为目标而奋斗了数年的新生代棋手,向与他同辈却已经名震天下的黄龙士发起了一场十一局胜负的挑战!

  对于我们现在已经不知该从哪里考证的谢友玉来说,那十一局棋是他对于自己命运的一次抗争——对于注定要埋没在这个时代的宿命的抗争。
  可以想象,向黄龙士提出这是一局棋决战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多么悲壮的事情。
  康熙十年,在江南的某个地方,黄谢十一局开战了。
  两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静静地相向而坐,一个是已名满天下的大天才黄龙士,一个是期待这一战之后成功出世的后起之秀谢友玉,两个人各有心思,表面上却都无比平静。
  如往常一样,黄龙士轻轻将白子递给了对面的谢友玉。谢友玉默默接过白棋,眼中却死死盯着黄龙士身前的黑棋棋盒。
  黄龙士,终有一日,我要让你先行!
  却说这一局,谢友玉气势汹汹,又有备而来,自认为长达数年的磨砺之后自己已经有了能与黄龙士一争长短的资本,于是棋局一开便处处攻逼。左下刚燃战火,谢友玉便急匆匆杀向黄龙士下边军阵。右下黄龙士倚盖刚出,谢友玉便抢入黄龙士主营大开攻势。眼见黄龙士牢牢掌握住先手,谢友玉竟置右下正被黄龙士攻压的有边军阵于不顾抢攻左上角地而来。
  谢友玉处处施展强手,一时间竟杀得黄龙士有些不知所措,急忙四处应对。左上一战谢友玉强取几城,黄龙士正要脱先找回自己的节奏,却不料谢友玉仍不满足,又挺枪在黄龙士左上主营防线上乱刺。
  黄龙士以往与人对弈,对方碍于他的名气,多少都要忌惮三分,遇到不置可否的招法能松就松,从不敢与黄龙士力敌。可这个谢友玉,当真是个有胆识的好汉,竟死死缠住黄龙士左上主营,一顿刀剑下来竟然让堂堂黄龙士应得手忙脚乱,左上好端端一片军阵被谢友玉给扎成了一条麻花,眼见就要全军死于非命了!
  谢友玉一开局的气势,确实相当强悍,招法也紧凑有力,可见这些年为了对付黄龙士,这些新生代棋手的棋力当真是已大有长进,一个个都比当年的盛大有之辈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黄龙士毕竟奇才,岂能如此轻易就被谢友玉扎死?只见黄龙士略看局面,让出左上主营全部城池,心甘情愿被谢友玉突入角地,让自己主将大军被挤成了一根粗棒子。但就在谢友玉以为得计时,黄龙士突然又急杀入上边谢友玉拆三军阵的正中央!
  又是一招打入兼夹击,典型的黄龙士流攻击法!此时左上黄龙士主营已经被攻破,黄龙士的座子大军俨然已岌岌可危之时,黄龙士没有逃命,而是以攻为守,打入谢友玉上边军阵,要吃下这片军阵以自救。
  受到敌人攻击之时,不要光想着逃命,而要砍死对方来救自己。这就是黄龙士流的精髓!
  以往与盛大有对局也好,与程仲容、何暗公、吴贞吉等人对局也好,甚至是与周西侯对局,黄龙士都常常有这种招法。明明自己危在旦夕,却狠狠在对方棋型薄弱处上啃一口,借对对方的攻击反而让自己转危为安。这种极其主动的招法,不仅需要极大的胆量,也需要极强的自信和熟练的攻杀手法做支撑。黄龙士这一招屡试不爽,正是出于对自己的绝对自信和对手对他的畏惧。
  但现在,谢友玉似乎并不怕黄龙士。只见谢友玉对着黄龙士这招打入立刻进行还击,一托一扳,弃子整形,很轻易便逃过一劫,还将黄龙士大军死死逼压在二线,让黄龙士空有主营大将率领的一片强军,却围不出几座城池来。
  这一战,谢友玉是高分,黄龙士施展出自己得意的“黄龙士流”却吃了一嘴巴泥,不由得心中大为恼火。眼见谢友玉上边军阵转守为攻,与右上白军主营一起来夹击自己右上的挂角一子,黄龙士知道自己这一战必须要得分了,否则这局棋将极其艰难。
  其实此时的局面,黄龙士右上一子虽然受两侧白军势力围困,但要说已无活路也还远远未到,只要小飞进角想活命还是很容易的。可是这个时候如果只使用平凡的小飞进角,所得太少,根本不足以弥补刚才左上大战的损失。所以,黄龙士决不能满足与苦活,必须再施展一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黄龙士流——跳!
  黄龙士的棋招,就是无畏而大胆的以弱攻强。此时黄龙士面向中腹的一跳,就是一招这样的险棋。
  要知道,刚才谢友玉已经向着右上这粒黑子动手了,大军正在合围,黑棋想去中原几乎没有出路——若再晚一步,就必定被谢友玉死死罩住了。但是黄龙士绝不满足与小飞进角的苦活,一定要破坏谢友玉的意图,与他决一死战。但这一跳,等于放弃了立刻活棋的机会,下一步白棋必定会破坏黑子小飞进角的去路。那时,黄龙士身后没有根基,眼前又是白军层层围堵,若不能在如此险境中成活则全局必定惨败。
  可明知如此,黄龙士仍然选择了这招放弃活路,一争胜负的招法。畏惧敌手而苦苦做活不是黄龙士的风格,即使明知被杀的风险更高也要追求高回报的招法,这才是大胆而刺激的黄龙士流!
  趁白军还没有完成合围,我黄龙士有绝对的信心能冲杀出去!
  谢友玉看到这招跳,心中微微笑了——黄龙士,我就知道你会下出这样的棋来!
  果然,谢友玉毫不犹豫,立刻施展出一招小飞掏底,将黄龙士进角的退路立即封死。黄龙士已无退路——准确地说,是自断退路——如今惟有全力向中原冲杀过去了!
  然而,这一次黄龙士真的失算了。谢友玉早就在黄龙士大军逃向中原的路上准备好了无数陷阱,只等黄龙士冲杀过来。黄龙士不知谢友玉心思,只以为凭自己武艺定能逃出生天,却不料真杀起来处处碰壁。想攻入谢友玉右上主营以攻代守,却遭到了谢友玉凶狠的跨断反击;想进攻悬于半空的左上白军,却被谢友玉硬气地挡下。黄龙士一路跌跌撞撞好歹逃到了中腹,正喘着粗气,回头一看,却只见这支孤军被打得处处是断点,反而帮谢友玉把各路大军都走得厚厚实实的了。
  这一战,谢友玉虽没能屠杀黄龙士大龙,但收获颇丰,损失有限,又是一场大胜。黄龙士竟连折两阵,且全局没见到谢友玉有什么弱棋可以进攻,一时间陷入了苦战。迫于无奈,黄龙士只得在下边自己打了自己一嘴巴,下出了一招扳。
  当时下边的情况是,布局时黄龙士故意将下边地界让谢友玉杀进来,打算弃地取势。可如今上面两仗被谢友玉杀得狼狈不堪,下边已经丢不起了。于是黄龙士极其窝囊地在下边又扳了一手,期待能挡住他亲自放进来的敌军。
  谢友玉不是俗手,怎能就这么让黄龙士挡下?只见谢友玉一断一长,先吞了黄龙士一子,左下军阵势力猛增,然后又在右边上部一顿猛冲,杀得黄龙士七零八落,勉强才拦下了谢友玉去路。棋局至此,黄龙士是远远落后,局面大坏了!
  黄龙士可从没被这帮程仲容府上的棋手逼到这个份上,他岂能受得了如此委屈?只见黄龙士从此以后就像疯了一样,到处施放胜负手,这里点一手,那边打一下,真是步步凶悍,招招毒辣。谢友玉守着大好局面,四处抵挡,却怎能抵挡得住已经几乎疯狂的黄龙士?
  只见盘上谢友玉开始处处吃亏,招招退让,让黄龙士急速将差距缩小。很快,白军左下大营失守,右上后院起火,中腹又遭强攻,右下惨遭逼压,真是下得痛苦至极。追到一百八十合以后,双方的局面竟然变得极其接近,成了细棋!
  这边谢友玉应得满头大汗,那边黄龙士杀得眼冒血丝,当真是一盘好胜负。
  但就在局面最接近的时候,黄龙士出现了一招致命的误算——由于担心开劫,黑202自补了一手。其实此时局面下,黑棋劫材远远多过白棋,一旦开劫黑棋当绝对有利。可是也许是黄龙士懒得细算,随手便把这个劫堵上了。却不知这堵了一手,恰恰多在自己阵里填了那最不该有的一子。
  棋局结束之后,大家一数子数——谢友玉不多不少,刚好以半子优势胜出!
  换句话说,如果黄龙士不多补那一子,最后赢半子的就是黄龙士了!
  尽管后半盘已经竭尽全力去追,却无奈还是功亏一篑。黄龙士半子之差,憾负谢友玉。
  但是,正当谢友玉欢庆自己的胜利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他的最终惨败也正是从这里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