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78

方圆群英志——278

  看着这局棋,黄龙士虽输了,却并没有感到绝望。相反,他觉得自己放下了一个负担。
  先前他一直在反思自己的棋究竟还有什么弱点,这局半子之败让他更坚信了一件事——他的弱点确实就在他最强的地方。
  黄龙士流,是一种太过危险的下法了。深入敌阵,以攻代守,自断归路。这些做法看上去极其刺激,事实上黄龙士也非常享受这种刺激感,但是有的时候这种大胆而新奇的下法会让黄龙士陷入深深的困境中——就像这局棋。
  兵行险招,有时候容易玩火自焚。
  黄龙士默默看着自己过去的棋谱,笑了——
  我过去下棋实在太幼稚了,竟满足于这种小孩子气的胜负。围棋的真谛,不在这些小技法上,我需要的是一种更加强大,能让我的对手感到绝望的招法!
  于是,一直在以局部的精妙构思对抗天下棋手的黄龙士,开始将自己这种局部的天才构思力运用到了全局中。很快,他便找到了一种更加适合自己的,真正的“黄龙士流”下法!
  不久之后,黄谢十一局的第二局开战。但这一次,谢友玉惊奇地发现,黄龙士的招法变得不一样了……
  黄龙士下棋,喜欢置身于险境,险中求胜。谢友玉敢跟黄龙士叫板,就是看准了黄龙士一到逆境就会自断归路,他瞄准的就是这个机会。
  但是现在的黄龙士下棋,却有意识地开始避免自己过去最喜欢的局面了!那种深入敌后,以死求生的招法渐渐消失不见了!而现在跟黄龙士对局,谢友玉却感到自己好像抓不住黄龙士的破绽了!
  以前,黄龙士的棋总是十分激烈。可是现在,他的棋竟然变得平和了?
  既然棋风变了,总会有些不适应吧。抓住这个机会,也许可以多赢黄龙士几盘?不,这种想法大错特错了——黄龙士就是这样一种天才,他改变棋风,根本不需要时间来适应!
  一局终了,谢友玉投子认负——全盘根本没有一丝机会!
  这怎么可能?明明上一盘还能跟黄龙士杀个棋逢对手,甚至还在前半盘顺风顺水地压制了黄龙士呢!这一盘下来,怎么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一定是错觉,这一局必定是我状态不好,下一次恢复状态了一定还是有胜算的!
  下一局,整局下来又是一点机会都没有,投子认负。
  再下一局还是这样,再下一局依旧如此!
  后来史料里找不到这十一局到底是个几胜几负,只能查到谢友玉“多负”。
  多负是个什么概念呢?这么来对比一下吧。过百龄和周懒予的倚盖十局,过百龄赢了四局,记载上写的是周懒予“略胜”。换句话说,六比四赢了在古代人看来是相当接近,俩人有得一下的。
  那么,再来看这个多负,就比较好理解了。十一局里最多也就赢两三局罢了,甚至搞不好一共就赢了那半子的一局也很有可能。
  如果按照后来日本升降十番棋的规则,谢友玉受先都下成这样,怎么着也该被黄龙士让二子了。
  但是,别因为这个“多负”就把谢友玉当成酒囊饭袋了。“多负”,意味着人家多少还赢了两三盘呢,比盛大有那个“全负”要强多了!要知道,在黄龙士时代,能在不让子的情况下赢黄龙士三局以上的,无一例外都是大国手、大宗师级别的人物啊!
  可即使我们这样给谢友玉找理由了,也仍然无法让谢友玉有一丝心安。要知道,这十一局棋人家可是赌上了自己一生的名誉,甚至豁出了性命去下的。对于谢友玉来说,这个足以称为青年才俊的人物本来是指望这十一局让自己名震天下的!结果呢,一个已经相当不容易的“多负”下来,我们到现在就根本找不到谢友玉的半点天才事迹,甚至连他到底是个什么人都无从考证了。谢友玉唯一的记载,就是跟黄龙士下了十一局棋,多负,仅此而已!
  一个天才,要如何来面对这种耻辱?
  自康熙十年与黄龙士对垒十一局之后,棋史在便再也没有留下谢友玉的半点资料。不负责任地猜测一下,他也许是步了盛大有、姚书升的后尘,一输给黄龙士就直接退休了。
  以他从没有跟其他人对局的棋谱流传下来的情况来看,他出道应该非常晚。但是一辈子就跟黄龙士下了十一局棋,还难得地赢了几局,然后便昙花一现般地销声匿迹了,我们究竟是应该感慨黄龙士的统治力太强大,还是应该感慨他的存在限制了整个时代的发展呢?

  话说回来,跟黄龙士下完棋之后就退休了的人还真不少。也许,黄龙士那种充满了才华和想象力的棋风确实很打击人,容易让对手觉得自己下的棋都不叫棋,然后就羞愧难当愤而引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