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80

方圆群英志——280

  随后的连续几场争夺,周西侯屡战屡败,已经再没有资格称作黄龙士的敌手了。终于有一日,二人再次对局之时,周西侯拒绝了黄龙士递过来的白子。
  “把黑棋棋盒递给我。”周西侯淡淡地说道。
  周西侯要让黄龙士一先吗?众人闻言纷纷大惊失色。
  然而,黄龙士只是笑着,将白子放在了自己这一侧,把黑棋棋盒递给了周西侯。
  周西侯接过黑子棋盒,默不作声从棋盒中取出了两粒棋子,静静放在了两个角的星位上。
  这是摆上座子了。黄龙士心里想着,正从棋盒中取出两粒白子要放在棋盘上,却突然听见周西侯说道:“不必放座子了,就这么下吧。”
  白棋不必放座子了?
  棋盘上只有黑棋放了两个座子,另外两个角却空置着。按照中国古棋的规则,下让子棋时是被让子一方拿黑棋,让子一方拿白棋的。也就是说——
  周西侯这是自认不敌,自降一品,愿意以受二子的棋份跟黄龙士下棋了!
  自认受二子,这是个什么概念?
  一个中年棋手,传说一般的周西侯,自愿被二十岁的黄龙士让二子,以表示对黄龙士的尊重!黄龙士的棋已经从内心深处击败了周西侯,让周西侯心甘情愿地叹服了!
  黄龙士,这份荣誉是你应得的!
  这正是:
  一世不求天下冠,燕鸿岂能争亮瑜?
  自古盘上有强弱,愿受后辈二子局。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六十九回 以弈破天下龙士封神 凭新战棋圣东侯出山

  “如今周西侯的棋份已经被黄龙士降到了受二子了……”茶楼里,一个棋迷略有些激动地说道,“要知道,那周西侯可不是寻常人物,不久前甚至还曾大胜过黄龙士。可那黄龙士不知习得了什么招法,竟然突然之间就棋力大增,先是把来势汹汹的谢友玉给杀了个屁滚尿流,然后又把周西侯给降到了二子,真是了不得啊……”
  “那周西侯受二子对弈,胜负如何呢?”另一个人问道。
  “听说周西侯胜得多,但多得有限,始终无法再把棋份打回去。”那棋迷接着说道,“能把周西侯死死按在二子的棋份上,黄龙士真要封神了。”
  “除了周西侯之外,其他江南高手几乎早就被黄龙士杀到了让先以下,天下只怕再无人能与黄龙士匹敌了吧。”旁边的几个棋迷也跟着应和道。
  然而,却有一个坐在茶楼深处的老先生轻轻打断了众人的议论。
  “你们似乎还忘了一个高手……”
  听到老者这声音,众人一愣,纷纷看过去。
  “我们忘了谁?江南高手已经尽数败于黄龙士手下了……”
  “还没有尽数落败。”老先生笑道,“有一个人,十几年前就有争夺天下国手的资格,这些年却一直隐而不出,任由黄龙士名声骤起。我看,这个人绝不会就这么躲下去,他一定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要与黄龙士杀出一番震古烁今的胜负来!”
  众人闻言,纷纷一震,叹道:“阁下说的,莫非是……”
  “棋坛虎将,周东侯!”

  上回说到,康熙十年几场大战之中,黄龙士突然改变自己的棋风,不再追求险中求胜,转而探寻平和却无懈可击的下法,一夜之间棋力大增,竟将谢友玉、周西侯两大高手杀得几无招架之力。没过多久,曾堪称黄龙士劲敌的周西侯竟心甘情愿受黄龙士二子对弈!一时之间,天下皆惊。
  此时,黄龙士在江南的战绩已经是惊天动地了。盛大有、季心雪、姚书升、谢友玉等人已经直接被他杀到了退休;程仲容、何暗公、卞汾原等人虽然在与黄龙士的抗争中棋力突飞猛进,无奈黄龙士的强大超过了他们的极限,如今也被杀了个半残;唯一曾与黄龙士争了个旗鼓相当的周西侯,如今竟然被黄龙士悍然降到了二子棋份,虽然周西侯胜多负少,却也始终难以把棋份重新打回去,只得安心接受黄龙士更加强大的事实。
  除了以上数人之外,还有几个当时的江南高手情况如何呢?
  首先,是曾与周懒予、汪汉年、盛大有等数位绝顶高手先后进行过争霸的周东侯。按说盛大有引退之后,棋界霸主的位置当之无愧该由周东侯来坐,黄龙士与周东侯之争应当是箭在弦上,早就要开始了。
  但是,黄龙士先对其他江南高手展开了彻底的剿杀,却唯独没有对周东侯出手。周东侯在那几年也没有半点消息,只是躲在角落里默默看黄龙士到处宰高手。
  就好像武林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四处废高手武功的神秘少年,成为了武林最大的威胁,却在这个时候谁也找不到武林盟主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于是,可怜的程仲容不得不担负起了周东侯本该负起的这份职责。
  周东侯这些年究竟在干什么呢?一切答案,将在他出山的那一刻揭晓。彼时,大家却只顾着惊叹黄龙士的存在,几乎忘记了这个昔日的虎将周东侯了。
  除了周东侯之外,其他人的情况就只能大致推测了。
  曹元尊其人在彼时棋界存在感一直比较弱。这个人一直对于各种争霸兴趣不大,却对棋谱棋书着了魔一般疯狂。自黄龙士出世之后,他自知不是对手,于是也不去争夺,只专心研究起棋谱来。后来他将过百龄所著《官子谱》进行了校对整理并写了些评注,这也算是他相对平静的围棋人生中对后世做的一丁点贡献吧。总之,他的后半生基本处于半退休状态,远离棋界纷争了。
  姚吁孺自从在周懒予临死前与他进行了一次最后的十番棋之后,便再无音信,也许是那次十番棋对他产生的震动太大了以致他无法再投入到棋界争霸当中去了。昔日曾经显赫一时的姚氏兄弟在黄龙是时代到来之后,几乎立刻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棋界。
  再之后的吴贞吉、娄子恩等新生一代棋手,基本上每天都跟着程仲容研究黄龙士,然后在被让先的情况下还被黄龙士杀到东倒西歪难求一胜,与黄龙士的棋力差距其实比周西侯的受二子还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