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83

方圆群英志——283

  额……各位正在等待更新的读者,请先放下屠刀,听笔者一言……
  话说,周末两天笔者忙点别的事儿去了,本来打算周一赶稿更新来着,不过——笔者人在日本,日本时间今儿早上三点多到九点多手机上连续发了九次“暴雨特级警报”和“避难通告”,说这是日本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暴雨。万幸笔者是没事,不过日本的手机上发出来的警报是自带高音量闹铃提醒的,可怜笔者一点多才睡觉,三点多到九点多被先后吵醒了九次!中途还开电视看了看各种灾情急报,结果就是——今儿一天笔者虽然很想赶稿,可脑袋疼得难受,喝咖啡吃头疼药都不好使。
  其实笔者现在仍然在赶稿,但是赶出来的稿件质量自己都非常不满意,无奈之下只好再向各位读者请个短假了。
  要不今天的更新,暂时停一次行不?明天又有事儿办,只能后天好好补偿一下各位了。
  非常抱歉让各位读者白等了一次,笔者为了后面的文章,就暂且不切腕剁手谢罪了。又为了稍微多少弥补一下大家的损失,暂且将上一次更新没写出来的下回预告贴在下面吧。叩首。

  下回预告:
  第七十回 十面埋伏周东侯轻兵挑棋圣 万里奔逃黄龙士乱战救孤军

  上回说道,黄龙士力克江南群雄,获封棋圣,但凡与他交手的人无不被他杀至让先以下,一时间风光无二。恰在此时,多年不曾出山的周东侯突然应公卿之邀前去与黄龙士决战,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竟突然而至,棋界自西湖会战之后多年未见的盛况再度出现!
  这一战,将是真正的天下国手之争!
  然而,对此一战,不论周东侯还是黄龙士,其实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黄龙士犹如一个武艺高强又精通兵略的少年将领,但凡临阵则仗着自己武艺高强,胆色过人,只管带着麾下将士单骑闯关,往往一骑当千,以寡破众,犹霍去病再世,岳武穆重生。
  周东侯则是一个老成帅才,运筹帷幄之中便能决胜千里之外,擅长正合奇胜之道,往往能一眼看破天机,凭借精妙的鬼谋让敌军不知所措,最终莫名其妙地败在阵前,真张子房第二,蜀武侯降临。
  年轻力胜的黄龙士,与老成持重的周东侯,这两人之间的较量乃是当今棋界最顶尖的两位百胜名将之间的对垒,不论胜负如何都必将载入史册。
  而这场惊世之战,战场已经为两人准备好了……
  方圆之上,黑白各两员大将分别据守四角,各自摆下阵势。西南营,东北营是周东侯的白方军势;东南营,西北营是黄龙士得黑军阵地。战场上风卷狂沙,萧瑟一片,天下人都期待着这一战的开始!
  两边主将各自坐上帅席。只见左边黄龙士,白面青须,目光如炬,气势英武不凡。再看右边周东侯,面露笑意,两鬓微霜,风度好似神仙。两人隔着怏怏三百六十一路战场,互相抱拳行礼,道一声请。
  黄龙士道:“周老先生擅名棋界数十年,战功赫赫。晚辈不才,愿向先生讨教几招。”
  周东侯道:“自古棋界英雄辈出,黄小兄弟少年才俊,我等老辈真心感佩,愿全力一战。”
  行过礼,两边各自甩开长袖,一番风沙顿时在盘上扬起。这风中带着杀气,已让战场周围顿生刀兵战意。
  黄龙士坐稳帅营,手盖在军令盒上,暗向全军下令:“此战当一展所长,许胜不许败,定要一战定乾坤!”
  周东侯却早已取出军令,唤来一员小将至中军帐前,仍旧面无半分争斗神色,只是浅浅笑道:“先执此令,前去黄龙士西北军营前叫阵,试试他的身手再说!”
  白军小将得令,一骑快马出营。
  白子左上小飞挂——开战!

  “将军,敌将已在西北主营门外叫阵,我们应还是不应?”
  黄龙士见营外那周东侯小将挺枪直指自己大营,却暗暗一笑:“点一队人马,随我杀出去!”
  只见黄龙士黑军出了大营,却不对白军小将做半点理会,直取东北周东侯大营而去——
  周东侯,让我先来试试你的身手如何?
  眼见黄龙士大军杀至,周东侯微皱双眉,心知这是黄龙士不愿受自己摆布,要力争主动的调度。如此一来,这第一战怕是要在自己的主营门口开打了。他环顾白军众将,只缓缓取出一支军令,静静往地上一掷。
  “倚盖,布阵。”
  一员白将领得军令,飞一般冲杀出营,直取黄龙士而来。黄龙士见周东侯正面迎战,也立即抖擞精神,挺枪来战。两边军马相交,白将要死死摁住黄龙士,黑军要奋力杀向中原,两边各不肯退让。两三合后,周东侯稳守主营,黄龙士布下重兵,第一片战场就此形成!
  这第一战将决定全局局势,甚至影响二人今后所有交手的胜败,两位传奇将领心中都知道这一战的分量。
  “周将军,黄龙士势大,我军主营尚显薄弱,往日遇如此战局,各位将军都会先将主营加固,再求与敌决战。请周将军下令,我愿领一队人马在主营防线一二里外的地界上布阵,与主营成掎角之势,如此最为妥善。”
  此言虽在理,但周东侯却若有所思地静静看着黄龙士兵马,没有发下这军令。
  倚盖阵势已成,如今主营防线尚有一处断点。凡使倚盖军阵对敌,必定要先将此断点堵上以防后患。但是黄龙士非寻常人物,别人以寻常招法应对几乎从未胜得过黄龙士。我周东侯岂能使用那些平庸的招法?
  何况此时若照搬常理,远远在西北黄龙士大营前叫阵的小将将立刻遭到黄龙士的狂攻,唯有逃命之力,再无反击之隙。周东侯暗笑道——黄龙士,这大概就是你的计策吧,如今既已被我识破,你就要付出点代价了。
  只见周东侯突然发出军令,主营众将正要接令,却只见这军令没有落到主营将士手中,而是远远递给了正在黄龙士西北大营前叫阵的小将。小将得周东侯军令道如此这般,心中顿觉惊奇,立刻奉命行事。刹那之间,黄龙士正待周东侯主营调动之后他好回身去攻杀西北营前敌军,却不料突然间身后喊杀声四起。黑军惊诧之间,回头看去,却只见身后那白军小将喊杀着冲逼过来!
  这不是定式招法,倚盖阵大家都熟悉,本没有这样的变化!黄龙士远远望着东北营上正摇着羽扇的周东侯,心中竟涌起一丝钦佩。
  不循常法,出其不意,周东侯真智帅也!
  “黄将军,我们遭敌军两面夹击,怎么办?”
  黄龙士却不见慌张,只牢牢握住了手中的银枪,唤出麾下一员黑将,命道:速去抵挡西方来敌,但不需全力挡住,只要拖住敌军步伐即可。
  那黑将得了命令,飞骑冲杀出去了。黄龙士却指着周东侯主营防线上那唯一的断点缺口,喝令全军冲杀!
  两面受攻,不想着夺路而逃,却要以攻代守,这胆识让周东侯也暗暗赞叹。白军见黄龙士只是虚应身后奇兵,主力却朝着主营冲杀过来,急忙前去堵截,必尽全力将黄龙士拦住。主营防线经黄龙士这么一冲,顿显薄弱,白军众将急忙分兵于二里外扎营,守住主营去路。再看黑军,却哪里见黄龙士亲自来攻营?原来黄龙士趁白军手忙脚乱补主营漏洞之时,自己却挥军回身去攻打西方来敌,将东侧化实为虚,西侧化虚为实。虚实变化,兵法之妙被黄龙士施展得淋漓尽致。西边白军小将哪里猜得到黄龙士的主力其实在这一侧,突然间阵脚大乱,被黄龙士主力连连欺压,且战且退,不久竟被黄龙士封住了杀向中原的去路,自己只得龟缩在寥寥几座城池中,不敢出战。见西侧白军受制,周东侯眉头一皱,急忙向西侧小将送去锦囊妙计。西军拆开锦囊,只见乃是一招声东击西之计,急忙依计施展出来。黄龙士见西侧白军调度,虽知晓此乃周东侯声东击西之计,却无奈无破解良策,只得放西侧白军一小队人马从西方杀出,他则稳守主营,将损失降到最低。
  至此,第一战告一段落。
  经此一战,黄龙士原本受两面夹击的黑军不仅无生死之虞,还夺取了面向中腹的几处关隘要津,又守住了西北大营,当无不满。周东侯被黄龙士虚虚实实打得略显慌乱,但好在最后用一招声东击西也夺取了西北到中原的一条通道,加上东北主营安然无恙,自也心满意足。
  两位名将一经交手,各施高招,一场胜负下来竟平分秋色,但一招一式却都暗藏玄机,不愧天下国手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