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84

方圆群英志——284

  却说方才二人一番交手,胜负未分,周东侯正调度军马准备再战,却突然听得东北大营南侧有敌军叫嚣。周东侯正疑虑间,往南边望去,却见大营南门外二里,黄龙士已挺枪立马指着周东侯叫阵了!
  “周东侯,你大意了,这东北大营我就不客气地杀进来了!”
  周东侯听罢,突然心中一紧,不觉一声惊呼:不好!
  众将虽不解其意,两军主帅黄龙士、周东侯却都知道此地厉害。黄龙士如今占住的这一处要塞,向北是攻逼白军大营,向南则隐隐与东南黑军大营呼应,乃敌我消长之要点。如今黄龙士眼疾手快,抢先站住,却令周东侯攻则畏其突入主营,守则恐他远接大阵,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虽只是布局的一着落子,高手之间却已经足以分出形势优劣了!
  这处要冲被黄龙士抢先攻下,周东侯如鲠在喉,只得感慨黄龙士真天下无双的将才。东侯无奈,只得派出轻兵缓缓阻拦住黄龙士北上之路,再分兵南下直取黄龙士东南大营,指望能两路出击,让黄龙士攻守互有掣肘,不得施展。
  周东侯这一连串调度,也是精妙至极,寻常敌手断寻不出半点破绽,当望而兴叹。黄龙士手下众将暗暗叹服,对黄龙士道:“这周东侯调度有理有据,招招都不是寻常招法,当真不好对付,黄将军万不可轻敌,否则只恐稍有一招不慎就要落入周东侯陷阱,不得翻身啊!”
  黄龙士却哈哈大笑,道:“周东侯这些招法,唬得住寻常兵将,却怎么唬得住我黄龙士,我早已看清破敌之策了!”
  众将大惊,急忙去问,黄龙士却挺枪直指北方敌营,笑而不语。
  众将看了看,低声说道:“黄将军是想反攻敌军前来拦路那轻兵,借机安营扎寨吧。可是周东侯逼得紧,强行攻杀一时间也必定难以抢得多少城池,到时候周东侯若从南边战场分兵杀过来,我们只怕会是死路一条啊!”
  “谁要你们看眼前的敌军了,我要你们看更远的地方!”黄龙士遥遥指着周东侯军营的深处,“我要你们往敌营最里面看去!”
  突然之间,只听一声炮响,周东侯心中一惊,却只听到自己大营里突然传出了喊杀声!周东侯急忙看去,却是黄龙士单枪匹马,策马扬鞭,竟孤身一人冲杀进了周东侯的大营里!
  置之死地而后生,要杀就要杀个痛快过瘾!周东侯看那黄龙士攻杀的位置,不禁吓得面无人色——
  原本寻常对手,见着周东侯派去阻拦的轻军,多少都会跟这轻军纠缠几番,周东侯正好可以趁机稳住主营防线,让敌人无机可趁。黄龙士却偏偏不循常理,管你什么轻军拦路,我只管照着你主营深处杀进来,把你主营砍个乱七八糟回去再两面夹击你主营外的轻军!
  好大胆的招法,但是黄龙士却也并非有勇无谋,他攻杀的点恰恰是周东侯主营上所有缺陷的交叉处,将周东侯刺得痛不欲生,一下子让白军主营兵马乱作一团。
  “不要慌!”周东侯登高一呼,扔出军令数支,喊道,“全军后撤,放弃倚盖军阵,全力护住主营!”
  白军得令,急忙向主营扯回,步调却有条不紊,让黄龙士暗暗称奇。黄龙士趁周东侯拼命回撤之机,力斩周东侯三员倚盖大将,把周东侯西北大营压制得动弹不得,可谓大获全胜。多亏周东侯调度有方,这才勉强保住了西北大营,算是没有一战而落入败势。
  周东侯急忙整理好了西北兵马,再看局面,此一战之后大势已然落后,他只得暗暗叹服黄龙士当真能征惯战,又有胆有谋,此败当心服口服。一粒孤子深入,却让自己不得不全军退缩,还让出了三员大将性命,此败当真惨烈。
  随后,黄龙士与周东侯在东路交战数合,互有胜败,周东侯沿东路直下破了黄龙士东路要塞,黄龙士则借机布下军势将中原东北三四十城收入阵中。眼见占不到周东侯多少便宜,黄龙士急忙又向周东侯西南大营杀去!
  方才东北大营一战,白军将士对这黄龙士早已心有余悸,战战兢兢。如今看见黄龙士又奔袭西南而来,西南营主将顿时慌了手脚,急忙求主帅支援。周东侯却只看了一眼黄龙士布阵,便笑道:“此处不妨事,让他攻去吧。大军听令,不得理会西南战事,直取东南黄龙士大营!”
  只见盘上黄龙士在西南等了半天不见敌军调动,正犹疑间,却突见身后火光四起,急忙定睛细看,原来周东侯没有来救自己大营,却反而攻向黄龙士主营去了!
  此乃围魏救赵之计!
  黄龙士大惊,急忙来夹击周东侯,要以攻代守。周东侯见黄龙士杀了回来,轻摇羽扇,嘴角暗笑,心中早有良策。只见黄龙士急袭而来,周东侯却回身朝着黄龙士的援军杀去。黄龙士正惊诧间,身后周东侯西南大营也突然杀出,一时间原本为夹击周东侯而来的黄龙士大军,反而被周东侯夹击了!
  围城打援,此乃兵法奥义,周东侯运用自如,实在让人惊叹。只见这一战,黄龙士仗着武艺高强,硬是冲杀出了一片阵势来,虽暂时生死无虞,却也让周东侯两路大军都摆脱了危险,总的来看此战乃周东侯略胜一筹。周东侯趁着军势已安稳,又急忙抢占西方要塞,行军神速,出招精准,当真是一代帅才!黄龙士见周东侯有逆转局势之势,心中大怒,提了兵马,一声喊杀,竟又冲入了西方茫茫白阵当中,直直攻向了周东侯西南大营身后——两面夹击,此乃双飞燕招法!
  白军西南大营心惊胆战,急忙以倚盖迎敌。黄龙士却浑然不惧,左右砍杀,竟让周东侯主营大将节节败退,眼看主营两侧城池都被黄龙士抢去,大阵已成了孤军,此战当是一场大败。
  白军众将慌乱不已,急忙向周东侯求策。再看周东侯,却俨然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众将休慌,我早已四处布下伏兵,只待机会一到,便要让黄龙士再无还手之力,大家就等着好了……”
  众将不解,只道西南大营已经被彻底攻破,东北一战也吃了大亏,分明已是白军大败之势啊!周东侯不慌,究竟是为什么?莫非这看上去已经兵败如山倒的西南大营外,真的还有什么伏兵?
  却说黄龙士自觉西南一战扬眉吐气,已是大胜之势,心满意足,大笑着提着兵马回西北主营去了。周东侯这边见状,笑意间突然露出一股杀气——时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