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云梦碁缘第四十三回

云梦碁缘第四十三回

  商怀碧虽然没有见过王灿,但在八里庄探望恩师曲镇时,在水陆人家听众人反复说到,故而心中早已记下。方才一读小诗,王灿二字首先得出。

  商怀碧并未说出自己所知之事,只是将木匣收好,不再多说。

  此后,加纳小楼与商家石屋安然度日,河野一熊再未回家。

 
 话说茶亭山流云寨林家姊妹,自打当初山间误捕刘一声后,姊妹二人对刘一声、蒋小强颇多好感。一则,因了刘一声破解了老父的挠头珍珑;二则,刘一声、蒋小
强身量,果然是凛凛一躯,与南地男儿颇为不同。兼之枰上巧思,地上刀枪,刘蒋二人都是有过人本领,老寨主也是爱慕非常,但有机会,便差人邀请二人山寨饮酒
下棋。屡次三番,自然熟悉的不行。

  自从刘一声二人由八里庄返回壶江岛,蒋小强便暗转情丝,与妹妹林月影眉眼传情,雁信鱼书。(未回八里庄之前,他也是暗中思恋温如玉。)时日不久,二人情感迅疾高升,你思我恋,俱都感到相依之美。

  刘一声内心孤傲,老大的秉性,可以助人,不愿人助。面子极重。温如玉嫁给曲四,大大伤及他的初萌爱芽,非但如此,也大大伤及他的老大情怀。一时激愤,还约得曲四一番打斗。回得壶江岛,林竹影几番示爱,都叫他曲意封回。

 
 这一日,林竹影在房中托腮凝思。眼见得妹妹林月影和蒋小强恩爱有加,自己心中颇不是滋味。姊妹俩个相貌身材举止及所会种种几无差异,缘何自己就无法获得
心爱呢?林竹影思来想去,眼圈渐红。正在她自己暗暗伤心之际,门声一响,妹妹林月影推门而入。林竹影抬手擦擦眼眶,佯作无事。林月影坐到姐姐对面,一睹林
竹影脸面,扑哧一笑:“姐姐害了相思病了么?这个刘一声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他有什么了不起?不能因了解开了一道什么真龙,就以为他是玉帝了吧?啊呸!
要叫我看,他就是挨刀的货。”林竹影蹭的站起身形:“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他脸上的一刀,还不是因了救小强才被砍到的么?!我倒觉得他就是天上的玉帝,嘿
嘿,玉帝他肯挨这一刀么?”说到此处,林竹影眼眸隐隐珠泪。林月影自知说漏,急急说道:“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姐姐你对他如此谦让,他却一分都
不肯谦让姐姐,我实在是……唉,我也是无法帮助姐姐,哼,他也是欠人教训!”林月影愤愤不平。林竹影轻轻叹息。

  俄顷,林竹影问道:“这几日他们巡海船巡到此处么?”林月影回道:“明日午前在黑沙姆靠岸,一个时辰就到咱家了。”林竹影抬眉说道:“咱俩明天去黑沙姆候着他俩吧?”月影笑道:“姐姐想咋样,就咋样吧。”

  刘一声,蒋小强安置好船只,放小舟靠岸。军卒驾小舟回大船不提。

 
 二人行至岸上不远处,林竹影、林月影远在路边摇手,二人快步迎上。四人说说笑笑而去,不多时,来至山脚,离流云寨不足二里多路。蒋小强说道:“你三人先
行一步,俺解个手,一会就撵上你们。”刘一声三人应了一声,继续赶路。走出约莫一里多路,不见蒋小强赶上,林月影说道:“这个小强怎么如此之慢,你俩先走
着,我在这等他片刻。”刘一声、林竹影二人前面先行。

  二人走到一处拐弯之处,林竹影说道:“一声兄,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刘一声应
道:“妹妹有啥话,说来俺听。”林竹影一笑:“此事关乎月影妹妹的婚事呢,你看我家小妹和你的兄弟蒋小强日渐恩爱,我爹爹得知之后甚是欣喜,满口应允,就
叫我家小妹自己做主。你是小强的兄长,你就说说看吧?”刘一声望了一眼林竹影说道:“既然你老父都是放心应允,俺刘一声还有何话说?再说,小强自己的婚
事,自然由他的父母做主,俺是不便说话的。”林竹影道:“不对,你二人离家千里,你比他年长,此事就该你俩共同商议。还有,你的事情小强难道就可以不闻不
问么?”刘一声愕然道:“俺有什么事情?”林竹影笑道:“你当然有事情了,小强有姑娘来爱,你难道就没有么?”刘一声黯然道:“俺没有。俺心中所爱的姑娘
已经不可能爱俺了。”林竹影不解道:“是么?我怎么一点不知呢?”刘一声道:“此事是俺心中大痛,不提也罢。”林竹影凝目刘一声双眼一声一顿的说道:“一
声兄,无论你心中曾经所爱何人,但自从你在大树之下被缚之日,我就喜欢上你了,后来你为了拼救蒋小强,颜面之上挨了一刀,我心中也犹如挨了一刀,日日为你
担心。知道你心中另有她人,我心中既喜又悲,喜的是你心有所属,只盼你早日迎娶佳人;悲的是,我一腔爱慕空洒尘埃。后来你归家探亲,我的心也如同飞去,整
日心神不宁。待你归来,我得知你恋人不得,心中郁郁,我是既悲又喜:悲的是,英雄未得娇妻;喜的是,竹影或可有机会服侍英雄。一声兄,妹妹我的心意不知哥
哥可以接纳么?”刘一声听罢林竹影一番肺腑之言,如遭雷击,双眸空空,一时呆立。

  一只大犬自二人身侧窜过!林竹影正在凝神之际,顿觉一惊,借此良机,顺势抱拢刘一声!

 
 蒋小强、林月影早已合在一处,远远观瞧刘一声二人。林月影侧脸对蒋小强说道:“不错啊,有些眉目了,两人亲密无间了。”说罢林月影环臂抱了抱蒋小强。蒋
小强一伸手指:“你看你看,不行吧,俺早就说了,刘一声素来倔强,宁折不弯,他若不想回头,任谁也是劝不回来。俺俩夜里不知聊过多少次,他的心结始终不
开。”

  远处,刘一声早已挣开林竹影双臂,自行走开。林竹影随后。

  林月影恨恨说道:“他还要怎样才行?他心中的美
人不是已经嫁给别人了么?难道他还要抢回不行?我姐姐难道很丑陋么?”蒋小强说道:“他在心情难过的时候,还发过狠话,说是从此再不回八里庄了,你不觉得
他已经是如何的伤心了么?你姐姐当然美丽,但,这比得了当初的情分么?”林月影说道:“我姐姐对他难道不是实心实意么?还要我姐姐挖出心来举给他看才行
么?”蒋小强摇头道:“俺咋知道呢?俺又不是他?”林月影嘿嘿一笑:“我倒还有个主意,我就不信治不了他刘一声!”蒋小强疑惑望着林月影。林月影附耳如此
这般一说。蒋小强频频摇头。林月影说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蒋小强只得应允。

  林竹影一抱之下,刘一声一动不动。林竹影叹息一声,只得松手。刘一声迈步向前走去,林竹影叹道:“唉,这可是如何是好?”随后跟上。

  临近寨门,蒋小强二人快步追上,四人说说笑笑来到林家大院。

  老寨主闻声走出客厅,呵呵笑道:“两个小将军好啊。”刘蒋二人抱拳回道:“寨主伯父安好!”

  进得客厅,长桌之上菜肴早已摆放停当,几坛美酒,泥封未启。

 
 五人围桌坐定,林竹影启开酒坛,将五人酒杯一一注满。老寨主高举酒杯说道:“两位后辈小将军,流云寨地处偏远,酒菜粗陋,人情真挚,老汉我拙妻早丧,惟
留二女。幸得无病无灾,已然长成。本族大事,老汉说一不二。你们两个年轻才俊,老汉极是喜爱,你二人离家千里,报国守疆。老汉极是钦佩,这一杯酒,敬敬俩
个小英雄!”寨主言罢仰脖喝尽!刘一声四个晚辈赶忙端杯喝尽。

  刘一声放下酒杯说道:“老伯,此次前来是向老伯辞行来了,朝廷下旨,壶江岛左近海防官兵于本月底开赴朝鲜釜山。此一去生死难料,俺二人在此谢过老伯关爱,待得回归之日再来探望老伯。”蒋小强也搭言谢过。

  林竹影二人闻言心中不安,仔细询问诸多细节。刘蒋二人也不知具体事宜,只是说不久就会回转。姐妹二人闷闷不乐,喝了些酒,就放下酒杯回到楼上住处,商议些儿女私事。

  刘一声二人也是各有心事,喝酒聊天略显心神不宁。老寨主自有察觉。

 
 三人喝到半酣之际,老寨主望望二人说道:“我家两个妞妞,你二人觉得如何啊?”蒋小强拿箸之手方欲去夹盘中菜肴,听罢老寨主话语,停箸说道:“老伯的两
个女儿静则端庄;动则不让须眉。且天生丽质,聪慧过人,呵呵……皆是碧玉。”老寨主捋髯哈哈大笑,笑罢说道:“你二人来此地已然三载有余,与我家小女也交
谊颇深,老汉意欲把两个妞妞分嫁你二人为妻如何?”蒋小强立起身来抱拳一躬:“老伯美意,小侄荣幸之至,俺与月影十分投契,俺就全凭老伯做主了。”老寨主
呵呵笑道:“老汉的妞妞,老汉自然做得了主。”刘一声默然无语。

  楼上林竹影二人互谈心事。林月影说道:“姐姐,你说爹爹能否应允我二
人的婚事?姐姐你的意愿又该怎么说出哦?”林竹影叹道:“爹爹对他二人心下十分满意的,你的事情无需担忧,倒是姐姐我的事情已是无望了。此次分离,便是再
无相见之日了。”林竹影言罢,眼泪不由慢慢流出。林月影轻抚姐姐的臂膀说道:“这个刘一声真是气死我了,姐姐哪一点不好,他就如此挑剔,况且……”林月影
话未说完,林竹影急忙拦住:“你又要胡说八道了,不许你这样说他,他那乃是壮士之举,英雄的气魄,这都是我不肯割舍于他的缘由啊。”林月影叹气道:“你在
这里英雄长,壮士短的,他在那里无动于衷,喝酒吃肉的,不行,我就不信他一点不懂女人心肠,不爱女人……呵呵,姐姐,我有一策,可以令他乖乖投降姐姐!”
林竹影呲笑一声:“你肚肠里的东西我还不知道,他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林月影搂住姐姐附耳说道:“那就加大砝码,最后拼拼吧。”林竹影疑惑道:“依你还要
怎样?”林月影附耳:如此这般这般。林竹影脸红过耳,轻轻点了点头。

  老寨主见刘一声闷闷不语,便敲了敲桌面说道:“一声小将军,小强
的话你听到了?我的二妞妞,就许给他了,还有大妞妞,你是如何想的,说与老汉,我也替你做主,她若敢不应允,老汉自有收拾她的手段。”刘一声急忙站立,作
揖说道:“老寨主美意,一声心领了,俺刘一声颜面刀疤伤及眉目,丑陋至极,安能妄娶天香?还望老伯谅宥。”老寨主闻言大怒:“娃子!这叫什么话?!有志男
儿,焉可以容貌论?!家国大义,千古恒一!你自是英雄气概,莫说面上一刀之痕,纵然是肤伤无数,就只人在,妞妞能够嫁你,也是她的福气!更是我老汉的莫大
之荣!”这一席话,让刘一声深感快意,心伤痊愈大半。刘一声眼中含泪,斟满三人的酒杯说道:“一声感谢老伯的抬爱,待到俺刘一声此次釜山,不辱使命,再回
来听老伯教导。”刘一声不忍拂了老寨主美意,小心应答。

  老寨主方欲再说,林月影已走到近前,附耳底声。老寨主遂不再言。林月影将蒋小强叫到院内,如此这般一说,蒋小强频频点头。过后,林月影自回二楼。蒋小强回到酒桌。

  三人你一杯,我一盏又喝了一阵。

  老寨主言道:“酒足饭饱,老汉要歇息歇息,你二人且在此慢慢再饮。”蒋小强答道:“既然老伯要去歇息,俺二人也去游逛一番,这大热的天气,俺俩去散散酒意罢。”老寨主道;“嗯,那好,你俩自便吧,莫误了回船。”老寨主自去安歇不提。

 
 刘一声二人出了寨门,慢步闲逛,不多时翻过两道山梁,来到一个所在。但见一瀑飞流落下断崖,形成一个清潭,再由潭测低洼之处泊泊流出,流出约莫一里多
远,又有两处低洼地势,形成两个圆池,状如葫芦,葫芦腰处有几个巨石分居左右,大小数丈方圆不等。流泉从中间流过。此处水不甚深,约莫齐人腰间。一大一小
两个圆池,深处过人头顶,浅处伸手可及。

  清溪两侧竹林茂盛。

  二人来到此处,一见泉水清凉,日头又晃晃照人,颇觉燥热。

  此刻周边寂静,空无一人。

  二人遂宽衣解带,赤身踏入大池,戏水洗浴起来,爽快之极。二人酒意醺然,在水中悠然如鱼。正兴致勃然之际,忽闻左近竹林之中歌声入耳。

  “蔼蔼凝春态,溶溶媚晓光。何期容易下巫阳,只恐使君前世,是襄王。暂为清歌驻,还因暮雨忙。瞥然归去断人肠,空使兰台公子,赋高唐。”委婉清丽,荡气回肠。随着歌声,由对面竹林当中走出两个秀丽姑娘,正是林家姐妹。

  刘一声二人在水中窘迫之极,慌乱之中各自躲到巨石一侧。贴住巨石,发现巨石之上些许孔眼,从孔眼看去,觉得巨石中央似乎空洞,二人大喜,分别潜入一试。

  二人所入的巨石果然中空,一人在内宽松自如,有孔喘息,抑或可瞭望。二人各在左右一石之中,不敢大声喘息,只待想着林竹影姐妹二人快快离开。

  林家姐妹来到小池旁边,说说笑笑,间或高唱一曲,十分快活。两人话语清晰入耳。

  林月影说道:“姐姐,天气如此炎热,此际无人,咱俩何不洗一洗身上污秽,清爽清爽?”林竹影道:“嗯,热的难耐,就洗一洗罢。”言罢,姐妹二人便拔下头上钿钗,褪尽衣衫,欣然踏入清池,一边洗浴一边撩水嬉闹。嬉闹之间林竹影慢慢靠近刘一声所在的巨石一侧。

  刘一声耳际听到林竹影的声音犹如耳边一样,心神绷紧,不由从孔中一望:娇美竹影婷立如花,头顶青丝如瀑散落,凝脂肌肤水珠溅玉,浑圆雪乳高耸,樱桃鸡头浅红。水没蛮腰,眉眼娇柔。刘一声血涨额头,汗出脊背。多亏是在巨石之中,不然……

  林竹影姐妹优哉游哉,纵情恣耍,约莫半个时辰方才尽兴。迟迟缓缓穿戴齐整,口中高唱山歌,渐渐远去……

  刘一声二人听得歌声远去,方才由巨石当中潜出。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