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91

方圆群英志——291

  第十三局是黄周争霸的一个拐点。在此局之前,二人尚能平分秋色。但是此局之后,黄龙士似乎在境界上突然又有了一次飞跃。渐渐地,周东侯开始跟不上黄龙士的脚步了,此后连续两局棋黄龙士都漂亮地取胜。
  黄龙士就是这样一个让人绝望的天才,每当你以为你已经几乎接触到他的背影时,他稍一用力,便又将所有人远远甩开,独自领先于天下。
  但是,看过了这第十三局,再也没有人以胜负来评价黄周的对局了。他们的对局,不是胜负游戏,而是一件真正的艺术品。他们的每一局棋,都是在穷尽围棋这门艺术的美,在告诉所有看棋谱的人围棋是一件多么玄妙的东西。看他们的棋谱,不可纠结于谁胜谁负,而要真正去品味每一招棋的精妙,就像欣赏一幅画,一张照片,一部电影一样。
  黄周的对局,就此超越了胜负,上升到了另一个境界。黄龙士与周东侯,已经不是对手,而是一同创作艺术品的合作者,他们的对局只是为了共同展现围棋艺术的美感而已!
  二人的第十六局棋,将这种美感发挥到了极致。
  这局棋,双方围绕着每一块棋,每一粒棋子,甚至每一个劫材展开了激烈的争夺。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下,两位宿敌甚至连每一枚劫材的运用都到了出神入化,精妙异常的境界。除此之外,上方一场激烈的大战之后,竟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双活棋型。这个棋型黑白两方都有一个眼,但各自又都有假眼,以至于白棋妄动一步就会形成接不归,黑棋妄动一步就会形成一种类似连环劫的棋型。这棋型罕见至极,笔者印象中长成这样的双活,几千年来就这一局。
  至于这局棋的结果——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局和棋。
  清朝围棋判定胜负使用的是明清数子法,这种数子法引入了一个“半子”的概念来减少和棋,将唐宋时期数目法导致的和棋过多的现象几乎杜绝了。但是,即使规则不希望出现和棋,这局棋仍然由于出现了巧妙的双活而固执地选择了以和棋作为终结。这也许是一种宿命,注定黄龙士和周东侯要成为并称一世的双雄,注定要为这两人放弃胜负追求完美围棋的行为做一个精彩的注解——放弃胜负,却最终弈成了和棋的完美围棋。
  下完这局棋,无论黄龙士还是周东侯,脸上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连最后一枚劫材都争到了极致,这样的棋不正是二人所追求的极致的围棋吗?
  “黄龙士,今生得与你相遇,是东侯平生的夙愿!”
  “周先生,此生能与您对敌,是龙士一世的荣幸!”
  二人相对而拜,胜负早已消弭于云霞间,唯唯美的黑白子在棋盘上显得格外耀眼。
  这正是:
  昔日广陵逢汉年,亦曾西湖对周公。一生成败何所谓,唯求盘上遇真龙。
  七败蛮王盛大有,让先可敌半江南。东侯身前落一子,王寇胜负谈笑中。
  欲知黄周对决究竟结局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七十二回 胜宿敌黄龙士一统天下 别知己周东侯北上京师

  “请我去京城?”周东侯面对着身前这个衣着华贵的客人,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是。”客人恭敬地答道。“京城棋界自过百龄先生之后,虽有东山再起的野心,却无奈没有一个棋界顶尖的高手带领众人与江南棋界抗衡。京城棋手少,可公卿多,门路广,如东侯先生这般人物去了京城,必定能成为京城棋界的支柱,王侯府上的贵客,后半生可保荣华富贵!”
  周东侯沉吟了许久。
  “可我在江南,还有些重要的事情……”
  “先生说的,莫非是与黄龙士的争霸?”那客人笑道,“黄龙士如今羽翼已成,先生却年华老去,继续争夺下去先生只会越输越多,不如趁此机会收手上京,也好保住名声啊……”
  “不,与黄龙士的对局与胜负名声无关。”周东侯突然决绝地说道,“与黄龙士下棋,对我有着特别的意义。只有对手是黄龙士,我才能下出有意义的棋局。我还不想失去这个对手。”
  那客人听罢,却冷冷笑了:“请先生恕在下直言。如今的黄周争霸,已经不能算是争霸了。东侯先生,你已经不是黄龙士的敌手了……”
  屋内突然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仿佛时空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

  上回说到,周东侯黄龙士的争霸战进行到第十二局时,双方尚旗鼓相当,岂料十三局后局面却风云突变,黄龙士如受天机一般突然发力,几乎立刻就与周东侯拉开了胜局数上的差距。
  从第十三局起,到第十九局,黄龙士在七局棋中竟取得了六胜一和的疯狂战绩,黄龙周虎之争似乎就此分出了高下。
  然而,但凡懂棋的人都看得出来,黄龙周虎之争如今已经不再是胜负的较量了——这两位拥有着这个时代最巅峰棋力的对手,并不是在下棋,而是互相借助对方那惊天动地的棋力谱写天下最壮观的棋谱,他们看重的不是胜负,而是能够留下多么恢弘的棋局。
  棋界中人,恐怕谁也不会说出“黄龙士棋力强于周东侯”或者“周东侯已经输给了黄龙士”这样的话来,看过棋谱之后他们只会觉得这样的说法是在伤害这两个真正的围棋艺术家。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看得懂这两个人的棋谱……
  “黄龙士如今势如破竹,周东侯已经支撑不住了!”
  “黄周争霸胜负已分,是黄龙士获胜,周东侯几无还手之力。”
  “看来周东侯毕竟还是属于上个时代的人了,在新国手黄龙士面前,他大概也无能为力吧……”
  如此这般的流言,渐渐在坊间流传开来。没过多久,同样的说法也在公卿间流传了起来。
  在普通人看来,周东侯这个人已经渐渐失去了作为黄龙士对手的资格。
  听到这样的话,棋界中人无不为周东侯鸣不平。周东侯如果真的看重胜负,不要把棋下得那么惊险刺激,他的战绩必定远远好于现在。为了探寻棋招变化的极限而下的棋,怎么能用胜负来衡量呢?周东侯根本就不是要与黄龙士争胜负,你们为什么就偏偏要给他们分出个胜负来呢?
  可惜,尽管有许多人在为周东侯辩护,却始终无法抵消那连续七局不胜给众人留下的印象。无论你怎么各种人解释周东侯的委屈,摆再多棋谱,废再多口舌,对方只需要淡淡地回一句话就足够了:周东侯确实已经赢不了黄龙士了啊……
  普通人没有那么高尚,他们理解不了什么追求围棋变化的极致之类的哲学概念,他们只知道,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实实在在。
  于是,所有被周东侯所震撼,真心热爱周东侯棋道的棋手们,却无不在心中祈求周东侯哪怕有那么一局放弃他自己的棋道,下一局为了胜利而弈的棋局——哪怕就只有那么一局,也足够堵住那些无见识者的嘴了。
  但是,这样一局棋,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周东侯明明承受着深重的误解,甚至连他的对手黄龙士都为他鸣不平,可是他自己却没有丝毫变化,仍然下着惊险刺激却赏心悦目的棋。
  说不定,也许周东侯也不是真的不在意,他曾经真心决定过要下一局为了胜利而下的棋。可是,真到了棋盘上,看着那些精妙的棋型,他实在按捺不住一探这棋型极致的好奇心,于是只好一次又一次背叛自己为胜利而下一局棋的决心,不断地告诉自己——这一局难得出现了这样的局面,机不可失,下一局我再正儿八经地下好了……
  结果,时光飞逝,俩人下过了很多局,周东侯的棋始终充满了奇思妙想,也充满了危机。不知不觉地,在记录下来的战绩上,他已经几乎不可避免地被黄龙士越甩越远了。
  其实,这些棋局的胜负并不能用来判断黄龙士和周东侯真实棋力的高低,至多只能说明在围棋的天赋,尤其是对前所未有的新棋型的探究力上,黄龙士略胜于周东侯。至于如果真的真刀真枪杀一局,黄龙士和周东侯究竟谁会赢——这个问题几乎没有答案,即使有,真正看过那些棋谱的人也不愿意去探寻这个答案。
  于是,几乎从古至今所有记录那个时期围棋史的人,都说周东侯是与黄龙士齐名的高手,二人是一对劲敌,将二人作为并称于世的两位绝顶高手,然后顶多顺带提一下两人的正式交战记录黄龙士赢得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