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92

方圆群英志——292

  大约在康熙二十多年的时候,持续了十多年的黄周争霸终于步入尾声了。随着周东侯败局数的激增,公卿们渐渐倾向于认为周东侯不再具备与黄龙士匹敌的实力,因此对周东侯的邀请也没有了往日那样的热情。黄周对局的机会,也随着公卿们热情的消退而渐渐减少,每局对局间的间隔时间也越来越长了。
  对于黄龙士来说,这本该是他人生的巅峰,因为周东侯的“败退”,便意味着黄龙士终于真正天下无敌了。
  但是,眼见众人对周东侯渐渐冷落,黄龙士这个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心中却总觉得不是滋味。
  终于,在某一次对局之后,周东侯收起了尽兴的笑容,脸上露出了些许感伤的神色。
  “龙士,今天下完,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有下一局了。”周东侯突然深深地叹道。
  如今的黄龙士,已经褪去了当年的稚气,显得成熟了许多。岁月没有在黄龙士身上留下太多印记,可是周东侯却已经白了须发,皱了面容。
  “东侯先生不要作此感伤,江南总有识得真龙的富裕人家,愿意看东侯先生的棋。当今天下唯有东侯先生是龙士劲敌,龙士期待着与先生的下一次对局。”
  听到这里,周东侯却苦笑着摆了摆手。
  “我打算离开江南了。”
  周东侯说得很轻,可在黄龙士听来却不啻于一阵惊雷。
  周东侯默默将盘上的棋子收拾干净,口中轻声说道:“此生能与你黄龙士对局,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我与你下了二十多局棋,每一局都惊天动地,古今无双。我与你的交手,是自尧造围棋以来几千年未有的较量,这二十多局棋足可以让你我死后与古今任何一位棋豪相提并论。我享受与你交手的每一局棋,但是,黄龙士,我毕竟老了啊……”
  周东侯轻轻抚着自己早已苍白的头发,脸上露出了苦笑。
  这大概也是上苍给我开的一个玩笑吧。在我年轻的时候,在我与汪汉年、周懒予相遇的时候,我以为能与他们交手就是我的棋所能达到的极致了。偏偏在我因为这二人的死而绝望的时候,上苍让我遇到了一个远远超过他们的黄龙士。我全心投入与黄龙士的每一次交手,让我的棋渐渐登峰造极,甚至开始决定为了这个对手而活了,却就在这个时候上苍又让我意识到我已经老去,黄龙士却还有着无限的潜力,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渐渐跟不上黄龙士的脚步,看着黄龙士一步步登上巅峰,再没有人能够与他匹敌。
  为什么我不是在二十岁的时候遇到黄龙士?
  黄龙士沉默了许久,终于静静抬起了头。
  “此生能与先生交手,是龙士终生的荣幸。与先生的二十多局棋,是先生一生的巅峰,也是龙士一生的巅峰。龙士遍览古今名谱,从未见到过有那局棋能像这二十多局棋这般变化万千,如梦如幻。只可惜,这样的对局毕竟也有终点,对龙士来说能多享受哪怕一局也好。先生走后,也许龙士将再也无法遇到一个先生这样的敌手了,龙士的围棋生涯也许也该就此结束了……”
  周东侯默默叹了口气。
  “不只是你……”他轻声说道,“不能再与你交手,我的围棋生涯也该结束了。”
  黄龙周虎,只会慢慢蜕变成一个传说,流传在后人的口中了。

  不久之后的某一天,二人的告别之战开始了。周东侯执白,黄龙士执黑。
  右下首开战端,周东侯起手双飞燕,黄龙士应以倚盖双压,一招一式都了然于二人心中,招法应对似乎已没有了半分杀气,却仿佛两个多年相知的老友在闲话家常一般。
  猛然间黄龙士在中原一断,周东侯急忙攻杀,转眼间战事突起,黑白两兵齐齐向中原冲去。棋枰两侧的对手,心中却笑道:老朋友,准备好了吗,我要出招了!
  右下,左上再开战场,应对未几,黄龙士在右下突然两头扳起,周东侯应对稍有不慎,被黄龙士攻破防线,漂亮地擒杀五粒白子。周东侯大折一阵,却不悲反喜,衷心赞叹黄龙士弈法高明。
  周东侯中腹数子陷入重围,却不慌不忙,借着黄龙士攻击的力道在黄龙士层层包围间来去自如,竟将几路孤军连成一片,一并逃出升天。黄龙士不禁赞不绝口,默默为周东侯喝彩欢呼。
  这两个对手交兵,虽处处火光四溅,攻守频繁,却听不见半点刀兵声,嗅不出丝毫血腥气。盘上胜负胶着,枰侧二人却是谈笑风生,惺惺相惜。胜负本是宿命,输赢但凭气力,自古以来盘上分高下无不殚精竭虑,以死求生,有在意于胜负而争执不休的,有执着于输赢而吐血殒命的,世人皆以为此乃常态真意,凡人莫不如此。却岂道,天下也曾有过这样摒弃了胜负输赢,只求共铸名谱,将技艺发挥到极致的棋局。黄龙周虎,并不是指的龙虎相争,而是腾龙卧虎,英雄相惜啊。只见这局棋,刀兵化为了浊酒,胜负变作了笑谈,可叹天下英雄豪杰,谁能品得出其中滋味?有《西江月》赞曰:
  茫茫黑白二子,生死几度销魂。
  终生成败随流水,唯见一谱浮沉。
  得遇敌手遂平生,十载廿局征程。
  一世所求岂胜负?江南棋子故人。
  又有《青玉案》赞曰:
  烽烟滚滚山河路,黑如龙,白如虎。
  四面楚歌将军怒,单骑闯关,跃马的卢,生死铸名谱。
  江南枰前闻笑语,胜负成败随风雨。
  终局一子落不出。黄龙周虎,不识局乎?恐棋终人去。
  最终,这局棋以周东侯的胜利告终。黄龙周虎二十五局,以周东侯的胜利开始,以周东侯的胜利结束。然而,谱中的胜负,早已被二人忘却。

  康熙二十年之后的某一天,周东侯静静收拾好了行装,即将踏上北上之路了。
  黄龙士特来送行,两人就如同一生知己一般谈笑了许久。
  “龙士,你可知道,其实原本有一个人会比我更渴望和你交手的。”周东侯突然静静地说道。
  黄龙士好奇地问道:“不知此人是哪路高手?”
  周东侯轻轻一笑:“他叫汪汉年。”
  昔日曾与周东侯并称于世,以三局太极图名扬后世的昔日名手汪汉年!
  “若你能与汉年相见,想必你们会惺惺相惜,昼夜相谈,不舍离别的吧。”周东侯笑道,“汉年之才,远在我之上。他的棋迥非凡人可比,别人就是想学也学不来。若他能多活几年,与你交一次手,那局棋想必能流芳百世,被后人推为古今第一名局吧。”
  黄龙士笑着应道:“汪先生的棋谱常有惊人之招,才华横溢,未能与他交手是我的遗憾。”
  “所以,有时我觉得我很幸运了。”周东侯道,“天下其实曾经有很多人像我一样,终生追寻棋道的极致,渴望能遇到一个最强的对手,将自己的潜力全部激发出来,弈出传世的名谱。但是,许多这样的人都没能等到这一天便含恨而终了。上天待我真是不薄,在我年轻的时候让我遇到了汪汉年,在我壮年的时候让我遇到了周懒予,在我即将年迈的时候让我遇到了黄龙士。能与这三个天纵英才争雄一生,我对我的棋应该感到满足了。但是就在即将离开江南的现在,我却仍然对命运有那么一丝的不满。我在想,为什么不能让我再年轻几岁?为什么不能让我继续跟着你的步子向前多走几年?我渴望看到我们的对局中还能出现怎样的招法,我渴望知道我们还能下出怎样的棋来。可我也知道我不能再向命运要求更多了,我只是太贪婪了而已——对于围棋,我实在太贪婪了。”
  黄龙士静静听了许久,终于叹了口气道:“先生如今的感受,我又何尝不能理解。江南没有了周东侯,还要黄龙士做什么?不能与周东侯下棋的黄龙士,今后该何去何从?”
  周东侯却笑了:“天下之大,怎么会找不出一个对手来呢?即使现在找不到这样的人,何不自己亲自去培养一个对手出来呢?”
  亲自培养一个对手出来?
  黄龙士的脑中突然闪过一道光!
  “多谢东侯先生指点,龙士茅塞顿开!”黄龙士兴奋地向周东侯拜道。
  周东侯哈哈大笑,向着自己的马车走去了。
  “龙士,此去或将再难相见,惟愿我去京城之后你勿要生疏棋艺,待到了阴曹地府,也好与我再续棋局。”
  “东侯先生好想法!到时管保叫那早年的高手尽皆在我们的棋局前惊叹,要他们无地自容!”
  二人的笑声渐渐化作了马车声,马车声又渐渐消散于江南,从此之后,天下再无黄龙周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