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93

方圆群英志——293

  却说周东侯离开江南,北上京城,在世人看来等于是承认自己非黄龙士敌手,将天下第一让给了黄龙士。于是整个天下,甚至连一个能在不让子的情况下跟黄龙士有得一拼的棋手都没有了,黄龙士成为了真正的“敢让天下一先”的大棋圣。
  故事进行到这里,该回过头来看看一些老熟人了——还记得那个揪结了一大帮子人打算对付黄龙士的程仲容吗?
  周东侯出山,程仲容一伙人原本觉得这是得到了强援,在周东侯的攻势下必定能暴露出黄龙士的破绽,让他们找到击败黄龙士的办法。周东侯起初与黄龙士互有胜负的时候,他们心里还一阵高兴呢——总算让黄龙士碰上了对手了,这样一来黄龙士一定会露出棋艺上的缺陷,我们就可以知道怎么击败他了!
  然而,刚开始几局大家还能受得了,到了后来——大伙都疯了。
  为啥?因为这俩人的棋大伙都看不懂啊!
  周东侯起初能与黄龙士不分高下,凭借的就是一个“新”字。周东侯出招,几乎从不循常法,每一局都有新手奇手,连黄龙士都要深思熟虑才能看的出其中算计。这可就苦了程仲容这帮子人了,本来是为了看黄龙士有什么漏洞,可现在看黄龙士之前得先费老半天功夫琢磨周东侯下的棋是什么意思。于是一来一去,耗时耗力,到最后好不容易搞明白了周东侯的想法,往下多看几步——人家黄龙士对局的时候就看得清清楚楚了。
  这么下去没多久,大伙就找到了一个很省力的方法来搞明白周东侯的想法——多摆几步,看看黄龙士怎么应的,这就知道周东侯想干什么了。大家起初一试,发现这个方法真好用,周东侯和黄龙士就跟对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不知道一方怎么想的只要看看另一方怎么应对就明白了,真有趣,太好玩了,咱们就这么玩吧,你看这里这个规律又显灵了,你看那边这个规律还是有效,这真是一个省事省力又有趣的好办法啊……但是……
  这个方向完全搞错了吧!你们到底是来研究什么的啊,全让别人给你摆出来了你自己还研究什么东西啊!
  于是,看了没几局,大伙就全学会沉默是金了。
  本来嘛,还有什么好讲的,咱们讨论老半天还不如人家对局的时候想得精细,咱们索性也就甭讨论了,专心欣赏高手棋谱得了。
  于是,讨论会就这么变成了看棋会。
  说句老实话,对于那些高手来说,这种感觉是相当伤自尊的。每次看黄周的对局,他们一方面要惊叹于这二人战术手段的高超精明,一方面又越来越自卑,感到自己只有望二人项背的资格,甚至连揣摩他们的思想都不够水准。
  自己都弱到这个程度了,那还玩个什么啊……
  于是,没过几年,“程仲容研究会”就默默地解散了。这拨人各奔东西,该干嘛干嘛去了,平日里就等着下一局黄周对局的棋谱,专心感慨两人招法的玄妙了。这种感觉,就好像现在年轻人追日漫追美剧一样,一星期就等那一天,看那么几十分钟的新番,然后心满意足地回去睡觉休息等下个星期的这一天——而且他们昔日的身份还是画动漫或者拍电视剧的……
  没办法,一个时代有一个黄龙士就已经是灾难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周东侯,那还混个屁啊……
  在这一帮作鸟兽散了的人物当中,也并不全都堕落了,好歹还有几个混得有点人模人样的。比如有一个叫吴贞吉的人,自知跟黄龙士、周东侯没得争,于是就在康熙二十年一个人默默地躲到福建去了。在江苏,反正有黄周在,自己半点分量都没有嘛……
  这个吴贞吉躲到了福建之后,还混成了个棋界山大王,凭着自己在江苏棋界练出来的本事当上了福州棋王,一年后竟然还成了时任福建总督姚启圣府上的贵宾(熟悉康熙时代历史的大概对姚启圣这个名字不会太陌生吧)。姚启圣他们没见识过黄龙士、周东侯,就见了个吴贞吉就惊为天人了,以为吴贞吉是天下顶尖的高手,还请他写书出版。吴贞吉只好厚着脸皮写了一本棋谱评介的书,取名叫《不古编》,意思就是说我这书不按古人思路来,你们就也别按传统思路去评价我这书了,我可是新思潮,别骂我……
  也不知道这部《不古编》到底传没传到黄龙士、周东侯手上,那二位又对这位姚启圣口中的“国手”有啥评价,反正这书在后代国手那里评价高不到哪里去,有人更是直截了当地说这书有“篡改之弊”——都篡改了,这不就是瞎写了吗?吴贞吉这装面子也实在不容易啊。
  不过,好在有这部确定写于康熙二十年到康熙二十一年的《不古编》在,大概也帮我们确定了一下一些时间问题,比如从其中收录了黄周的棋局来判断,大概可以推断黄周交手的时间范围在康熙二十年之前的一段时间内并可能持续时间稍微超过康熙二十年一点……
  虽然很没出息地躲到福建去了,还撑面子写了本“有篡改之弊”的书,但是吴贞吉相比起其他人来说,待遇算是好得太多了,至少人家还当上了公卿棋手,身世遭遇多少有据可查,还大小是个当地棋王呢。其他那几位嘛——你查黄龙士对局棋谱,可以查到他们的名字,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