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94

方圆群英志——294

  但是,有一个人,不得不佩服一下——程仲容,这老头真是条汉子!
  论年纪,程仲容比周东侯还老。论棋力,他是野路子上来的,什么棋理风格一概不管,就是冲上来三下两下砍掉人家大龙拿巨彩的人物。前面也说了,这人以前下棋求的是赚钱,人家养家糊口而已,什么棋道的极致,什么围棋变化的极限,跟他有个鸟关系啊。也就是说,当那些年轻棋手一个个都作鸟兽散了,甚至有人都远远躲到福建去当棋王的时候,程仲容有成千上万个理由选择放弃,而且从任何逻辑上的、理性上的观点来分析,程仲容就是最应该放弃的——作为一个最不可能有机会赢过黄龙士,也最不应该具有这种斗志的人,在其他人都先后放弃的时候,他不放弃是说不通的。
  但是——虽然完全不合逻辑——程仲容真的没有放弃。
  尽管他家已经没什么人来了,尽管他的名字早就被黄周的光芒掩盖、没有人知晓了,尽管他已经一大把年纪、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得了几年了,他仍然把自己当年输给黄龙士的棋谱挂在家中,仍然告诉所有人可以随便进来看,指得出败招的重重有赏,甚至仍然对外高呼总有一天他程仲容要击败黄龙士。
  程仲容,一个本是为了赚钱养家才下棋,而且一把年纪了还被棋艺尚不成熟时期的黄龙士切菜砍瓜似的狠虐过几顿的老头,竟然仍然做着击败棋艺已经大成、正如日中天的黄龙士的美梦!
  “为什么不可以?”程仲容倔强着,“黄龙士也是人,我也是人,凭什么我就不能击败黄龙士?凭什么你们就要看不起我?”
  于是,守着空空的程府,望着家中悬着的那些落满了灰尘的陈旧棋谱,看着那一招招熟悉到梦中都在研究的棋招,在年轻人纷纷离去之后,只有老迈的程仲容一个人还在坚持着当初大家一起击败黄龙士的志向。
  康熙二十年之后的某一天,在周东侯离去,天下人都认为江南已无人能做黄龙士敌手的时候,程仲容不顾所有人不屑的目光,向黄龙士送出了战书。
  周东侯之后,第一个挑战黄龙士的人,竟然是程仲容!这一点,也许包括黄龙士在内,天下没有人想得到。
  为什么?明明不可能赢的,为什么非要去挑战不可?好歹在老死之前守住最后那么一点名誉不好吗?像以前一样找些棋力不如自己的人赢他们的彩钱安享晚年不好吗?以前的程仲容从来不会纠结于某一个对手,甚至当所有人都为了天下第一斗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他也淡然地置身事外,每天只管赢彩钱过日子。到底为什么,在人生的最后这段岁月里程仲容突然变得这么执着,无论如何都要去与黄龙士争夺一次?
  没有人答得上来,也许只能说——黄龙士的存在改变了程仲容,他唤醒了程仲容心中的棋手之魂。
  程仲容的挑战,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但更大的奇迹还在后面……
  那局棋,从一开始程仲容就搏命般对黄龙士展开了猛攻。然而经过了周东侯的历练之后已经棋艺大成的棋圣黄龙士,却居然完全无力抵挡程仲容的攻势,一败再败,最后竟然只得投子认负!
  “我赢了!你们看,我赢了,我击败了黄龙士!你们快看,我击败了黄龙士!”
  程仲容几乎耗费了半生的心血,终于击败了黄龙士一次!他几乎疯了一般欢呼着,甚至痛哭着,恨不能让天下人都来赞颂他,让他的功绩流传千秋万代。
  这局棋,被认为是黄龙士一生所有对局中绝无仅有的一局几乎毫无发挥,错漏连连的对局。即使黄龙士再如何轻敌,也绝不至于在程仲容的攻击下毫无还手之力。甚至有许多人质疑这局棋也许根本不是黄龙士下的,甚至有人猜测是程仲容伪造了这局棋。然而,也有人给出了另一种可能——
  看着狂喜到近乎失态的程仲容,黄龙士默默笑了。
  东侯先生,你教会了我不以胜负为意,我做到了。
  如果程仲容先生一生的夙愿是击败我,那么我输一次又有何不可?你看程先生现在多么快活,这不也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吗?
  胜负,有的时候真的那么重要吗?
  屈指看破千步外,腹有奇策万人敌。
  弱冠出山败天下,弈名竟与圣贤齐。
  深夜昂首问苍天,天赋异禀为何事?
  静看枰侧一老翁,胜我一局竟喜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