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95

方圆群英志——295

  上回说到,周东侯北上京师,就此终结了波澜壮阔的黄龙周虎时代,天下棋界从此以黄龙士为尊,再无人能与他匹敌。黄龙士之威,更让江南豪杰走的走,逃的逃,闻风丧胆,莫敢当其锋,唯有程仲容一人前去迎战黄龙士,取得一胜之后便心满意足,隐退江湖,再未有半点声息。
  至此,黄龙士前半生已将天下所有能击败的对手全部击败,自周东侯之后已经再无人能让他全力一战了。不过三十多岁,便已独领天下,无人能敌,此时的黄龙士却感到了一丝落寞。
  以前,还有与周东侯的对局可以期待。如今,已经将天下棋手远远甩在了身后,黄龙士却不知道自己还能期待什么了。他才三十多岁而已,此后的人生将何去何从呢?
  周东侯临别一言给了他一丝希望——既然天下已经没有了我的对手,我何不亲自去创造一个对手出来呢?
  于是,康熙二十年之后,天下无敌的黄龙士却渐渐不再在棋界的前台抛头露面了——当然,也是因为没有人能有资格让他抛头露面了。默默地,黄龙士开始了自己的一段全新的人生阶段——教棋生涯。
  中国古棋的传承,除了各种自学成才的天才在互相较量中彼此吸取各家之长之外,还有另一条途径,就是传统的师父带徒弟。只不过非常有意思的是,清朝以前知名的大宗师大国手,绝大多数都是小时候看棋成才的,也没听说过跟那位师父学过棋,或者拜入哪路豪杰门下。给人的印象,好像古代棋手如果不能在十岁左右的时候无师自通并且茶楼无敌,这辈子基本上就跟国手说再见了。但是其实也许并非如此,只是古代棋手教棋比较随意,属于谁给银子就去谁家,教得了几天就算几天,不像日本四大家时代或者后来的围棋道场,有明确的师承关系,所以我们现在查不到谁教过谁了。
  也就是说,我们熟悉的过百龄、黄龙士这些人,其实也许并不是真的从小到大都自己在家琢磨然后就成了国手,可能是有哪路棋手路过,家里人或者乡亲们就出钱请人来教两招,然后什么时候又碰上高手就再请来露两手,见得多了自己慢慢就成长起来了。
  当然了,国手这名号大家都要争,人家过路的棋手肯定也不会把所有本事都掏心腹地教给你。俗话说“教拳不教步,教步打师父”,就是这个道理。人家露个一招半式,具体怎么耍还得你自己回家琢磨。另外,围棋盛行的年代,棋手也不靠教穷孩子下棋赚大钱,就算要教主要受众也是那些达官贵人,人家愿意花大钱请国手来家里露两手图个新鲜。这时候国手自然也就拿点真本事出来。像过百龄、黄龙士这种小时候家里都穷的,就算找来了高手人家也都是看着情面随便应付两下,不会真出全力,剩下的就只能靠学生自己去悟了。这种情况下,万一没教好,人家孩子没学会,传出去反而损自己名声,于是大家也就有了“当了师父也不传出去”这条不成文的规定。
  至于后来你学生成了大国手,你要不要去炫耀炫耀,说你曾于哪年哪月何时何地指导过这小棋手呢?首先,你也不一定记得你是不是教过这孩子,因为大家这种路过某地被拉去辅导一下当地天才少年或棋迷的经历都太丰富了,谁还记得谁啊;然后,就算你真跑去说我辅导过哪个哪个大国手,人家也只当你是在吹牛,不信你了。于是,久而久之,那些大国手小时候到底被谁教过,这就成了笔糊涂账,大家就只好语焉不详地说这孩子从小就厉害,乡里无敌,长大了自然而然就城国手了……
  当然,很早以前,围棋普及还不发达的时候,棋手生活不那么富足,就不得不靠收学生赚钱了。这种情况,最早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有记载的中国第一位国手弈秋就是靠教学生养家糊口的。那时候有没有彩棋不好说,当官的养不养棋客也没什么判断依据(也许那位连鸡鸣狗盗之徒都不放过的孟尝君养棋客也说不定),除了下棋之外身无一技之长的人怎么办呢?只好教徒弟了。
  不过后来围棋发达了,当棋手成了件还挺风光的事情,于是教徒弟就成了棋手的业余爱好了。比如当年京师派李釜下江南,就有记载他收了个叫徐希冉的人当徒弟。但是,以教徒弟为业,在两晋围棋大流行以后,直到清朝之前,似乎还并不多见。为什么呢?因为棋手嘛,趁着年轻有力气赶紧去公卿家多捞点银子不好吗?教徒弟这种事情,老得走不动路了都能干,何必现在着急呢?
  总的来说,对于当时的棋手而言,教徒弟是一件不大风光的事情。
  可是,天下第一的黄龙士,偏偏在自己天下无敌之时,毅然开始了自己教徒弟的事业。这下子,棋界又炸开锅了——事实上,黄龙士这一举动,可以说是彻底改变了中国古代围棋的传承方式之举。自黄龙士之后,所有人对棋手教徒弟这件事的看法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