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97

方圆群英志——297

  大约康熙二十三年,地点不明,也许是某位富商或文人家中。
  一个中年人静静地站在黄龙士面前。
  “就是这位先生想跟你学棋。”一旁的主人介绍道,“这位先生姓徐,名远,字星友,浙江钱塘人。徐先生可不是寻常人物,书画双绝,文采也好,除围棋之外又精通象棋,在浙江文人圈子里可是大大有名的人物。”
  书画双绝,文采也好,精通围棋、象棋。黄龙士默默听完,抬头看了看身前这个中年人。
  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富贵人家面相,衣着用料讲究,看上去与昔日黄龙士所教的那些达官贵人无甚不同。
  又是一个想花钱学棋寻开心的吗?
  想到最终让他失望至极的吴时亮,黄龙士轻轻叹了口气。
  “徐先生书画皆已扬名,又通象棋,所学如此广博,为什么要跟我学围棋呢?我自认围棋之道似乎也不比书、画、象棋技艺更受世人推崇啊。”
  黄龙士这话的意思,是徐远既然已经会书法,会画画,还会象棋了,可见他并不是从小就一心向围棋之人,这样的人跟着自己也不会认真学下棋,那么还不如索性回家好好练练书法绘画,继续混文人圈子呢。
  然而,徐远却认真地答道:“我通书法,可与书圣王羲之相隔千余年。我懂画画,可与画圣吴道子也距近千年。我想学,却学不到古今无双。但是现在,我与棋圣黄龙士只相隔几步远,既然如此,何不拜阁下为师,学得古今无双的棋艺?”
  原本正要离去的黄龙士闻言一震,脚步顿时迈不出去了。
  四十岁来拜师,却扬言要学古今无双的棋艺?
  黄龙士忍不住重新去打量眼前这个中年人——年纪比黄龙士还要大几岁,面相和善,平易亲切,像是个忠厚长者模样,全无半分官场中人的虚伪面容。
  “阁下想学古今无双的棋艺?”黄龙士低声问道。
  徐远轻轻点了点头,道:“这古今无双之艺,天下唯有黄先生能教。星友愿全心向学。”
  “可是,古今但凡棋力登峰造极者,无不自幼专弈,精习此道数十年方能有所小成。阁下已是中年,想学到古今无双这个地步,只怕要受常人所不能想象的磨砺。阁下真有此觉悟吗?”
  徐远听罢,竟不带半分犹豫,正色道:“若能得棋圣亲自指点,何惧受些磨砺?”
  看着徐远那坚定的眼神,黄龙士竟感到了一丝兴奋——这个人,难道就是我所等的那个敌手吗?
  “徐先生,现今棋力几何?”
  “曾与强手对弈,说星友当受国手四子。”
  黄龙士突然兴奋地说道:“好,就先放四个子,我们对弈一局试试!”

  却说那一局四子棋,正是黄龙士与徐星友的第一次交手。彼时没有人能想得到,这只是一段传奇的开始。
  那局棋,徐远在四角摆上了四个黑子,静待黄龙士来战。昔日过百龄《四子谱》曾说,让四子是让子棋中的一个分水岭。四子以下,则让子一方尚有守一角之力,受让一方还需借攻击之势方可得胜;而四子以上,则角地尽数归下手,上手一方唯有强攻一途,而下手一方但凭死守便可。换句话说,让四子,练的是下手的防守,上手的进攻,这对于上手一方的要求更高,难度也比让三子陡升一个档次,绝不好应付。凡让四子局,让子一方必定竭尽全力猛攻猛打,力争吃去下手一个角以争夺全局的平衡。徐远早做好了如此准备,就等着黄龙士杀过来。
  然而,黄龙士略作沉吟,却不慌不忙,将第一粒白子落下。到了棋盘上,大家一看,却纷纷一愣——但凡挂角,古棋中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小飞挂,但黄龙士这第一手,却是一招大飞挂角!
  起手七三,大飞挂向右下角!
  根据古代棋书所说,古人之所以喜欢小飞挂角,是因为小飞挂角之后如果点入三三,对方按照点三三的普通应对下来之后,小飞挂角的位置正好能对对方的外势贴身紧逼,使得对方不论进退都有掣肘,今后小飞挂的位置上只需要向下一长则对方必定要应,自己则可以先手开拆,对方的外势几乎立刻被破。所以,小飞挂角的情况下,古人是一定要精心防着对方来点三三的,必须保证自己的每一招棋都比对方的点三三价值更大,以至于对方走不出点三三的变化。
  可是大飞挂角,点三三立刻就不那么严厉了。若按照点三三之后的惯常进行到最后,则大飞挂角一子距离对方的外势还有一路的距离,这时对方只要轻轻把点三三普通进行的最后一招棋从粘改成虎,则大飞挂角一子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开,还随时要受到对方外势的攻击,对对方又起不到半点限制作用。换句话说,大飞挂角,等于几乎放弃了点三三的威慑,让对方几乎没有了后顾之忧,甚至完全可以不应!
  黄龙士第一招这么下实在太奇怪了,因为前面说了,让四子的棋想赢就必须玩命进攻以捞回差距,它不像让三子或者让二子,还能允许你占个角先守着。一开始落后四个子,当然从第一招开始就要强攻,这是常识啊!
  徐星友完全猜不透棋圣的心思,只觉得第一手落下来,自己就心虚了。想来想去,徐星友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于是索性脱先,将左下开拆,看黄龙士打算在右下做什么。
  看到徐星友不理会自己,黄龙士微微颔首,手中白子立刻又落下——还是绕着右下黑子,这一次换到了另一个方向,又是大飞挂!
  如果从两个方向小飞挂对方座子叫做“双飞燕”,那黄龙士现在这种用两个大飞挂夹击对方的座子,是不是就得叫“双飞雁”了呢……
  徐星友这下傻眼了——你要是真走双飞燕,我还知道两压应双飞的定式来应对;可现在人家下的是大飞,这棋没有定式啊!
  也许黄龙士的用意就在这里——我若下小飞,你必定以定式应对,那我也看不出你什么水平,因为我看到的是那些开创定式的人下棋的水平。我要看的,不是前人的能耐,是你徐星友此时此刻的能耐。所以,别指望拿定式糊弄我,我要看你自己怎么下棋!
  另外,时人还有人评价黄龙士下让子棋很奇怪——下对子棋的时候,他往往兵出险招,出奇制胜,可是下让子棋,黄龙士的棋风却反而总是异常地平稳温和,没有多少刀兵气了!从这两招对对方压力不大的打飞挂,我们也许能一窥其言真假。不过这恐怕是由于黄龙士下棋的时期不同吧。黄龙士下对子棋主要在棋艺生涯前期,那时候黄龙士年轻气盛,自然锐气难当。下让子棋,主要集中在黄龙士后期,那时候黄龙士早已天下无敌,不需要去争夺什么了,所以心态趋于平和也说不定。
  不管怎么说,黄龙士这招双飞雁可是把徐星友整蒙了——四十年没见过这么下棋的!
  实在看不清怎么应,徐星友在心底暗暗叹息一声,只得又脱了先,将右上阵势也向下开拆。这么一来,黄龙士两路夹击徐星友的右下,徐星友却都不应对,感觉好像是徐星友在说:反正让四个子,就算让你把右下全吃了去也是我领先,我只管别让你在别的地方抢到优势就行了——何况,两招大飞,你也吃不住我的右下角。
  看到这里,黄龙士忍不住又点了点头。
  不会应的地方就脱先,守住全局的优势远远大于局部的胜败,徐星友的思路是对的,而且很有潜力。
  黄龙士想到这里,手中棋子已猛然落下——左下,小飞挂,正式开始短兵相接!
  徐星友一看,小飞挂,这个我会!几乎不假思索地,徐星友倚盖瞬间出手。黄龙士笑着借机点入三三,徐星友急忙前来抵挡。在这里,黄龙士本是进攻一方,他却一副全然不着急出棋的架势,慢悠悠在左下晃荡。倒是徐星友,一见棋圣点进来了,吓得手忙脚乱,急忙处处用强,恨不得赶紧把黄龙士的棋杀了,免留后患。可徐星友这么一用强,却恰恰随了黄龙士的心意。黄龙士只管借着徐星友的力道,像条滑溜溜的鱿鱼一样在徐星友的攻势间来去自如。徐星友打下边,他就往上走;徐星友打左边,他就往右边跑。可怜徐星友费了老大力气,就是抓不住黄龙士棋筋,倒是黄龙士跟闲庭信步似的顺着徐星友的力道晃来晃去,简直就是在欺负人。到头来,黄龙士挂角的棋也跑出来了,点三三的棋也跑出来了,徐星友打了半天反而把自己的左下主营给打进了黄龙士的包围圈,急忙慌慌张张往外跑,可谓狼狈至极。
  徐星友见势不妙,急忙又强行要攻吃黄龙士左边的挂角军士。连续几步棋,徐星友的黑子七员大将狠狠围在了黄龙士白阵外边,看上去好像已经把黄龙士团团围住,此战必胜了。可是黄龙士棋虽然薄,却没什么缺陷,要强杀也没什么手段。徐星友不肯甘心,硬要杀入其中,却岂料黄龙士早看清手段,故意让出两子给徐星友吃住,自己则突然向上使力,一口气竟然把徐星友刚在过来包围自己的七粒黑子尽数斩杀!两粒白子换七粒黑子,稳赚不赔啊!
  看徐星友已渐渐没有了招架之力,黄龙士又在左上出招,结果力斩徐星友三员大将,逼得徐星友苦苦守着左上主营,不敢再出营半步。随后黄龙士又在右下补了一手,再加上右下早有的“双飞雁”,右下黑子几乎就成了一粒死子。徐星友急忙前来营救右下,结果又被黄龙士一举打断,主营被黄龙士尽数吞入腹中,还有五员大将处于险境,徐星友甚至都不敢去救,一旦救了反而还要危及下边大阵的生死!
  然后,徐星友右上主营被黄龙士点破,至此黄龙士让出来的四个角一个不剩全被人家给抢了回去。徐星友在上边冒险发动强攻,却反而自己露出了破绽,被黄龙士长驱直下杀得割须弃袍。下到最后,徐星友都不敢坚持收官就认输了。
  各位,如果想知道低手在高手面前怎么被杀得丢盔弃甲,完全丧失抵抗能力,败得落荒而逃的,请去看这局棋吧——几乎就是压倒性胜利的直接展示!
  徐星友说别人评价他的棋到了国手让四子,可从这局棋看,黄龙士就算再多让徐星友一两个子也完全游刃有余啊!当然了,黄龙士本来也比以前的国手要强一两个子,这么一比较其实徐星友也没算说大话了……

  虽然想到会输,但是徐星友恐怕绝没有想过会输得这么惨。好歹徐星友以前在朋友间也算个围棋好手,哪曾想过世界上还有让他四个子还能把他杀得落荒而逃的人物!于是,此局一败,徐星友对黄龙士几乎佩服得五体投地,恨不得立刻跪下来喊一声师父。
  “黄先生棋艺果然鬼神莫测,求黄先生务必收我为徒,将一身本领尽数传授于我!”徐星友激动地说道。
  然而,看棋的人听了都不免要哂笑了——这个徐星友,比黄龙士还大好几岁呢,竟然低头求黄龙士收他为徒,要知道人家收徒弟都是为了把本事传到后世,你徐星友没准将来还得死在黄龙士前头呢,人家收你做徒弟做什么?
  徒弟比师父还老,这像什么话?
  就在大家都等着黄龙士拒绝的时候,黄龙士却兴致勃勃地答道:“徐先生既然有此雄心,龙士必定将一身技艺倾囊相授,绝不做半点保留!至于学费,若阁下愿意给就给点,不愿意给我就白教你好了。”
  大伙全傻了。
  收一个比自己还大好几岁的人当徒弟,还不收学费!黄龙士这到底是什么心态啊!
  然而,彼时大家都没有想到,这是清朝围棋史,乃至中华围棋史上堪称历史性的一刻。这一刻之后,不仅将带来日后中国围棋史上最惊心动魄的一番让子争棋,更将深刻的影响此后一百年的中国围棋!
  这正是:
  少年师父老徒弟,四子一局已称奇。
  但传古今无双艺,请君来日作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