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98

方圆群英志——298

  上回说到,黄龙士在自己最巅峰的时候突然决心教棋授徒,培养一个真正的顶尖高手与自己为敌,却无奈在众多慕名而来求教的公卿富商当中一个合适的人选也没有找到。正当他失望之时,却机缘巧合地让他遇到了一个叫做徐星友的中年人,号称要从黄龙士身上学得古今无双的棋力。黄龙士感其心诚,决定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毕生所学传授于徐星友,殊不知这却成了一段佳话的开始。
  却说徐星友这个人,来历十分可疑,他的前半生几乎就是一团谜。
  笔者查阅资料,见一部名叫《清稗类钞》的书中说,清朝才子袁枚曾为一个叫徐星标的棋手写过墓志,并详细叙述了徐星标小时候的种种围棋神童事迹,写的煞有介事,俨然就是国手成名前人生经历通用文稿。《清稗类钞》的作者徐珂说,他查阅了当时的所有棋谱,从未见过有徐星标这个名字,于是断定徐星标其实就是徐星友。
  关于徐星友前半生可能的经历,这个“徐星标”几乎就是唯一的线索了 。那么,这条线索究竟可不可靠呢?笔者的判断是——纯属牵强附会,胡说八道。
  首先,袁枚的《徐星标墓志》中明确写了,这个徐星标名璇,而且住在“吴江梨”(具体是现在哪里笔者没有查出来)。而众所周知,徐星友名远,浙江杭州人。名姓和出身地都不一样,说到一起恐怕不能服人。当然,若要强辩,说古代棋手名姓记错或者出身地张冠李戴都是很常见的事情,那咱们再看下一条。
  还是袁枚那篇墓志,明确说徐星标父子两代国手,却没有一张棋谱流传下来。换句话说,袁枚那时候就没有徐星标的棋谱了,而且文中还说是徐星标故意不让自己的棋谱留传下来的。可徐星友那时候的棋谱至少在《兼山堂弈谱》当中就留了好几张,而《兼山堂弈谱》在清朝中后期可是经典棋书,这下子又对不上了。
  除了文中内容对不上号之外,徐星标和徐星友这两个人还同时被记录在了《弈人传》一书中,并且分列了两条,可见《弈人传》的作者也不认为这俩人是同一个人。
  那么,您要是再问《弈人传》和《清稗类钞》哪个更有说服力呢?笔者只能说——翻翻《清稗类钞》你就会知道,在网上随便找部三流小说写出来的都能比《清稗类钞》要靠谱得多。
  就在《清稗类钞》中,与“徐星标即徐星友”同时出现的关于徐星友的内容还包括:徐星友喜欢边下棋边看稗官小说,下一子之后就告诉对手你要输几路,等下完了一看分毫不差;黄龙士和徐星友曾在乾隆时代进宫做棋官,徐星友巴结太监,暗算黄龙士,骗得了赢棋的赏赐;名士范路曾经问徐星友棋艺是否已到极致,徐星友回答现在虽然没人能赢我,但是我自己看自己的棋还是觉得有问题……
  第一条和第三条前面的文章中已经出现过了——这两条说的是周懒予,而不是徐星友,这属于典型的张冠李戴。
  至于第二条——乾隆时期黄龙士早就死翘翘了,还能跟徐星友去宫里当官?
  再看那作者言之凿凿地说自己“查遍了当今流传的所有棋谱”,这就简直是个笑话了——连周懒予和徐星友都没分清楚,咱们凭什么相信他有本事查遍当时所有棋谱?
  何况人家袁枚也说了,徐星标的棋谱根本就没留下来。
  看来这部《清稗类钞》真是文如其名,纯属稗官野史,信口雌黄,全然不足为信,所以这里头的说法咱们还是谨慎地看待吧。
  于是,否定了极不靠谱的野史说法之后,我们更加迷茫了——关于徐星友前半生几乎唯一的线索就这么断了。

  目前我们能了解到的情况是:首先,徐家很有钱,徐星友是个富家子弟;第二,徐星友很有文化,书法和绘画都很厉害,还工诗文,除了围棋之外象棋也是一等一的好手,甚至曾写过一部名为《弃马十八法》的象棋技术研究著作(反正听起来挺像那么回事的);第三,徐星友前半生虽然棋艺不到顶尖,但是有一定基础,至少能在被让四五个子的情况下在黄龙士面前走上几招;最后,徐星友在黄龙士面前的出现非常突然,而一见面徐星友就不顾自己比黄龙士年纪更大的事实,诚心诚意拜黄龙士为师。
  从这四点来看,不管怎么想徐星友的前半生都应该是有故事可写的。就算他自己不说,至少别人给他写文章的时候应该提一下他前半生有过何种遭遇,比如小时候怎么学书法、画画的,比如写过什么诗文什么的。但是,非常奇怪,徐星友这个人就像是从四十岁之后才开始存在一样,他后半生的荣光使得他的前半生完全隐没在了黑暗中,让人连一点细枝末节也几乎窥探不到。最奇怪的是,有一个与徐星友从小玩到大的知己好友,名叫翁嵩年,他给徐星友写过很多文章,却一篇也没有提及徐星友的前半生。照道理说,从小玩到大的关系,写文章的时候回味一下当年少年的时候,给大家讲述一下大家都不知道的国手小时候的故事,这都是很正常的嘛,事实上很多国手的少年事迹都是这么被爆料爆出来的。就算再怎么平常普通,以他俩的关系和翁嵩年那江南闻名的文采,写个只言片语总该没问题吧。可是,翁嵩年的文章几乎全是写徐星友成了国手之后的事情,除了自己言之凿凿说他跟徐星友从小玩到大之外,几乎就让人感觉这俩人是从四五十岁才认识的……
  古怪至极,实在让人觉得徐星友是刻意隐藏了自己的前半辈子。
  让我们根据现有情况稍微做一点推理吧。
  首先,前面说到的第一点,徐星友家很有钱,有钱到可以弄出一家二层楼以上的豪宅专门给黄龙士住,好酒好肉招待着,而徐星友自己至少在这豪宅的二层以上待足了三年。能有这个财力,徐家在杭州一带恐怕要么是富商,要么是名门了。再联系第二点,徐星友文化层次相当高,属于艺术家加文化人,而这种人以往主要是负责供养棋手而不是当棋手的。
  现在,第一个问题出现了——徐星友家这么威风,徐星友自己又这么有才华,他为什么不去考进士当官? 
  让我们先放下这个问题,继续往下讨论。徐星友的基础棋力是从哪里来的?在遇到黄龙士之前,徐星友在哪里学的棋?按照前面的逻辑,徐星友家有钱,又是文化人家庭,请棋手来下棋是很正常的,因此可以做出一个大胆的推测——徐星友的基础棋力,是跟那些请来的棋手下棋练出来的。当然,从他和黄龙士的让四子局来看,徐星友显然没学好……
  那么,第二个问题随之出现了——假设徐星友的棋是跟普通棋手下棋练出来的,也就是说徐星友从一开始并没有当国手的愿望,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他突然宁可被人嘲笑,也要拜年纪在自己之下的黄龙士为师呢?为什么要选择亲自去当棋手而不是去养棋手呢?
  紧接着,第三个问题——既然要拜师,为什么不年轻的时候拜,偏要在四十岁了才来拜师?早干什么去了?
  这个问题还可以拓展一下。假设徐星友其实并不是老了才拜师,而是老了才碰上黄龙士,他的棋不是光跟请来的棋手下棋练的,而是专门找人去学过,然后改投黄龙士门下的。那么徐星友之前的师父是谁,他又为什么要改换门庭呢?
  最后一个问题,徐星友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过去?
  也许,解开徐星友前半生身世之谜的关键,就是这四个问题。
  首先,第一个问题。
  清朝时的江南汉族文人不为清廷效力是一种道德高尚的表现,这意味着他们仍然向往着明朝,而不是满族人建立的清朝。清初有许多江南名人仅仅因为拒绝清廷的召唤就成了文化名人,身价倍增。徐星友空有一身才华,不去考进士,第一反应是让人联想到徐星友是否也是这样一个自诩高尚的文人呢?可能性不大,因为这些“高尚”文人通常对于钱谦益之流的在清朝做官的文人是恨得咬牙切齿的,而前文提到的跟徐星友从小玩到大的翁嵩年则是货真价实的清朝官员,曾在户部、刑部这样的中央机关工作过。和翁嵩年关系这么好,却眼看着人家小翁都考上进士了,徐星友真的就没动心去考过一次?个人更倾向于认为,人家其实去考了,没考上而已。
  那么,紧接着第二个问题就有可能有答案了。徐家是名门,家里都是有身份的人,又是赚大钱过来的,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其实压力是非常大的。徐星友考不上进士,但是自己对自己的要求其实很高(否则还练什么书法、绘画、围棋象棋啊,肯下心思练这么多东西说明是有追求的),于是徐星友决定即使不能当官也要在某一方面做出成绩,决不能让家里人看不起自己。而在他所会的所有技艺当中,书法、绘画都要练很久才能略有小成,而且想靠这个养家糊口其实不容易;象棋虽然群众基础好,但是在当时还多少有些难登大雅之堂的偏见;相比之下,做棋手赚得多,又有地位,而且与他同时的还正好有一位古今无双的棋圣在,何不就拜这位棋圣为师好好学围棋,以弥补自己才学不足考不上进士的遗憾呢?
  这么一来,第三个问题也就可以理解了。为什么四十岁才拜师?是因为四十岁以前在考进士,考不上才来拜师的嘛。当然,黄龙士也未必是徐星友的第一个老师,也许徐星友是三十多岁就开始学围棋了,可是之前的师父不大靠谱,教了许久也没教好,于是徐星友不满意了,把自己师父炒了鱿鱼,决心找一个真正厉害的人物来教自己。至于之前那个师父究竟是谁,那个名号在黄龙士的面前想必是不值一提的,不谈也罢了。甚至,这个人可能是后来被徐星友亲手击败过的人物。
  最后,第四个问题——徐星友为什么一直不肯对自己的前半生提半句话?
  这其中就可能会有很多原因了,比如徐星友以前考不上进士才学棋,或者以前拜过一个后来成了自己手下败将的人为师之类,这些话他日后成了国手必定都不愿再说出来,因为太丢人了。就好像一位顶级政治家不想告诉大家自己以前是因为数学不好才选的文科,或者一个顶尖导演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以前给一部烂片匿名写剧本一样……
  当然,以上只是个人猜测。一切推理的源头根据是徐星友没考上进士,但是这个根据并不稳固,如果有谁拿出证据来证明徐星友真的就是对当官毫无兴趣,那——笔者先说好,乱猜的,不负责任啊。
  另外,笔者还曾看到过一个很有趣的推理,根据徐星友在《兼山堂弈谱》中对汪汉年的评价甚至高于恩师黄龙士,断定徐星友的第一个师父正是当年的太极图天才汪汉年,后来汪汉年死了,徐星友才不得不改投黄龙士门下。这个观点很适合写历史小说,很有戏,可是不大经得起推敲。第一任师父是汪汉年,第二任师父是黄龙士,这是多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有什么不能说出口的呢?何况,以汪汉年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很难想象他教出来的徐星友会被黄龙士让四个子还应付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