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299

方圆群英志——299

  以上推论虽然不够严密,但是从这个推论的过程,大家应该可以感受得到,徐星友是一个很有奋斗动力,同时又具备了许多想学棋的人所梦寐以求的经济能力的人。这两点相加,终于促成了黄龙士亲临指导这个结果。
  能迎来天下第一高手,棋圣黄龙士做师父,想必徐星友自己都惊呆了。原本他也许就是抱着去试试的心态,没想到黄龙士真的不嫌他老,愿意教他,那可是天大的喜事。徐星友把师父迎到杭州,几乎二话不说,把自家的大宅子就贡献出来,专门在楼上开了个围棋教学特别房间,摆着上好的棋局给黄龙士教棋用,同时每天好酒好肉,好吃好睡供着师父。说句老实话,这份心意做得真是太到位了 。
  至于徐星友本人——这家伙搁到现在,肯定是个当宅男的料。
  徐星友不是在他家楼上开了个围棋教学特别房间吗?自从有了这个房间——徐星友就不出来了,一天吃喝拉撒全在这个房间里,每天就对着棋盘琢磨,脑子里几乎就不想别的事情了。这种状态,从黄龙士教他开始,一直持续了至少三年!
  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宅着,整整三年憋在小房间里,甚至都没下过楼!
  由此可见:第一,徐星友确实没什么正当职业,他有钱是家里给他的;第二,他学棋的决心是真坚决!
  而从黄龙士的角度看,他为什么愿意教一个比自己还大了好几岁的徐星友?正是因为徐星友的这股干劲是他在别的来求教的人身上根本看不到的。徐星友为了学下棋,可以把自己关在楼上小房间整整三年。这一点,若当年吴时亮能做得到,也许黄龙士就不会见到徐星友了……
  于是,黄龙士也安安心心在徐星友家待足了三年,光教徐星友一个徒弟。师父对徒弟一对一指导整整三年,黄龙士到底教什么啊?

  从日后的棋谱看,黄龙士没有传授任何招法或绝技,因为他自己也知道鬼手或者手筋唯有根据局面不同自行发挥,没得教,不像武侠小说里的武功招式,师父告诉徒弟这一招能破天下武功,你学会了就天下无敌了——围棋里没有这种招法。
  黄龙士向徐星友传授的,是围棋的思维。任何局面下的奇招鬼手,都是由人去发现的,而要想发现这样的招法,需要的是对围棋的精准理解。黄龙士是其中的顶级高手,过往黄龙士对敌最让人惊叹的就是随时能施展出看似绝不可行却恰恰暗藏杀机的诡异招法,而一个一个把这种招法教出来黄龙士自己也教不全,他所能做的只有把自己的这种思路教给徐星友。
  黄龙士的思路,根据后代总结,就是两个字:灵变。黄龙士的棋,一改前人行棋招法呆板,杀风过重的缺陷,创造了一套让当时整个棋界为之惊叹的黄龙士流棋风。
  黄龙士以前,虽然从过百龄开始就在改革古代招法,但是改来改去总是改不彻底,不管怎么改最后还是会流入到古代招法的限制中去。比如倚盖,刚出来的时候想法很好,是要改变传统古棋过于松散和过于依赖定式的缺陷。可是发展了几十年,倚盖的变化越来越复杂,渐渐又成了一套全新的定式,而且其复杂程度丝毫不亚于镇神头,反而使得局部争夺更加被大家看重,这等于是改回到了传统古棋的路子上去了。
  黄龙士则彻底一改前人之风,大量使用九三布局,即使对方施展定式自己也有退路,不必强行与对方斗定式。然后,黄龙士的招法往往都落在攻守之间的平衡点上,有时看起来普通平凡的招法,却内藏杀机。与前人下棋往往明刀明枪的攻杀不同,棋艺成熟之后的黄龙士会给对手留下空间,对手不攻便相安无事,但对手如果真的攻杀过来黄龙士便使出后手,最后往往借着对手的力气让对手反而陷入了困局。很多人理解不了黄龙士这种视角下的围棋,便总觉得黄龙士的棋不可思议,好像每一招棋都是个陷阱,踩进去就万劫不复。“(黄龙士)落子布算,如飞仙剑侠,令人莫测端倪”、“如天仙化人,绝无尘想”。
  但是,黄龙士告诉徐星友,自己并不是真的下得出其他人理解不了的棋,只是黄龙士跟传统古棋看待棋局的方式和角度不一样。围棋并不是一定要一开始就告诉对手我要杀你,然后提着刀去追着人砍的,而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妥协,手里拿着刀跟对手说你要是敢过来我就砍你,让对手有一个退步的空间的。
  用徐星友后来的话说,黄龙士的棋就是“寄纤浓于淡泊之中,寓神俊于形骸之外,所谓形人而我无形,庶几空诸所有,故能无所不有也”。说得很玄乎,但细品起来,却有些武侠小说中所说的“无招胜有招”的感觉。
  每一个子都落于攻和守的中间,取均衡而平稳的地方出招,让自己不论进攻还是防守都有足够的空间,这便是“无形”的境界。我能进能退,对手便不知所措,强攻则杀不死,退守则失实地,对手不论进退都必有所失,而我就要他所失的那一块就够了。
  这种境界,在中国古棋史上,绝对是前无古人的。众所周知,中国古棋向来嗜杀,每到中盘就双方纠缠成了一块,动不动几条大龙你砍我我砍你,谁力气大把对手砍死了谁就赢。说得不好听一点,这就像流氓打架,但凭蛮力而已,绝非上乘境界。如过百龄、周懒予等人打算把围棋从流氓打架中拯救出来,设计了一些基本的招法动作,可是一到棋盘上不知不觉就又跟对手扭成了一团(尤其是碰到盛大有的时候),最后还是成了流氓打架。黄龙士则几乎一个人创造了一整套体系,真正做到了以巧借力,你越是使蛮力我就越不怕,最后你使多少力就吃多少亏,所以谁也赢不了黄龙士,其中以盛大有输得最惨。
  后代人评价,正是黄龙士开创了这种追求均衡的棋风,把中国古棋从一味缠杀的困境中拯救了出来,开创了清朝围棋的新境界,并将中国古棋带到了巅峰。
  当代棋手总是抱怨古棋(其实主要是清朝古棋)布局千篇一律,总是挂角大飞加九三,先把局面拆成八卦图然后再开始下,了无生趣。殊不知,中国古棋发展到八卦图这个阶段,乃是经过了几千年的。自黄龙士之后,古代棋手们终于认识到围棋不可以一味好勇斗狠,必须要注重全局的均衡,要落在可进可退,在进攻和防守之间的那个微妙的点上。而九三,这个进退都可以拆二的点,就是这种思想最绝妙的反映。假如让现代棋手回去下座子棋,想必当他们发现真的按照印象中的古棋那样强硬攻杀行棋反而容易让自己陷入危机的时候,想必他们也会慢慢开始接收九三这种均衡的布局下法的吧。
  以前看职业高手评价九三说,很难理解那么强调攻杀的古代棋手竟然会允许布局阶段双方都有开拆的余地,觉得很不可思议。也许,大家不要仅仅局限于清朝棋谱,便会发现这其中的变化过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