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00

方圆群英志——300

  黄龙士习得这种均衡的棋风,靠的是天赋,是那种几千年才出一个的旷世棋才。但是这种才华,很明显,已经四十岁的徐星友根本不可能具备。但是恰恰正因为此,徐星友凭借自己的勤奋做了一件黄龙士也许永远也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把黄龙士的那些奇思妙想整理一下,条理化,体系化,以方便他自己学习。
  徐星友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了不得的事情。要知道,黄龙士虽然是天才,能在棋盘上下出各种鬼神莫测的招法,但是他自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下得出来,或者说他不知道自己下的棋是“均衡的”,“攻守兼备的”棋,你要是去问他为什么这么下,他只能告诉你这就是他的感觉。
  感觉这种局面就是该这么下,不这么下就不对了。可是为什么呢?黄龙士答不上来。
  但徐星友没有黄龙士那种天赋,他不可能也凭借黄龙士那样的感觉去下棋。好在,徐星友有着三年不下楼的勤奋。在不断与黄龙士下受子棋,以及听取黄龙士讲解的过程中,他把黄龙士所谓的“感觉”细致而完整地整理了出来,精心地进行了归纳总结,于是得出了无形胜有形,均衡是王道的结论。
  “制于有形不若制于无形,有用之用未弱极于无用之用”,“善战而生,曷若不战而屈人”。
  给对手留下空间,也给自己留下空间,对这些空间的利用才是围棋的精髓。围棋,其实是均衡的。
  也许是天意,凭借着千古罕见的天才行棋的黄龙士,遇到了四十岁的徐星友,而不是二十岁的徐星友。凭借着四十年来的积淀和文化修养,徐星友用自己的文艺修为将黄龙士无法表达出来的“感觉”用文字传达了出来,并留给了后世,使得黄龙士那惊天动地的才华没有随着他的去世而昙花一现。如果说黄龙士是一个开创者,那么徐星友就是他最好的传承人。
  恰恰是由于徐星友具有这种归纳和表达的能力,使得黄龙士的思想得以启发了后代高手,并最终让清朝棋手站在黄龙士的肩上造就了中国古棋最辉煌的时代——当然,那是后话。
  只能说,三十多岁,正值棋力巅峰的黄龙士,能够遇到四十岁,有着极高文化修养的徐星友,这是一种天意。

  却说,在黄龙士的尽心教导下,勤勉的徐星友进步神速,不到一年时间里,他与黄龙士的棋份竟然就从受四子尚且不敌升到了足以受黄龙士二子的程度!
  然而,要想突破这受二子的关卡,徐星友却遭遇了瓶颈。他一直在学习黄龙士的招法,却始终停留在模仿的阶段,而无法找到超越的点。可如果不能超越黄龙士,徐星友就永远只能停留在被黄龙士让子的阶段,止步不前了。
  黄龙士凭直觉意识到,徐星友需要一次真正的试炼。
  “从明日起,打起精神来。”黄龙士低声对情绪低落的徐星友说道,“明天开始,连续十天,我要与你下一次让子十番棋。”
  徐星友心底一惊,抬起头来慌张地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年轻几岁的师父:“这怎么可以,星友棋尚未成,怎么可能是师父的对手!”
  “我就是要你做我的对手!”黄龙士强硬地说道:“你听好了,徐星友,这次十番棋,你只准赢,不准输。如果你输给了我,从此以后就不再要做我的徒弟!”
  这正是:
  四十年间走方圆,不惑之年始知弈。
  此生棋艺尚无涯,师徒一战便宿敌。
  欲知黄徐之间这次十番棋究竟是怎样一番较量,且听下回分解。

  第七十五回 危局求胜黄龙士强授三子 亮剑屠龙徐星友险夺初胜

  康熙初年,杭州。
  深夜了,但不远处阁楼上的灯仍然没有熄灭。黄龙士知道,那是徐星友仍没有入睡。
  灯一直亮到很晚,因为明日是黄龙士与徐星友十番棋的第一战。面对自己的师父,徐星友即使受子也没有绝对胜算,所以他一定要做足准备。亮到深夜的灯,让黄龙士感受到了徐星友所承受的压力。
  然而,徐星友也许注意不到,黄龙士房里的灯也一直亮到现在。
  几年前,周东侯临走时的情形又一次映入了黄龙士的脑中。
  “天下之大,怎么会找不出一个对手来呢?即使现在找不到这样的人,何不自己亲自去培养一个对手出来呢?”
  培养一个对手,谈何容易。
  黄龙士默默对着身前的棋盘,静静在心中为他明日的对手,徐星友祈福。
  徐星友并不是一个天赋异禀的棋手,到了四十岁还只是平庸凡手而已。但是他的魄力着实惊人,自跟着黄龙士学棋以来竟然一步也没有离开过那个教棋的阁楼。凭借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刻苦努力,徐星友一开始也的确进步神速,论棋力他早已达到了受黄龙士二子的水平。
  然而,到了这里,徐星友却陷入了瓶颈。
  原本以为徒弟按照这个速度很快便能与自己匹敌的黄龙士,一连数月对徐星友的棋进行辅导,却始终无法让徐星友迈过二子这一关。徐星友确实已经尽力了,黄龙士感受得到徐星友内心的那份不甘,可是——
  如今,正是黄龙士的强大成为了徐星友无法逾越的障碍!
  徐星友与黄龙士对弈,几乎没有半点自信可言。面对黄龙士神出鬼没,惊天动地的招法,徐星友只感到防不胜防,根本不敢有还手之力。因此,尽管徐星友的心中已经隐藏着极强的棋力,几乎达到了可以与黄龙士一争高下的程度,但只要面对黄龙士,徐星友的畏惧便使得他没有胆量向黄龙士亮剑。如此一来,徐星友根本无法完全发挥出自己的实力,这二子的屏障便无论如何也突破不了。
  如何帮徐星友度过这最后一关?
  黄龙士看着眼前空荡荡的棋盘——
  棋盘上,对角摆上了两粒黑棋座子,此外便再无一粒棋子。
  这是中国古棋让二子局的摆法。清朝古棋,不论分先还是让子,一律执白先行,因此让子棋是摆上两粒黑子,然后上手一方执白行棋。
  “徐星友,让二子,你能胜得过我吗?”黄龙士在心底喃喃地说道,“若这一番你胜不过去,恐怕我也就再也帮不了你了。可你若怕我,不敢赢我,还怎么突破这二子棋份?”
  苦思良久,黄龙士只感到微微有些头痛。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前额,轻轻叹了口气。
  毕竟,还是棋差一招吗?徐星友,这最后一步,我就帮不了你吗?
  四周寂静了许久。
  突然,黄龙士的眉头猛地展开了。
  棋盘上,两粒孤零零的黑子守在对角,遥遥相望。
  黄龙士看了片刻,手中缓缓又摸出一粒黑子,静静朝盘上放去。
  一声脆响,黑子落于棋盘正中天元一点上。
  这是中国古棋让三子局的摆法!
  黄龙士突然睁大了眼睛,脸上不觉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徐星友,我有办法帮你了!
  他激动地看向那教棋的阁楼,看着那深夜仍未熄灭的灯光。

  ——黄龙士,你真要走这一步?
  ——不错,为了徐星友,这一步我必须走。只有这一步,才能帮得了他!
  ——可是,黄龙士,这一步太危险了,一旦走出来你将身处险境,这对你的负担可远远大过徐星友啊!
  黄龙士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此招落定,徐星友将成为一个足以接替我成为天下国手的大棋才。既然如此,我负担重一些又何妨?
  徐星友,明日一战,我将使出全力,你若还对我这个师父心存畏惧便绝不可能取胜。这一步,我相信你能迈得过来!
  我将赌上性命去信任你!

  上回说到,黄龙士收徐星友为徒,尽心尽力将平生所学悉数传授。徐星友虽天赋不高,但胜在勤奋用功,竟至三年不下楼,苦练棋艺。虽不知徐星友究竟出于什么目的竟能对围棋如此专注,甚至舍弃自己的日常生活,但徐星友的志气着实值得钦佩。在如此历练下,一年多的时间里,徐星友已有了足以受黄龙士二子的棋力。
  受黄龙士二子,绝不是普通等闲的棋力了。要知道,黄龙士棋艺尚未大成的时候就可以让周西侯二子,并且把周东侯之外的棋坛所有高手悉数杀至让先以下——即使说让先,还得算是给别人面子的说法,其实明明就是让先都没得下了,死活杵着不肯受让子罢了。
  能受如今的黄龙士二子,也就是说天下除了黄龙周虎之外便已不亚于任何人了,放在前代任何时候都是国手级别——这就是受黄龙士二子的棋力。
  但是,黄龙士到这里并不满足。他的目的并不是培养出又一个周西侯或者程仲容,他想培养的是下一个周东侯——一个能与自己做敌手的人!
  当然,徐星友到这里也不满意。他学棋于黄龙士,目的便是一定要成为一个足以与黄龙士匹敌的人物——他要的是习得古今无双的棋力。
  于是,突然有一天,黄龙士告诉徐星友,他们之间必须进行一次竭尽全力的争棋——让子十番棋。只有经过这样的试炼,徐星友才能脱胎换骨,真正成为一代国手。
  与黄龙士的争棋!
  徐星友当然知道这场争棋意味着什么,而他也很清楚自己没有退路可选。
  既然请来了黄龙士做师父,这一天是迟早要来的!
  于是,那一天,在徐星友家的阁楼上,黄龙士和徐星友郑重地坐到了棋盘两侧。
  徐星友在棋盘上恭敬地摆上了两粒黑子,向师父行了一礼,道:“师父,请。”
  然而,黄龙士却微微闭着双目,低声说道:“再摆一粒棋子上去。”
  黄龙士的声音不大,却让徐星友猛然一惊。
  “师父,已经摆了两粒棋子了……”
  “多摆一粒。”黄龙士仍旧闭着双目,淡淡地说道。
  徐星友感到一阵惊慌,试探着问道:“您是说,这十局棋是……”
  “让三子局!”
  仿佛一声霹雳突降,徐星友大惊失色。
  “可是,师父,您说过我已有受二子的棋力,为什么要让我三子?”
  “因为你确实只有这点本事。”黄龙士笑道,“这就是师父的判断——徐星友,你要想与我争棋,还只有受三子的能耐而已。想证明我错了,就在这十局棋里胜过我再说!”
  徐星友的脸上,分明是不服的神色。但是对于自己的师父,徐星友保持着绝对的尊重。他只是默默低下头,从棋盒中又取出一粒棋子,轻轻落到了天元一点上。
  “师父,请……”
  这一次,黄龙士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看到自己的面前,徐星友脸上的沮丧之中隐藏着一份坚毅。
  黄龙士知道,徐星友内心里被隐藏着的那份力量,就要被释放出来了。
  徐星友,这十局棋之后,你将成为真正的一代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