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云梦碁缘第五十八回

云梦碁缘第五十八回

  上回书说到蓝一凡暗约枣核,在前院东厢房比较乌鹭。

  那蓝一凡自幼跟随夏之凉精习乌鹭,待到十余岁时,杀遍临安无敌手,就连师父夏之凉也不能抗敌。现今年近三旬,早已娶妻生子。但性情高傲,眼中全无他人。客厅当中得知枣核乌鹭之技盖压群雄,心中十分的不爽。故而约得枣核私下切磋一局。

  局罢。蓝一凡不敌。

  蓝一凡不觉一声长叹。

  枣核言道:“蓝大哥神技超然,枣核不过侥幸而已。”

  蓝一凡道:“云子老弟不必过谦,想我蓝一凡也是久经战阵,岂不知乌鹭之戏乃是行武一脉,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真刀真枪,无可不服啊。今日一战,一凡恭服。”

  曲四一边大喜。说道:“俺云子哥哥自小就是第一。哈哈……天下之大,他也是一样第一啊,当初在釜山、在东瀛,哪一次不是他才能够破解珍珑!”

  蓝一凡惊异问道:“何等珍珑,如此难解?”

  曲四便将两次收图之事一一说了一遍。蓝一凡愈加惊叹。

  次日,曲镇、王灿两处行事。

  王灿官服在身,腰悬圣剑,袖揣圣旨。高头大马,带曲四、李金彪前往临安府衙。

  曲镇、蓝采和、蓝一凡、枣核几人前往清乐忘忧棋馆。

  曲镇几人方一踏入棋馆,馆中的伙计便高声叫道:“蓝老爷驾到,楼上请!”蓝采和、曲镇几人缓步上楼。

  几人上得楼上,王馆主已然在楼口恭迎。

  王馆主一见蓝采和,便笑嘻嘻的说道:“蓝爷可是有些日子没来鄙馆了,这一向蓝爷在哪里发财?”蓝采和哈哈大笑:“王馆主,今日老夫与你带来一人,你看看还相识否?”

  一边厢曲镇抱拳言道:“王馆主好!久违了。”

  王馆主眯着双眼,细细打量了一番曲镇,不由‘啊’的一声。而后抱拢双拳叫道:“莫不是京城棋侠曲镇?曲老弟么?”曲镇微微一笑:“不敢不敢,正是曲镇。”

  两人各自再互视一番,不由都是一声叹息。

  岁月悠悠,老态毕现。

  王馆主叹道:“快四十年未见了,当年的潇洒棋侠已然是年近花甲了。在下我却已是年迈之人了。哎哎哎,岁月不饶人啊。”

  曲镇叹道:“王馆主所言极是,任你是铜筋铁骨,也禁不住岁月侵蚀啊。”

  王馆主道:“咱们雅间里细聊,今日香风吹来几位贵客,定然是有好事临头吧?”

  蓝采和笑道:“那是自然”。

  说话间,几人来至眉山野墅之内坐定。

  王馆主又差人去请夏之凉和‘三羽鸟’二人来见。

  不多时。夏之凉、三羽鸟联袂而来。

  二人一见曲镇不由心情激荡,三人言语当中俱都动情。三十余年旧事一一浮现三人脑际。

  良久。三人渐渐平复。

  众人品茗闲聊。

  王馆主问道:“方才蓝爷说是有美事降临,还请蓝爷明示。”

  蓝采和哈哈笑道:“此次远赴京城,还见了一个众位认识棋侠。”王馆主、夏之凉、三羽鸟同声问道:“这又是哪一位英雄?”蓝采和言道:“就是当年的烂柯山棋童王灿!王棋侠!”夏之凉三人俱都一愣,继而大喜。夏之凉问道:“他此次来到临安,莫不是要和一凡一比高低么?”蓝一凡急忙说道:“师父,你猜到哪里去了。那个王灿,王叔叔乃是朝廷命官。官居二品,这次来临安是为了召集天下棋客,共举大业。搞一个英雄大会,众人都要在棋枰之上献艺。最终评定棋侠的品级。由高向低,共分九品,都有皇家印鉴。恰似官帽一般。”蓝采和道:“犬子所言不谬。正是要和王馆主商议此事。此事牵扯众多。天下棋客骤临临安。比较乌鹭之时,尚需场所、棋具、评判胜负之人。兼之沏茶倒水、饮食起居。无一不可小觑啊。”

  王馆主问道:“此举似是朝廷举办?”曲镇答道:“诚然。”王馆主再问:“既然是朝廷举办,想必赏银不薄?”蓝采和哈哈笑道:“这些王馆主尽可放心。王棋侠乃是钦差身份,一应事务如同皇帝亲临,你想那赏银还会少了么?”王馆主嘿嘿笑道:“那是那是,到那时,鄙馆尽由蓝爷说了算。”

  王灿高居大堂之上,左右曲四、李金彪俱是身着官服,腰悬宝剑,威风凛凛。

  王灿站立宣读圣旨。

  临安府衙众官僚匍匐于地静听。

  完毕。王灿坐在大堂正中。

  临安府尹及其手下都添座坐在堂下。

  王灿言道:“此次召集天下棋客,还需临安府鼎力协助。”

  临安府尹言道:“全凭王大人吩咐。”

  王灿道:“那好,先选派得力信使,骑快马传讯各州府,将吾行文一一送达,公文当中须注明:到达临安最后日期。人员数目。来往所需银两。大会地址;奖银数目。切须记住:此次大会,比拼共有两项:其一:珍珑秘籍。看看谁家更为奇异;其二,楸枰绞杀,看看哪个最为飘逸。而后,依据胜负多寡,评定品级。但凡到场者,皆有名分!”

  临安府尹不敢怠慢,急令书记官依据王灿所说赶写文件。吩咐手下急速派遣信使分送各地。

  话说简短。一个月后,神州各处棋客云集临安。

  临安各个棋馆住满前来争雄的英雄豪客。

  这一日,忘忧清乐馆内人声鼎沸。楼上楼下共计二百余位参与争夺的棋客。大赛章程曲镇早已拟就,楼上楼下分由曲镇、蓝采和宣讲各等事宜。

  所到之人既有江湖名家,也有初生牛犊之辈。

  曲镇自觉年事已高,早早就告知众人,只做观瞧之人,帮忙操持行进当中的闲杂事项。

  王灿身居二品,自然不宜参与其中,场上人众集合之际,王灿代表朝廷稍言几句,便自回临安府歇息。这乃是彰显官家气派。王灿也不得不如此遵从。

  江湖豪客知名者多已年迈。新生代以蓝一凡最为强劲。

  八里庄曲四、枣核、李金彪也参与其中。

  最引人瞩目的乃是开封名手冒伯年!此君年近七旬,白发飘然,精神矍铄!当年夏之凉游走江湖,在开封与其恶战三局,局局败北。

  此次二人再次见面,在《餐菊斋》棋馆摆下酒宴,漫谈旧事,畅饮多日。曲镇、蓝采和、‘三羽鸟’等人也是作陪畅饮。

  谈及此次乌鹭江湖大会,每人都有各自的追求。

  首先是曲镇已是退出江湖,只是以王灿为重,尽力辅佐完成此次江湖集会,勿使节外生枝。

  那冒伯年雄心勃勃,早年威名显赫,如今虽则年事已高,但豪气干云,自比廉颇。还欲在此次大会当中力夺魁首!

  夏之凉自然是不敢在老冒面前逞强,兼之蓝一凡已然是临安第一强手。故而。夏之凉只是不甘寂寞。还是要在此次大会当中勉力一搏。

  ‘三羽鸟’心境与夏之凉极为一致。

  众人对于曲镇不能参与其中多有遗憾。

  参与人数众多,曲镇早已筹划妥当。

  曲镇先将众人分作十队,再将十余位江湖名家雪藏。

  几日当中,那十队惨斗当中,各队仅余一人。

  所余十人与盛名棋客相互之间一一交手。这一番大战,足足持续了二十余天。

  这当中,冒伯年宝刀不老,连战连捷。

  这一日遇到八里庄棋侠魏云子(枣核)。

  枣核棋战须有一人帮助行棋,故而,多日当中,都是曲镇援手。

  此刻,曲四对阵夏之凉、蓝一凡对阵李金彪。

  这三盘棋成了今日棋局重中之重。关乎到一干人等的排位前后。

  李金彪知道蓝一凡是蓝采和之子,又是夏之凉的高徒,江湖之中早已威名显赫,不由心中略存忌惮。起手便小心翼翼。

  布局当中,李金彪尽力将棋舒展,四十余手之后,二人秋色两分。

  蓝一凡心中也是十分清楚对手底细,自然是持重为先。

  列位看官:这乌鹭一道,最为忌讳的就是轻举妄动。棋诀云‘入界宜缓’就是此意。棋经有云:“夫棋之用心,与治事同一理。人惟不自知,能自知者,以理推知,则无所思而不至矣。夫智者见于未萌,愚者暗于成事。棋之成败,先有其机。惟智者常察于机未萌之先,而愚者常昏于机已萌之后。故知己之害而图彼之利者,胜。知图彼之利而不知己之害,如所谓徇利以忘身者,是也。知可以战不可以战者,胜。可战则战,不可战则已。如此则战无不胜矣。

  蓝一凡师从夏之凉,久经历练,弱冠之时已是名震临安。唯有一次,奉师命前往苏州应战江湖棋客,在待月轩中大战七局,历时一月有余,终究未能获胜,总局小负一盘。也是对手过于强悍,故而不能全身而退。(前文书中早作交代,那个江湖棋客乃是烂柯山杏核,苏州城外清明山‘丛菊庵’门徒静蓉,女扮男装踏浪江湖。)

  蓝一凡因了当年一败,反倒警醒受益,心胸气度、棋道定力与日俱增,更上层楼!

  李金彪在八里庄年龄最小,颇受宠爱。但一经戴青山将川中武艺倾囊传授给八里庄众棋童之后,李金彪弱小形态荡然无存,且随着身材愈长,童子功功力愈加彰显。乌鹭精妙之处多有自家理解,近些年,平日里与师父曲镇交手多多,已然是胜多负少。

  当年曲镇与夏之凉在临安大战乌鹭,半途而没。总是因了曲镇身心受挫,未能发挥。那夏之凉棋艺虽高,实则还是要略逊于曲镇一分。当初六人两队的连棋已然暴露出些许端倪。

  蓝一凡、李金彪二人棋枰之上风平浪静。二人俱都暗藏杀机,颇似太极推手,你来我往,借力打力,都是将对方隐秘手段化解于无痕。

  棋馆因了鏖战棋客已然不多,那王馆主征询蓝采和与曲镇:能否允若往日棋客一睹江湖名家风采?蓝采和与曲镇商议之后,认定有了看客拥趸更可增添棋场氛围,棋手更加情绪盎然。便点头应允。但有一言在先:观棋者万不可出声,只能静观。非此,不得入内。

  故而,今日棋馆当中,看客众多。

  蓝一凡、李金彪棋桌周围看客稀少,多是站立片刻,观瞧十余手之后便负手离开。

  看官你道是因何?却是原来二人盘中硝烟未见,旌旗不展。看棋者都觉淡寡无味,看几眼便纷纷离去。

  夏之凉与曲四楸枰之上却是狼烟四起,士卒奔突!双方数队大军纠缠难解。四周看客围了几层,后面看客俱都是探颈伸头,辛苦不堪。

  夏之凉虽则六旬开外,但江湖历练数十年,愈老弥坚。当年与开封名手冒伯年交手,三战三北。一番探讨,获益良多。但因着性情的缘故,当年的些许棋枰小病,竟然难以修正。且随着年纪增长,反倒愈加显著。盘上风云稍起,便杀心大炽。自家认定是:战机稍纵即逝。

  曲四原本就是个赛张飞的性情。棋枰之上只怕对手避战。试应手、打入敌阵是他的拿手好戏。布局虽然循规蹈矩,但却是容不得对手慢条斯理。三十余手过后,曲四便挥兵打入夏之凉大营。

  两人真如许褚战张飞。战的激烈之处,双方死伤狼藉。

  周围看客多有额头流汗者。

  冒伯年对阵枣核。

  座子摆定。枣核先行,口述棋招,曲镇落子。

  这些日子当中,枣核每每是曲镇代为落子,参战众棋客已然司空见惯。

  冒伯年小心应对。

  桌边看客众多,尽都凝目闭嘴观瞧。

  冒伯年威震江湖数十载,纵然是王灿兄弟俩闯荡江湖之时,冒伯年依然丰碑不到。因了几次都是未曾谋面。故而,烂柯山威名虽然彪彰,但冒伯年并不畏惧。

  枣核自是仙家灵子,初始虽未透彻,但十余年里,老仙翁数度亲临,或秘送耳语,枣核早已心灵悟醒。兼之烂柯山《南柯遗梦》秘籍枣核参透多多,二取宝图,仙机自演,更令枣核神技倍增。任那冒伯年再是功夫无敌,又岂能抵得住仙家手段?!

  楸枰之上,一番演兵。

  冒伯年使出浑身解数,终不敌烂柯山一枚枣核。

  周围看客虽不明盘中奥妙,但乌鹭江湖大侠冒伯年名号都是如雷贯耳,今日一见小小枣核竟然轻取斯如,不由尽都瞠目呆立!

  冒伯年黯然垂首。

  那边厢,蓝一凡一子小胜李金彪。可谓是功力相当,胜负在毫厘之间。

  曲四最终三子不敌夏之凉。二人演绎了一场大杀小输赢精彩棋局。周围的看客无不感到痛快淋漓。倾倒之至。

  隔日,群雄激战全部结束。

  清乐忘忧棋馆楼下大厅之内,王灿主桌坐定,一身官服,临安府尹坐在王灿右侧,左侧坐定曲镇、蓝采和二人。

  今日馆中闲杂人员一律不得入内。

  几张八仙桌两排排定,二十四名钦定棋客依序落座。

  枣核坐在曲镇桌头。

  曲四、李金彪、蓝一凡也在二十四名钦定棋手当中。

  王灿桌上二十四张文券。上书姓名、籍贯、年庚、乌鹭品级、加盖一方左布政使官印。一方临安府尹官印。

  临安府尹先行粉饰一番此次乌鹭争雄之盛况,极力奉承王灿之功,而后将朝廷赏银数目如何发放细细述说清楚。

  王馆主在另外桌边立耳细听,怕恐自家赏银落空。

  临安府尹所说完毕。王灿缓缓说道:“虽则,楸枰之上纷争已了,但还有一项更为重要。此次尚要拔取实职官员若干,这就需看看诸位的临场解疑的功夫。”言罢,王灿一挥手臂,身边早有棋馆伙计将大挂盘摆放停当。

  王灿侧头低声说与曲镇。

  曲镇站起身来,走到大盘之前。吩咐伙计持杆挂子。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