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01

方圆群英志——301

  却说那局棋,黄龙士执白,第一招便朝着左上挂角而去——让三子局,黄龙士心中知道自己必定勉强,行棋决不可安逸求稳,必须乱中求胜。
  徐星友比自己差的地方,就是乱战的能力!
  徐星友当然知道师父的心思,同时也知道自己强行开战恐怕难为敌手。于是,徐星友静静脱先,将左下空角目外占住。这是极具徐星友风格的下法。让子棋对局,棋局一开便已有优势,无须强行与对手死磕,只要保持住这领先的优势即可。后面即使黄龙士能将左上角徐星友阵地破尽,徐星友能抢先站住左下,也算是得大于失了。
  但是,就是这种对黄龙士的退让,成为了徐星友再进一步的阻碍。
  黄龙士稍作迟疑,很快下定决心。只见白光一闪,一子落定,徐星友看去——左下,另一侧的目外!
  逼徐星友出招!
  或许是笔者孤陋寡闻,两个目外对挂,这种棋型不论古代对局,还是现代棋谱,笔者几乎都没有见过。笔者查阅定式书,看到的也基本都是以小目挂目外、高目挂目外,三三挂目外的应法,目外挂目外这种下法还真是几乎没怎么听说过。但是有趣的是,在黄龙士和徐星友的让三子局棋谱中,常常能看到这种特异的目外对挂的棋型,想必这是师徒二人对目外招法的独特研究吧。毕竟,在座子棋时代,大概也只有让子棋才有对付目外的机会了。
  而另一点有趣的地方是,在古代的让子棋对局中,但凡占空角,几乎没有直接占星位的,通常都以小目和目外居多。大概中国古代棋手心里也清楚,星位占角是破绽相当多的占法吧。看来大家平时下座子棋没少被星位座子拖累过。
  说回这局棋。一见黄龙士以目外挂目外的招法下出来,一直跟着黄龙士学棋的徐星友想必立刻就看出了其中厉害,不敢随便应对,于是竟然再次脱先,直取右上,再占一个目外。如此一来,黄龙士如果再挂角,徐星友就得到了先手在任何一个地方发动攻击的权力,如果黄龙士回过头去攻击左上或者左下,则徐星友右上这一步稳赚不赔。
  这就是让子棋,受子一方有充分的腾挪空间,而让子一方则处处受制,不得不强行求变。
  黄龙士微微思索片刻,终于狠下心来。只见左上白光一闪,徐星友再看去,心底不免一惊——又是一招小飞挂!
  此乃双飞燕!
  在对付座子的古代棋招当中,双飞燕可以说是最凶狠,也最难应付的攻击了。黄龙士施展双飞燕,便是要一求死战。徐星友稍有应对不慎,恐怕就将丢掉优势。
  前面说过,应对双飞燕,以周懒予开创的两压应双飞最为漂亮。但是,两压的招法发展到黄龙士时代已经变得非常复杂多变,虽然应对正确的话两压当不会吃亏,但是正确的招法往往藏得很深,一旦失误则将四面楚歌,甚至棋型崩溃。
  让子棋,徐星友决定不冒这个险,选择了小飞出逃。小飞应双飞乃是传统应法,几乎肯定要吃点亏,但是基本可以保证不出大事,属于优势下保险的下法。
  徐星友面对师父,仍然显得谨慎小心,不敢越雷池一步。但是,黄龙士提出这场争棋,要练的就是徐星友越雷池的胆子!
  黄龙士将上方挂角一子拆二打开,徐星友则立刻对左侧白子进行夹击,一招二间低夹之后,按照传统下法,这战斗便可暂告一段落了。但是黄龙士显然不肯就这样轻易放过徐星友。
  白9跳起,紧紧靠住徐星友的小尖。黄龙士给了徐星友一个清晰的信号——这十局棋,我将使尽一切可能的攻击,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这一招跳起,意思就是说,上边的挂角我安定了,左边的挂角我也要逃出来,你那个软绵绵的小尖要是伤不到我,你这整个左上角和左边夹击的那粒棋子就全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徐星友知道自己已是避无可避,此战决不能大败。于是,徐星友鼓足了勇气——扳,强行摁住黄龙士。见到徐星友终于正面迎战,黄龙士心中暗暗感到了一丝欣慰。
  徐星友,之所以强行让你三个子,就是要让你看到胜的希望,让你敢于战胜我啊!
  黄龙士立刻投入战斗,将左侧棋子走厚,这便是清晰地告诉徐星友,我可不打算弃子,每一块能救的棋我都要救出来,我要用最强硬的招法跟你拼命,有本事就来吃我吧。
  徐星友大概是被吓到了,竟然一时慌了手脚,不敢在左侧硬拼,竟转向攻击上方白子,希望通过攻击上边借力将棋势走厚,再回过头来攻击左边。可惜,黄龙士是何等人物,怎会中这种低级的计策。只见黄龙士在上方没有退守,而是凶狠地向角地深处长了一手。这一手,既是防守,同时也是对黑棋角地的攻击。徐星友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师父此时不退反进,急忙匆匆挡了一手。如此一来,徐星友借力不成,反而被师父借了力去,左上黑棋形状奇差,徒生出了许多破绽。黄龙士看准时机,照着徐星友的破绽连连出招,徐星友完全不能应付,竟很快被黄龙士逼出了一个劫争。这个劫争,一旦黄龙士打赢,则徐星友左上大军将被白棋分断,角地由于先前白棋早早的以长而失去了活棋所需的空间,一旦有变就将做不出两只眼来,就算勉强做出来了也将失去全部外势,用一个棋头换去了整片江山。而徐星友若能打赢这个劫,却对黄龙士两块棋都没有太大威胁,只不过是一队孤军逃到了中原罢了。
  胜尚且无益,败则可能要全军覆没,徐星友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跟师父打了一仗,结果就被师父用最强硬的招法打得毫无脾气。徐星友该明白了,师父这次争棋,乃是抱着狠狠教训一下这个弟子的心思来的——师父用全力了!
  若按照对子的下法,徐星友到这里得赶紧脱先他投,找地方弥补损失了。但是,这是受三子局,徐星友只要能把左上的大军救出来就不吃亏了。于是,徐星友围绕着这个劫,跟黄龙士展开了激战。交战几合,徐星友不敢再给师父继续打劫的机会,急急忙忙将劫争粘住,总算损失不大。
  日后徐星友在自己的棋书中,对小尖应双飞给予了极低的评价,也许正是早年小尖应双飞被黄龙士杀得太惨留下了心理阴影吧。
  黄龙士见徐星友匆忙粘劫,心中却暗暗一笑,猛地又一子落向左侧——夹击!
  方才徐星友小尖应双飞之后,在左侧落下了夹击一子,本意是进攻左边白棋。但现在由于左上的劫争让黄龙士借了力,黄龙士的阵势反而雄壮了起来,徐星友左侧的黑子立刻成了活靶子。黄龙士这一夹,摆明了就是冲着杀棋来的。徐星友见白势已经起来了,不敢再退让,于是狠狠顶住了黄龙士,要在此一决胜负。
  好意气!黄龙士在心底暗暗赞叹,但手上却不含糊,仍旧以最强的招法应对。可怜徐星友好不容易再次鼓起勇气对师父的进攻说不,但没战十来个回合,黑棋竟然就渐渐力不从心了。到59手,黄龙士巧妙地利用连环劫将左边黑棋一网打尽,片甲不留,同时形成的强大阵势还威胁着左下的黑军主阵!
  左边一阵,徐星友被杀得惨败,丢盔弃甲,落荒而逃。但是平心而论,徐星友左边的应法即使说有错,也都是小错,原本也不至于导致什么严重后果。可是偏偏他的对手是黄龙士,一点小错竟然就导致了左边全军覆没的悲惨下场。说起来,黄龙士在左边的招法几乎就是能杀黑棋的唯一的招法,而且还是靠连环劫才勉强杀掉黑棋,可以说这些招法隐藏的是相当深的。徐星友虽勇气可嘉,但是比起黄龙士,仍然棋差一招,硬比杀伤力还是远逊于黄龙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