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04

方圆群英志——304

  上回说到,黄龙士故意以让三子的棋份,强行与弟子徐星友展开十番棋较量,希望以此刺激徐星友向身为师父的自己亮剑,突破棋艺上的屏障。十番棋的一局,徐星友后半盘终于露出獠牙,勇猛追杀黄龙士两条大龙,最终终于凭借着千辛万苦拼争而来的一个劫争斩杀其中一条白龙,夺得首胜。
  这第一胜,着实来之不易。黄龙士在徐星友的面前展示了一次次精妙的攻杀和腾挪,招法让人眼花缭乱,惊为天人。徐星友虽胜,也是依赖三子的优势才仅仅赢了一个劫争而已,棋局弈罢许久只怕心境都难以平息。
  然而,勉力授徐星友三子,虽然才仅仅弈罢一局,黄龙士却已经感到了沉重的压力——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让徐星友三个子竟然如此困难,自己到了后半盘几乎举步维艰,每一步都是竭尽全力才下出来的。
  这么下去,十盘棋下来,只怕黄龙士的身体会首先熬不住了……
  不过,黄龙士却没有打算退缩半步。
  徐星友,咱们还有九盘棋,接着下吧!

  却说第二天,黄龙士和徐星友再次坐到棋枰两侧时,师徒互相看看,却发现双方脸色都不大好,像是昨夜都没休息安稳。
  徐星友这边,昨天本以为受三子当稳稳得胜,岂料风波不断,竟险些输了出去,于是只得连夜好好整理,以求今日一战不要重蹈覆辙。黄龙士那边,却是昨日使尽全力却不能取胜,竟意外激起了一代棋圣的好胜之心——黄龙士已有好几年没有这样热血沸腾了!
  这一场胜负,虽名为指导棋,但其实双方都是竭尽全力在战斗。对比于过去那些“教拳不教步”的师父,看看昨日第一局的棋谱,黄龙士那些不遗余力的强硬招法,足以让徐星友感慨此生有幸得此良师了。
  于是,第二局很快便再度开战,二人的面容都比昨日严峻了不少——因为这一次,双方都知道自己即将迎来的将是一场怎样的战斗了……
  棋局一开,双方前几手与前一日的对局几乎毫无二致。黄龙士右上小飞挂角,徐星友脱先在右下抢占目外,然后黄龙士又施展出古怪的目外挂目外,徐星友再次脱先抢占左上目外。
  看来,徐星友认定自己昨日布局阶段的思路没有错,之所以被黄龙士一开局就吃去一片是因为上一局以小飞应双飞的错误所致。徐星友这个人,棋才一般,但却是个相当肯用功的人,更是一个懂得将抽象的思维理论化的人。仅仅是看这十局棋,就可以清晰地看出徐星友每一局棋对自己得失的揣摩,这也是一番乐趣了。
  看到这里,黄龙士大概也猜到了,徐星友是把昨日一开局陷入被动的责任归到了小飞应双飞的不利上,那么这一次如果继续用双飞燕夹击,则徐星友昨晚一夜做的功课大概就全都用得上了吧。不过,连续两局用同一种招法太枯燥了,不合黄龙士的味口。于是,白5率先变招,将右上挂角一子突然跳起,隐隐是要攻向黑棋右上主营!
  徐星友不敢怠慢,右上主营立刻大飞张开阵势。黄龙士则虚晃一枪,突然调转枪头,间隔五路向右下黑目外一子逼去。徐星友不慌不忙,又将目外一子向三三跳去,应得安静平稳。之后双方在下方开始布阵,又在全局各自稳稳张开,招法清晰简洁,却隐隐藏着杀气。
  二十合交手完毕,全局上大家互相张开阵势,各有强弱,却将局面稳定在平和的气质之下。但是,徐星友有让三子中的天元黑子占在全局中心,这一子的优势使得全局看下来黑棋顿显生动得多。
  值得一提的是,在左上,徐星友遭到黄龙士攻逼的时候,十分自然而然地在坐上小目下了一手,与先前的目外配合,恰好就是如今大家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无忧角阵型——看来,中国古代棋手不会下无忧角,这绝对是一种偏见,把棋盘放空了他们一样下得出这样的棋来。

  接下来,该轮到黄龙士出手了。
  眨眼之间,黄龙士突然发力——白21从下方二路向徐星友下边的拆二大飞攻杀过去。
  三路拆二这种棋型,距离活棋就一步之遥,但是却也不能说就一定是活棋。黄龙士这一下子从二路冲杀过来,低低地埋着头刺向拆二底下,却是一种试探。对方如果下立挡一手,则是自毁棋型的愚蠢招法,拆二棋型将会成为一块立二拆二的毫无效率的滞重之阵,紧接着对方还有多种手段前来攻击,即使能保证不死,却也得不偿失。让出底下,放白棋进来,然后借机袭取外势方是正着,但是这么下需要一定技术能力做支撑,否则丢了实地,又发挥不出外势威力的话,就要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了。
  这一手,显然是黄龙士早有准备的。徐星友跟黄龙士对弈,一直尽力求稳,不愿卷入黄龙士擅长的乱战局面中去。要想求稳,就必须先捞足实地。黄龙士这一招,却直直刺向徐星友的实地,要逼徐星友放弃下边地盘,安心发展外势,然后以攻杀取胜。
  什么叫指导棋?这种招法就叫指导棋。指导棋不是师父跟徒弟比胜负(至少不完全是),更重要的是师父通过指导棋去启发徒弟下出正确的棋来。黄龙士这一招二路飞攻,就是要求徐星友必须放弃实地,学会用外势进行攻击。
  徐星友当然明白师父的意思,虽然他心底其实并不愿意进入师父所擅长的战局,但这种时候下立保实地实在太蠢了,蠢到连刚学棋的人都不爱下。没办法,徐星友只得从上面压住白棋的二路飞攻,求取外势。黄龙士心满意足,十来手棋将整条下边从二路开始几乎尽收囊中,两处扳头却给徐星友三路以上那气势恢宏的外势留下了两个断点。
  照道理说,布局下一连串二路,肯定是不利的。黄龙士这么下,显然不合棋理。但是,人家黄龙士不按棋理下棋是有目的的——他其实早就准备好了接下来的手段。
  却说徐星友仗着有天元黑子接应,自以为这下边从三线开始的一条外势是黄龙士的严重失误,于是开开心心从左下星位一路延伸到了下边边星,到了黄龙士下边白阵门口稍稍收住步子,把下边右侧的两粒棋子送给黄龙士,自己觉得自己收住了一条雄厚的下边,加上左边阵势和天元一子,整个左侧四五十目看上去就全在他自己手心里了,甚至如果等会攻杀得力,能把左上孤零零的那一粒挂角的白子给吃了去,那可就是至少七八十目的地域啊!
  确实,但凡换了个人看这局棋,见到黑棋左边浩浩荡荡的阵势,尤其是左下那一条雄赳赳气昂昂的外势,再瞅一眼左上那一粒可怜兮兮的白子,估计谁都更愿意下黑棋吧。
  可惜,对手是黄龙士,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白39突然出手,一招时机正好的点方,恰恰点在徐星友下边外势最大的破绽上!
  棋谚有云,“形方必觑”,出自《凡遇要法总诀》,作者是后面将会登场的施襄夏。而这段话,其出现应当早于施襄夏,很可能是曾对施襄夏有过教导的徐星友那里传出去的。如果真是这样,恐怕徐星友得出“形方必觑”这个观点,恐怕就得从这局棋开始了。
  一方棋子分别垂直地在两个方向上落下两个子,且外围被对手逼住,就像是一个正方形才画了两条边,这种棋型就叫“方”。而这种棋型的弱点,就在此正方形还没画出的那两条边的交点上——落子此点刺向“方”的要害,在围棋术语中叫做“点方”。被点方之后的处理很麻烦,如果不理会就会被对手小尖一下从而将棋子分断开,如果粘上则五个棋子歪歪扭扭挤成一堆,棋型难看至极且效率低下,如果虎则怕对手长,如果跳则怕对手借力,总之怎么应都别扭。而成熟的清朝古棋中,几乎是逢方必点的!
  黄龙士此时的点方,点得恰到好处,正好把徐星友这块外势上唯一的两个断点全都串联了起来,顿时让徐星友难受至极。可徐星友毕竟已是高手,一看这局面就知道特意前去应对估计是没什么好办法了,于是先攻向右边,逼黄龙士应对,等到把右边走好了,不怕被断开攻击了再回头来救这边。思路本来是对的,但是运作时候出了一点小小的失误——可能是一个蠢得让人难以置信的失误。
  原本黄龙士却是不得不前去右边应对,徐星友相当有望借此机会将自己棋型补好,可是黑44鬼使神差的一个征打,简直让人目瞪口呆——这个打吃,如果是想借力发展自己的棋,则应该从左边打,让对手往上跑,然后自己顺势爬上去,则左侧将彻底成为黑棋实地。可徐星友却从右边打,把对手的棋子赶到了自己外势的破绽上去了!有人要说,大概徐星友是不希望自己借力的同时也帮对手把右侧走厚吧。可事实情况是,就算你从右侧打了,后来黄龙士不还是把右边走厚了嘛,而且厚的范围还更大了。
  所以,实际情况只有一个了——徐星友眼花,这一步是真的看错了!这棋,从右边打吃是一个征子,徐星友大概想到自己天元有一粒黑子,一旦征子黑棋肯定是有利的,因为天元在棋盘的正中央啊。于是徐星友大大方方就从右边打吃了,满心以为这一打吃就把黄龙士的白子给擒住了,左边阵势就这么成了,四五十目棋就这么出来了。黄龙士看到徐星友这么信心满满地从右边打吃,他估计心里也咯噔一下,赶紧看棋盘,想着是不是自己算错了。可是再看一遍,黄龙士这才反应过来——我没看错,那就是徐星友看错了,这招棋算是他送我的了!
  人家送礼还有不要的?黄龙士毫不犹豫,立刻长出——我要跑征子。
  徐星友一看黄龙士竟然这么坚定地就把应该必死无疑的征子往外拉,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急忙开始重算。这么一算,徐星友顿时脸都吓白了——哪有什么征子有利,这条征子路线恰恰非常微妙地错过了天元黑子,竟不偏不倚奔着左侧阵地里唯一的那一粒孤零零的白子挂角一子去了!
  这要是真征下去,黑棋还哪有什么左边大阵,那是要全军覆没啊!
  想耍个小聪明,不小心把自己给玩进去了……
  徐星友看了半天,找不出一点办法,悔得肠子都青了也没招,只好乖乖地回过头,把那黄龙士的点方一招前边的漏洞给粘上了。棋型差点也没办法,谁叫自己眼花了呢?黄龙士一看徐星友认栽了,开开心心地把被徐星友亲手放进来的那几粒棋子潇潇洒洒地张开,徐星友都不敢上去逼,只得乖乖让出一大片地域,自己阵型回撤二三里,把左边的阵地大范围收缩了一把。
  这看错征子,真是个蠢到家的失误了。
  但是,黄龙士可不是只靠对方失误取胜的棋手——他还有后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