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05

方圆群英志——305

  刚才点方的那个断点被徐星友自己给粘上了,虽然棋型难看但好歹没让黄龙士打穿。但拜徐星友那看错征子的右侧打吃所赐,现在下边黑棋外势的形状丑得一塌糊涂,一片黑子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简直就像是求着黄龙士过去杀棋似的。黄龙士岂能放过如此机会,立刻从下边黑棋外势的另一个断点断开,直直杀了进来。徐星友急忙来杀,这次方向没有搞错,看上去正好防住了黄龙士这次的断。
  可黄龙士就是黄龙士,他突然把眼睛看向了看似与此处战场完全不相干的另一个地方,白53靠入左侧,似乎是一招试应手。但是,这招白53,几乎算得上笔者所见过的陷阱中最精妙的前几个之一了。这一招靠,对方如果从上边扳起则左侧阵地又要大损,先前好不容易围起来的大模样就一点不剩了;但是如果不甘心大模样被破而下立防守——你就完全中了黄龙士的计了!
  徐星友就是一个中了此计的高手,他自以为理所当然地就下立了,然后黄龙士突然天马行空地把棋子往上边扳过去。看起来,黄龙士走的都是死棋,这几步走完这些棋显然都活不了,让人不明白黄龙士到底要干什么。到黑64,徐星友将白53吃住,又轻松断开黄龙士扳过来的几粒棋子,看上去黄龙士似乎就是来送战俘的,搞得徐星友心里美滋滋的,以为自己破了师父的计策。
  然而,徐星友太天真了……
  黄龙士趁着徐星友脸上的笑意还没有退去,突然把原先那招已经被吃住的断给长了出来。徐星友不明所以,只得继续按照原先早已算好的算路防守过去,原本一冲一断就能简单把黄龙士的进攻棋子吃得干干净净了。但是等徐星友冲完了,刚要断,发现不对劲。再一细看,眼珠子都要吓出来了!
  由于前面黄龙士那几招完全送死的下法把整个右下的局面搅乱了,现在的右下已经不是清晰明确的黑棋天下了!如果徐星友断,则黄龙士就顺着徐星友打吃的方向逃走,前面看似送死的那几支孤军恰好作为援军接应,徐星友偏偏吃不掉!这几粒棋子吃不掉,现在可就问题大了——下边外势被断开的那一片已经片甲不留不说,整个右下白棋立刻就活了过来,反而是黑棋一点眼位都没有了!换句话说,徐星友要是继续按照原先的既定计划去断,则整条黑棋下边厚势就要全部被黄龙士吞下,原本还浩浩荡荡的左侧黑棋模样就要变成白棋的战俘集中营了,局面上白棋将逆转原本三四十目的劣势,反而夺德五十目以上的优势,徐星友就可以直接认输了!
  白53这个陷阱藏得如此之深,以致这一招的后续手法要多下十几手才能初现端倪,而后更是要等到黑72的时候才能让人发现他原本的意义,而这中间的招法竟然完全骗过了棋力已有天下豪杰水准的徐星友!
  为了吃下边,却在左边莫名其妙地送死,最后却能吃尽对手一整条厚势,这种不拘一格的构思能力和超强的计算力,简直让人惊得目瞪口呆。
  徐星友看到这里,知道下边厚势肯定是保不住了,于是只好忍痛在左侧补了一手,把下边被断开的厚势拱手让给了黄龙士。黄龙士白73一招吃尽十粒黑子(算上前面徐星友的弃子总计十四粒),明明是受三子的徐星友不过才七十多手棋之后就遥遥落后了近二十目!形势突然变得对徐星友极端不利了。

  黄龙士的出招,总是这么让人防不胜防。如今黄龙士取得了优势,徐星友被迫对黄龙士展开攻击,一旦攻击不成则必定败北……
  黄龙士的嘴角暗暗露出了微笑——来吧,徐星友,让我看看当你落后于我的时候,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徐星友看着满盘的败局,几乎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师父的棋,即使我受三子尚且难以抵挡。如今这局棋要想赢,我就必须要在后半盘战胜我的师父——在落后的情况下,战胜我的师父,天下第一的棋圣黄龙士!
  做不到,我不可能做得到。只剩下半盘棋,我要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击败那个我从没有真正击败过的师父!
  ——师父,如果是你,这种局面下你会怎么做?
  徐星友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睁开了双眼。
  他的面前,黄龙士微微笑着,正等待着徐星友的落子。
  这种局面下还能反败为胜的,天下恐怕只有黄龙士一人。如果我是师父,我会怎么做?
  师父,其实你已经把答案教给我了啊……
  看着盘上的棋型,徐星友突然感到了一阵亢奋——师父,多谢指点!
  突然,徐星友气势十足地拍下了一粒黑子,那声音清脆而坚决,如同一柄利刃。
  黄龙士看到这步棋,皱眉猛地皱了起来!
  只见棋盘之上,上方还未开战的阵势中,徐星友突然从二路点入了黄龙士上方的拆二阵型!
  从二路攻击拆二,这是刚才黄龙士击败徐星友的办法!如今徐星友竟然使出自己的师父刚刚在自己面前展示过的招法,向刚刚击败了自己的师父发出了挑战!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师父,你教我的棋,就由我展示在您的面前吧!
  这一招,显然大大出乎了黄龙士的意料。几乎同样的招法,竟然出现在了同一局棋中,只是黑白双方换了位置!
  我自己的棋招,我怎么去破?黄龙士沉思了许久,终于做出了和刚才徐星友几乎一样的选择——放弃实地,构筑厚势。
  在这种情形下,这几乎就是不二的选择了。
  徐星友的心中莫名涌起了一股兴奋之情——师父,看来我这一招下对了,即使是您也只能如此来应对这样的招法,不是吗?
  刚才徐星友在下方弃去实地构筑外势,同时也不得不牺牲了右下的数粒黑子。而现在的黄龙士,做出了和刚才的徐星友几乎完全一样的选择,被迫放弃了实地,同时牺牲了已经陷入黑棋重围的左上挂角一子。局面意外地接近了,黄龙士的领先优势被大大缩小了!
  黄龙士急忙在右上角点三三,强取右上黑军角地,再次将优势拉大。然而,徐星友此时却早已有了成算——就在黄龙士右上刚刚得势之时,徐星友突然又在上方的白棋厚势上下出了一招黄龙士再熟悉不过的棋!
  点方!
  与刚才徐星友在下边的棋型一样,上方黄龙士的厚势上也有一个“方”。徐星友这一点,与刚才黄龙士的点方真是异曲同工,同样都是瞄着厚势上的两个断点行棋,同样都是极其锐利的一招!
  形方必觑,这句话如果真的是徐星友教给施襄夏的,可想而知,必定是这局棋给徐星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看着这一招点方,黄龙士的脸上竟渗出了汗水!他想不到,自己的招法竟然被徐星友依样画葫芦,如今面对自己的这些棋招,自己却也找不出多少可行的破解之法!
  黄龙士开始焦躁了!
  白棋强行对点方一子进行靠扳,徐星友却计算得十分精确,在黄龙士厚实的外势面前成功拔花,一举将这片厚势的发展潜力悉数破尽。黄龙士强攻不成,最终也只得以最难看的棋型勉强粘住自己的方形断点,上方厚势顿时成了孤棋,一旦被杀则将以五六十目的巨大差距惨败!
  徐星友,你竟用我的棋招来对付我!
  黄龙士陷入了苦思,他的手紧紧我成了拳头,甚至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有些颤抖。上方四面都是黑军埋伏,一条硕大的白龙几乎看不到一丝出路。这局棋,黄龙士就是有惊天的本领,只怕也在劫难逃了——因为他这次的对手,几乎就是他自己!
  苦思良久,黄龙士狠狠落下了一粒白子——上方白军孤阵,全力向下冲杀,争取杀回下方主营!
  还有胜算,不可束手就擒!
  眼见白棋向下冲杀,徐星友急忙前来抵挡。然而,黄龙士并不是在单纯的逃跑,他治孤时的每一手棋其实都既是进攻,也是逃跑。徐星友的进攻,到了黄龙士面前却往往成了被攻打的对象,反而是徐星友被迫四处躲避。二十合交手战罢,黄龙士竟杀穿上下,成功将上方孤军逃回了下方主营!
  徐星友见竟然没能擒住黄龙士大龙,额头上也不禁渗出了汗珠——不愧是师父,即使逃孤也能如此气势惊人。但是,这局棋好不容易下成了这样,我也绝不会就此放弃!
  徐星友趁机攻入右边,大破黄龙士模样,整局棋的局面顿时变得极其细微,胜负恐怕将取决于极小的一点上!
  棋行至此,双方都已是气喘吁吁了。局面如此接近,却又如此混乱,气氛简直让人窒息!
  白139杀入左侧,徐星友急忙应对,双方在此造出了一个劫争。这个劫争价值虽然并没有死活那么大,但是在如今局面这么细微的情况下却几乎成了双方争夺胜负的最大焦点。围绕着这个劫争,双方在棋盘四周到处寻找劫材,不敢有丝毫大意。只见盘侧二人早已是挥汗如雨,精疲力竭,却仍然强打起精神,焦急地盯着棋盘,计算着每一个可能的劫材。
  紧张到几乎要凝固的空气充斥了整个阁楼,徐星友和黄龙士的眼中,似乎除了棋局之外什么也没有了。阁楼里只有清晰的落子声和沉重的喘息声,两个棋手如同正竭力厮杀的战士一般,只依靠胜利的欲望驱使着自己的身体。
  围绕此劫,以及由找劫材引申而出的战火,双方一直鏖战了七八十余合。眼见这样的劫争负担对白棋太重,黄龙士只得再出奇策,以死子作为威胁逼迫徐星友消去了这个劫争的价值,有惊无险地连回白棋二子,使得这个劫不再成为全局胜负的因素了。然而,再看局面,此时徐星友已经夺取了微弱的优势。
  最终,徐星友竟成功地反败为胜,以极其微小的差距拿下了本局。此局战罢,双方竟都如虚脱一般,只觉已经耗尽了全部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