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09

方圆群英志——309

  “师父,弟子输了……”徐星友脸上满是不服的表情,但这不服当中还隐藏着一丝惊愕与敬佩。
  徐星友,一个庸才,一个没能从出生时就得到棋神眷顾的棋界弱者,一个不甘心于命运而以毕生之力进行抗争的勇士,面对着一个真正前无古人的超级天才,只得无奈地再次低下了头。
  黄龙士,就是一个奇迹,是一个我徐星友今生今世都只能仰望的人!
  黄龙士喘息着,默默看着眼前这个已经竭尽全力的弟子,微微笑了笑。
  “你已经下得很好了。”黄龙士轻声说道,“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与我分先对弈了。”
  与师父分先对弈!
  徐星友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只是呆呆地看着师父。
  黄龙士笑道:“不过你不可因此而松懈,后面还有几局让三子棋,我可是无论如何也不打算放你一马的!”
  徐星友急忙向师父行礼,心中却难以抑制那股汹涌的热血。
  这正是:
  茫茫方圆三粒子,烽烟过后总输赢。
  纵使今胜两分力,岂知来日谁推枰。
  欲知后事如何……

  ——你竟真的赢了!
  黄龙士无力地笑了笑:“二子半,总算赢了一局。”
  ——可是,这不可能啊!让徐星友三子,这是超越了人类棋力极限的事情,天下不可能有人能在让三子的情况下胜今时今日的徐星友哪怕一局!
  “看来,我超越了那个极限了。”黄龙士淡淡说道,“但是,徐星友仍然在进步,下一局的他必定比这一局更强。你所说的那个人类棋力的极限,恐怕还变得要更高啊。”
  ——可不管怎么说,让三子竟然也能击败徐星友,你创造了奇迹,这几乎不是人所能完成的事情,你的棋已经超越了人的境界,你是一个真正的棋神了!
  “也许应该倒过来想想……”黄龙士笑道,“既然我让三子能胜得过徐星友,那说明让三子胜徐星友,还不是人类棋力的极限啊——说不定,我还能做到更好呢?”
  说完,黄龙士哈哈大笑,缓缓迈开了步子正要离去,却脚下一软,猛地跌倒在地了。
  黄龙士虚弱地坐起身子,拍了拍衣服上的土,神色渐渐有些黯淡了。
  为了下这几局棋,不论黄龙士还是徐星友,都已经茶饭不思了。饭吃不下,觉睡不好,身子就会越来越差啊。
  “看来,也许让徐星友三子真的是人类的极限了。”黄龙士有些哀伤地叹道,“说不定我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撑我越过这个极致了……”

  感谢阁下回复,笔者非常欣慰啊。
  现在笔者面临的困境就是,写得军事化了想看棋的读者不满意,写得太专业了不懂棋的读者看不懂。其实笔者写围棋小说的初衷是写给不会下棋的人看,希望大家对围棋产生兴趣的,但是现在这片帖子有点跑偏了,基本都是会下棋的人在看,不会下棋的人似乎关心不多。可是推广围棋就是要给还不会下棋的人做推广啊,会下棋的已经会下了,只有对围棋爱得深不深的问题,跟推广已经不大沾边了。
  所以现在笔者有点迷茫啊,不知道后面的风格到底怎么确定比较好。就个人而言,笔者更倾向于写得虚幻一点,就好像武侠小说里的武功招式也都是极富想象力的,跟真实武术相差很远的。
  在这里笔者很想问问现在在看这帖子的各位对这帖子的风格到底怎么看,大家觉得前半部虚一点的风格更好,还是后半部写实的风格更能接受。笔者以大家的意见做个参考,也好把后面的文章写得更完善些不是?
  等最后有了结论,万一这书出版了(目前有出版社在谈,不过看来还是很遥远的事情),某些章节可能还得重写一下以统一全书风格呢。
  最后,回答一下阁下的问题:关于范施到底谁更强,以及当湖十局的最终胜负局数呢——其实笔者资料还没查全,不好说,等写到那里应该就能答复阁下了。不过对于范施这二位,笔者也有自己的理解,如果能按计划写到那时候,相信应该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谢谢各位读者捧场了。
  第七十八回 三子输赢棋圣造传人 十局血泪师徒临曲终

  上回说到,黄龙士徐星友让三子十番棋下到第五局,徐星友虽下得颤颤巍巍,却一路连赢五局下来,且一局比一局下得好,清清楚楚地告诉师父黄龙士,自己已到了能受师父二子的程度。然而,黄龙士却坚持不肯降下棋份,硬生生让三子下了第六局,却凭借着弃子十四粒的惊天一战力胜徐星友二子半。
  让徐星友三子,竟然还能再胜一局,此战可谓黄龙士一生登峰造极之作。本来已经因为连赢五局而有些飘飘然的徐星友,经此一战被师父狠狠从天上又拉了下来,摔了个七荤八素,脑中只惊得一片空白。
  受让三子,竟然还败给黄龙士一局,这就意味着——徐星友的棋力,还仍然是远远逊于黄龙士,根本连黄龙士的背影都还没见着呢!
  作为对手的黄龙士,实在太可怕了,他几乎已不可能被人从棋盘上击败了……
  然而,不论黄龙士的棋力再如何接近于神,他毕竟也只是肉体凡胎。对于凡人来说,有一样东西是他们无论如何也超越不了的——死亡。
  这是人类身体的极限,而黄龙士为了这十局棋,已经悄然逼近了这个极限……

  第七局,仍旧是让三子,二人又开始了一场筋疲力竭的较量。
  苦战到九十余合,徐星友几乎感到了绝望。
  似乎是上一局棋之后黄龙士突然又有了质的飞跃,这一局棋黄龙士下得十分值得玩味。虽然仍旧是右边很快展开了一场追杀,但是与以往黄龙士舍弃活路,搏命追击不同,这一次黄龙士却一开局便不顾布局基本规则,苦苦在右下角二路连爬攻取了右下阵地。
  布局在二路执着行棋本是棋家大忌,多数情况下这种下法都是不顾大局,过分拘泥于细节的俗手。然而,到了黄龙士手中,这俗手却有了别样的精彩。
  只见黄龙士苦苦在二路造出一片活棋,虽然没有几分城池,却也牢不可破。凭着这一支稳稳的铁军,黄龙士从右侧冲出,竟然绕着黑棋上下两片孤棋狠狠抽打,杀得徐星友心惊胆战。这一次与以前不同,过去黄龙士攻得虽然凶猛,但自己毕竟也不是活棋,徐星友往往能借着这一丝漏洞觅得良机。但这次黄龙士这是条活龙,虽然活不出几目来,但是一点也不怕你攻击。徐星友这一次除了逃命,竟然几乎没有一丁点办法可使。就这么杀了几十个回合,黄龙士不仅大龙毫无危险,还冲到中腹对着天元黑子将白阵张开,虎视眈眈要鲸吞中腹。徐星友这边别说反攻黄龙士了,自己的上下两片棋都还要补棋,处处都是破绽,狼狈至极。
  徐星友为求头绪,上边冒险进攻,下边强行压出,却都被黄龙士应对得丝毫不差,眼看黑棋两路援军都被白军压制得动弹不得,整片棋局上早已是白茫茫的一片黄龙士军旗,战事进展得顺风顺水,看来徐星友恐怕要在让三子的情况下被黄龙士连胜两局去了……
  黄龙士这种天才,实在让人嫉妒——他好像总能在他愿意的时候突然顿悟,然后棋力就猛地上一个档次,甚至不需要做任何调整就能适应,然后把那些刚刚稍微接近他一点的对手一下子又甩出老远去……
  黄龙士这前一百手棋,当真是毫无破绽,又构思精妙,手法上显然比徐星友要远远高明得多。
  眼看棋局要输,徐星友放手一搏,黑110使出非常手段,狠狠切断白棋左侧军阵和左上主营的联络,要用左下的厚势攻击左侧的白军,争取找出头绪来。
  黄龙士知道,胜败就在此一战了——谁能在这里得胜,恐怕就将奠定全局的胜势!
  徐星友,我要出招了,你等着应对吧!
  黄龙士睁大双眼,正要在脑中开始飞速地运算,看破此间一切招法,将徐星友逼入绝境之时,他突然无法抑制地剧烈咳嗽起来!
  剧烈的咳嗽,伴随着如同要裂开一般的头痛,黄龙士在那一瞬间几乎失去了进行任何思考的能力,甚至仿佛意识在那一刻也有些朦胧了!
  徐星友虽然担心师父,但是想到这十番棋开始以来师父的身体一直不大好,这样突然的咳嗽似乎也不算奇怪,加上自己如今局面很紧张,几乎无暇分心再去理会其他事情,所以也并没有在意。
  他并不知道如今黄龙士的身体对于黄龙士自己,甚至对于徐星友的将来会有着怎样的巨大影响。也许多年之后,徐星友仍然在不断地痛悔着这一刻——
  但是,此时的徐星友确实还不知道黄龙士即将遭遇什么。
  黄龙士从几乎让自己丧失意识的剧烈咳嗽中清醒过来,脑中的余痛却仍然在折磨着他。此时左边徐星友的招法虽然是亡命一搏,难免会留有破绽,但是既然徐星友能下出来,说明即使有破绽也一定隐藏得极深,不经过缜密的计算恐怕难以找出最严厉的杀招。要想找出最强的应法,是需要极强的集中力的。
  然而,黄龙士感到自己似乎难以再将精力集中在一点上,在此进行严格而细致的计算了。
  他的身体为了保护他的性命,拒绝了他继续深入计算的请求。
  ——为了保命,这局棋请不要再那么执着了……
  黄龙士强忍着痛楚,露出了轻轻的微笑。
  “你觉得对我来说,生命会比棋局更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