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14

方圆群英志——314

  却说徐星友自与黄龙士弈完血泪篇十局后,将这十局棋细细研究,终日揣摩,竟然多有顿悟之处,棋力猛然大进,就此突破了自己一直突破不了的屏障,将棋艺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档次。
  然而,与此同时,黄龙士似乎也突然变了。
  在徐星友眼中,黄龙士是一个严师。血泪篇中黄龙士所展现出来的令人窒息的攻杀力,徐星友终生都难以忘怀。然而,这么一个严厉的老师,却在弈完血泪篇十局之后,突然变得和蔼了许多。
  而且,黄龙士不再要徐星友称他为师父了。
  “我已经没什么可教你的了……”黄龙士只是这样解释道。
  终有一日,黄龙士又一次来到了徐星友的那间阁楼。
  “徐星友,我们下局棋吧。”黄龙士笑道。
  不知为什么,这一次黄龙士的笑容中隐隐有一丝忧伤。
  徐星友二话不说,取出棋座,恭恭敬敬在盘上摆了两粒黑子,轻声问黄龙士道:“还要再摆一粒棋子吗?”
  棋盘上,两粒黑子各据对角星位,犹如两员守关大将,静候强敌来犯。
  黄龙士微微笑了笑,也不回答,只是默默取出身前白棋棋盒中的棋子,缓缓将手伸向棋盘。
  一声脆响。
  徐星友看去,那是一招星位。白第一手落子于星位,在师父的让子棋中,可谓罕见的招法。
  徐星友正要取黑子出招,却突然听得棋盘上又传来了一生脆响。
  那还是黄龙士,他在刚才那粒星位白子的对角上又放下了一粒白子。
  连走两步?围棋不是这样下的!徐星友正诧异间,一个念头突然从他脑中闪过,让他感到全身一阵震颤。
  黄龙士放好了两粒棋子,缓缓将身前的白棋棋盒拿起来,伸手向徐星友递过去。
  徐星友呆住了。他的面前,那个比他年轻几岁,却一直一副严厉面孔的师父,如今却露出和善的笑容,静静看着自己。徐星友不知所措,竟紧张得没敢伸出手去接过师父递过来的白子。
  棋盘上,黑白相对,各占一角,围绕着空无一子的天元一点互相有序地排列开,仿佛一副潜藏着朴素哲理的精美的画作一般。
  “徐星友,今天白棋是你的。”黄龙士轻声笑道。
  在黄龙士的面前,徐星友一直下受子棋,而受子一方一律是拿黑棋的——
  在黄龙士的面前,徐星友从来没有拿过白棋!
  “师父,你是说……”
  “我已经不是你的师父了。”黄龙士惨然一笑,“徐星友,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对手了。你不必再受让子。”
  不必再受让子!
  徐星友缓缓抬起胳膊,恭敬地接过了师父手中的白棋。他似乎从没有觉得一个棋盒能有这么重,这重量几乎让他难以承受。
  看着棋盘上规律地摆开阵势的黑白两军,徐星友默然良久。
  “徐星友,你是白棋,该你先走。”黄龙士笑着提醒道。
  这对于徐星友来说,似乎是从没敢奢望过的一件事——在那个几乎没有人可以接近的黄龙士面前,不受让子,执白先行……
  “师父,得罪了……”徐星友低声说着,缓缓取出了一粒白子——右上,小飞挂角。
  徐星友的手微微带着颤抖。他知道,这局棋对于他来说,意义非凡。
  黄龙士仍旧笑着,缓缓摸出了一粒黑子……

  棋行212手,徐星友认输。对于两人来说,这都不是一个让人意外的结果。
  棋一下完,徐星友立刻就如同忘记了其他所有事情一般,默默沉浸到了对棋局的学习和分析当中,甚至几乎忘记了身前的黄龙士。
  黄龙士默默看着眼前这个狭小的阁楼。棋盘,卧榻,笔墨书卷,再无他物。一个中年人,须发邋遢,衣衫脏旧,只旁若无人地在棋盘上比划摆弄,如着了魔一般。
  黄龙士不发出一丝声音,默默地退了出去。临走时,他静静看了一眼沉浸在棋局中的徐星友。
  要习得天下无双的棋力。徐星友的这句话突然在黄龙士的脑中响起。看着徐星友醉心于棋局的样子,黄龙士默默在心底感到了一丝欣慰。
  离开了徐星友的房间,黄龙士终于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病痛,软软地坐倒在了墙边,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然而,现在即使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黄龙士的脸上仍然带着笑意……
  数日后,黄龙士又一次来到了徐星友的阁楼。
  “徐星友,摆上座子,我们再下一局。”
  徐星友不敢怠慢,急急忙忙将棋盘布置好,然后恭恭敬敬将黑子递向黄龙士。
  黄龙士笑着,却不接过徐星友递来的黑子。
  “把白子给我。”黄龙士轻声说道。
  白子?徐星友微微一愣,但很快便明白了师父的意思。上一局受先对弈,徐星友却完全不是黄龙士的对手,想必黄龙士对他失望了,所以这一局打算恢复让二子的棋份了吧。
  徐星友没有半句怨言,缓缓将白子递给了师父,然后伸手便要将棋盘上的两粒白棋座子取回来。
  但是,黄龙士突然伸手拦住了他。
  “座子就放在棋盘上吧,只是这次我拿白棋。”黄龙士笑着说道。
  徐星友如同被惊雷击中一般,甚至手掌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古代教棋,师徒之间是有着严格的规矩的。其中极其重要的一条,便是弟子绝不可以让先与师父对弈,此为大逆不道。如果大家还记得,明末王思任所写的《弈律》中,将这一条列为“谋反”!
  何况,徐星友今时今日的棋力,受先尚且难以抵挡黄龙士的进攻,还谈什么让先?
  黄龙士要执白先行,让徐星友拿黑棋!这怎么可能,要知道上一次黄龙士在对子棋中执白先行,对手还是周东侯呢!
  流传至今的黄龙士棋局中,黄龙士分先执白的棋谱只有三个对手。
  第一个是盛大有。那时候黄龙士初出茅庐,与盛大有连战七局,七战全胜,让这位先后与三代高手争夺天下的蛮王就此引退,不再出山。
  第二个便是周东侯。黄龙周虎,名震天下,那是黄龙士一生中遇到的几乎唯一一个堪称旗鼓相当的敌手 ,也是黄龙士棋艺生涯中对他来说最值得铭记的一段时光。
  而最后一个,就是徐星友。
  此局一开,黄龙士便强攻而来,徐星友措手不及,竟被杀成了两块孤棋同时逃亡的不利局面。随后面对黄龙士越来越强的进攻,徐星友根本无力抵抗,左下大片军士惨遭鲸吞,不到七十手便败局已定了。
  最终,仅113手,徐星友便投子认负。
  虽然让三子可以击败自己的师父,但是黄龙士如今受过血泪篇的历练之后棋力竟又有长进,徐星友分先与黄龙士对弈根本不可能有胜算。
  看着这局棋,徐星友却突然明白了一些什么——师父为什么要与自己分先对弈,甚至愿意在自己面前拿白棋……
  真正的高手,不可能永远受先与人对弈。无论对手再强,也要有分先与他抗争的勇气!
  然而,徐星友隐隐约约感觉到,师父的行为中还有另一层含义——师父似乎很焦急地渴望与自己对弈……

  ——分先?为什么?
  黄龙士笑着答道:“我收徐星友为徒,不就是希望有一天他可以与我分先对弈吗?”
  ——可是你太急了。徐星友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与你分先对抗啊!
  “我怎么能不急呢?”黄龙士脸上的笑意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忧伤,“这是我平生的夙愿,我唯有趁我还有时间赶紧去享受与徐星友的对局啊。若晚了,恐怕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黄龙士的眼睛静静地望向远方,目光中充满了留恋。
  偏偏在这一刻,他有了强烈的渴望想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