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15

方圆群英志——315

  黄龙士和徐星友,在弈完血泪十局之后,突然跳过了二子棋阶段和让先阶段,留下了莫名其妙的七局分先棋。这一举动,十分耐人寻味。
  按照教棋的正常顺序,弟子突破了三子棋之后,就该让二子;等弟子突破了让二子,再以让先对弈;等让先都觉得手紧了,弟子这就算可以出师了,这时才分先对弈。按部就班,步步为营,这是常理。
  然而,在徐星友明明已经有了受二子棋力的时候还尚且要勉强让三子与徐星友对弈的黄龙士,却在这十局棋之后突然良心大发地急急忙忙开始跟徐星友下让子棋,而且一下就是七局,最奇怪的是这七局棋没有按照过去十番棋的惯例由一方执白两局之后再换黑白,而是每局都换先后对弈。
  为什么?
  很容易想到的解释是,黄龙士在赶时间。他并不是不想从让三子到让二子,再到让先、分先这样培养下去,而是时间不允许他这么做了。他也不是不想按照惯例先让徐星友拿两局白棋,然后自己再拿两局白棋这样两局两局地对弈下去,而是一旦这么做了他担心自己撑不到能拿白棋的那一天。
  《清朝野史大观?清代述异?弈史》中记载,黄龙士在于徐星友鏖战血泪篇十局之后便立刻去世了。虽然是野史杂说,但是从现有条件看,这个说法的可信度是所有关于黄龙士最终结局的说法中可信度最高的一项,它只是犯了一点小小的错误而已——既然黄徐留下了七局分先对弈的棋谱,这说明,黄龙士并不是立刻在血泪篇之后立刻去世的,至少上苍留给了他一丁点仓促的时间让他完成了与徐星友的七局分先棋。
  我们无法想象,黄龙士是如何真诚地向上苍祈求多给出这么几天的时间的,上苍想必也没有完美地满足黄龙士的全部愿望——至少,看上去黄龙士也许是希望完成一次完整的十番棋的。
  对于黄龙士来说,也许这最后的一点期望能够得到满足,这就已经是他最大的欣慰了。
  所以,为什么没有按照当时的规矩,以两局一换先的方式进行这几局对弈,而是要以每局都换先的方式进行呢?答案很简单,黄龙士也不知道自己能下到第几局,所以抱着能下一局算赚一局的心态,他和徐星友每局棋都换先后。
  这七局棋,前四局几无悬念,尤其是黄龙士执白的两局棋徐星友几乎没有半点机会。但即使如此,从这四局棋中我们仍然可以感受到徐星友的棋是几乎以日新月异的速度进步着。从刚开始的毫无招架之力,到后来竟能勉力周旋到最后,徐星友似乎就是在血泪篇之后开始顿悟成为天才了。
  从第五局开始,徐星友的成长终于赶上了即将迎来生命终结的黄龙士。这一局,双方弈得极其激烈。最终,尽管差距极小,但徐星友第一次执白在分先棋中战胜了黄龙士!
  随后的第六局,先行的黄龙士中盘凭借精妙的构思以攻代守,将右上围出大阵,徐星友再无机会,只得投子认负。如此一来,徐星友其实已经永远失去了击败执白先行的黄龙士的机会。
  最终的第七局,是徐星友的名局。本局布局未几,黄龙士布下了心机深重的陷阱等待徐星友中计。没想到,徐星友算路深远,不仅一眼看破黄龙士隐藏极深的计策,更是将计就计反而将黄龙士打成孤棋,随后招招不落俗套,新手奇手频出,至五六十合时黄龙士竟已是大败之局。黄龙士后半盘奋起直追,抓住徐星友一眨眼的松懈强手迭出,暴起反击,竟猛地将大败之局追成了细棋,也实在让人惊叹。可徐星友毕竟防守严密,最终没能让黄龙士成功翻盘,守住了小胜局面。在黄龙士人生的最后一局棋中,他亲手教出的徐星友赐予了他一场败局。
  到这里为止,黄龙士与徐星友的故事,终于走到了终点。

  某一天,仆人惊慌地闯进徐星友的阁楼。
  “徐先生,快下楼去吧!黄先生他……”
  三年了。徐星友整整三年没有离开过那间阁楼。他的双脚再一次踩在自家的院子里时,他却感觉到一丝微妙的陌生感。
  但现在,他已经无暇去体会这种感觉了。
  “师父!”徐星友惊慌地闯入黄龙士的房中,重重地跪倒在了黄龙士的床前。
  在他的面前,是从未如此虚弱过的黄龙士。

  “可惜,在你分先棋下得正好的时候,我要走了……”黄龙士苦笑道,“我真想跟你多下几局棋啊……”
  徐星友却早已泣不成声。
  黄龙士看着这个陪自己渡过了人生最后一段时光的弟子,不知为何,他却感到了一丝满足。
  “徐星友,我死之后,你就是天下第一了。”黄龙士笑道,“当今天下,能执白胜我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远在京城的周东侯。东侯先生远赴京城,必定已不再参与棋界纷争,等你出世,就将天下无敌。你可以做国手了,该高兴才是啊……”
  “不,有师父在,天下便无人能自称国手。弟子今生都不敢与师父并称于世!”
  “再过不久,等我离开了人世,你就不必担心这些了。”
  “弟子岂能不担心这些?师父,若您就这么离去了,世人会说我是个被师父让了三个子的国手,他们会笑话我是靠师父的离去才捡了个天下第一,他们会中伤我,诽谤我,甚至会说是我贪图名利害死了师父。可事实不是这样!天下没有人比我更希望看到师父统领棋界,没有人比我更崇拜师父的棋艺!弟子只求师父留在世间,与弟子多下几局对子棋,至少等师父下到满意了再离去啊!”
  不能击败黄龙士的国手,算什么国手?
  黄龙士的脸上,也忧伤了起来。
  “徐星友,我不知道我将你带上了一条怎样的道路,若当真如你所说,我的离去会让你受到中伤诽谤,我即使在九泉之下,也将愧对于你。但是,徐星友,若你还承认我是你的师父,我有一事相求。即使你真的终生因我之故而生活在万众唾骂之中,我也希望你能替我完成它……”
  “师父但说,弟子必定竭力完成。”
  “把我的棋流传下去……”黄龙士虚弱地说道。
  徐星友微微一怔,随后深深地拜下身子去。
  “弟子谨遵师父之命。”
  听到这句话,黄龙士满足地微微闭上了双目。
  徐星友,即使你日后将受尽屈辱,但我已将一身棋艺尽数传授与你了,从今以后你将是天下第一。
  我能给你的,没有别的,只有这个天下国手的名号了……
  黄龙周虎已不再,血泪三子终成空。
  临死榻前告星友,请将我棋传千秋。
  欲知后事如何……

  ——你的故事结束了。
  黄龙士却笑着,摇了摇头。
  ——黄龙士,十八岁称国手,七败盛大有而一战成名,二十岁便力克江南各路豪杰,随后与周东侯争霸十年胜出,受封棋圣,中年时安心授徒,与徐星友激战血泪篇十局,随后重病身亡。你的故事,就到这里为止了。无论什么时代,无论谁来书写,你的故事都是这样,这是你用生命谱写的故事。
  “结束的,只是史书上的故事而已。”黄龙士笑道。
  ——哦?那么,你的故事还在哪里继续着?
  “你说过,我的棋超出了我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所以我无法将它完全施展出来。”
  ——不错,正是因此你才会英年早逝。
  “那么,现在没有了身体的束缚,我的棋岂不是可以无拘无束,登峰造极了?”
  ——你是说……
  “对我来说,死亡只是从凡人的躯壳中解脱了而已。对于渴望体会到围棋极限的我来说,这样的结局不是正好吗?如今的我,不再是凡人,而是真正的棋仙了。”
  ——真正的棋仙……
  黄龙士笑着,透过层层云霞,望向凡间。
  “你说我的故事结束了,你错了。”黄龙士轻轻指向了凡间,“你可见到,天下四方,哪里都有英雄豪杰,弈林好汉。他们每一个人都想成为下一个黄龙士,每一个人的生命里都隐藏着一个黄龙士的故事。时不时地,就会出现一个新的高手,重新完成我过去曾经完成过的事情,也会去完成那些我没能完成的事情。我做为黄龙士的故事结束了,但天下还有千千万万的黄龙士,他们的故事还远没有结束。在这个故事里,我只是换了个角色,从参与者变成了旁观者而已。我期待着,有人能将这个故事讲述得更加精彩。”
  沉默了许久。
  ——走吧,黄龙士。
  “去哪里?”
  ——去找个好地方,可以将这凡间一览无遗,好让我们一起等待下一个黄龙士出来续写你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