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16

方圆群英志——316

  上回说到,康熙二十余年,在匆忙与弟子徐星友完成七局对子棋之后,刚刚进入中年的一代棋圣黄龙士猝然病逝,天下顿失国手。
  对于围棋史而言,失去了一个正如日中天,一统四方的奇才黄龙士乃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他的离去使得整个棋界顿时失去了光彩。然而,对于当时的棋手们来说,黄龙士死了,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一直死死压在他们头顶上,让他们得不到半点名声的棋圣离开了这个世界,苦练多年的棋艺不就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了吗?
  于是,几乎转眼之间,原本销声匿迹多年的各路高手突然又回到棋界,一个个气势汹汹都要做天下第一了。
  曾被黄龙士亲手打压过的何暗公、娄子恩、凌元焕卷土重来,在江苏一带四处造势。未赶上与黄龙士交手的新生棋手黄稼书、姚文侯等人也虎视眈眈,要夺下天下国手宝座。一时之间,江苏棋界风云际会,多年不见的乱世眼看又要到来了。
  然而,棋界却有一个传言——黄龙士临死的时候,将天下国手之位让给了他的弟子徐星友 ,认为徐星友棋力已经超过了当今天下所有豪杰,命徐星友就此称国手。
  此话一传开,棋界一片哗然。
  首先,这个没听说过的徐星友是打哪里冒出来的?几乎没有人知道徐星友的过去,而徐星友本人随黄龙士学棋三年却没出过家门一步(准确地说连楼都没下来过),因此没人知道这个徐星友下棋到底有几分本事。就因为是黄龙士的徒弟,大家就要认他做过手?
  其次,徐星友怎么被人认可为有国手棋力了?传闻说,徐星友受三子胜了黄龙士,所以就称国手了。这不是笑话吗?自古以来哪有被让三个子后称国手的?这种水平也敢叫嚣天下无敌,简直就是没把天下棋手放在眼里。
  第三,徐星友是个什么身份?有钱人,名门世家出身,又书画双绝,这怎么看都是养棋手阶层的,怎么能自己当棋手呢?这类人如果当棋手,通常都会犯众怒,比较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明朝的王爷棋手朱玉亭,几乎是一出现就被大家联合起来欺负。见到这种跨界来的,棋手们会自发组成反对他的同盟。徐星友这种抢饭碗的行为自然也立刻招致了所有人的厌恶和反感。
  综合以上这几条,几乎不用想也知道了,徐星友这个名字一出现,几乎立刻就成了全民公敌。所有人都形成了一个自然而然的共识——在互相火并之前,大家先暂时结盟把这个黄龙士亲自制定的接班人给搞下去,顺便捞点名声,然后再互相争斗吧。
  这情况,几乎就和当年南京会战朱玉亭出现之后的局面毫无二致——棋手内部矛盾,决不能让别的阶级干涉进来。
  于是,几乎就在黄龙士去世的同时,徐星友就被卷入了这场腥风血雨,而且发展到后来甚至变得完全不讲道义的争夺中去了……

  就在黄龙士去世后不久,一直在杭州家中精心钻研黄龙士所传棋法的徐星友收到了一份邀请,那是一位公卿请他去府上与另一名棋手对弈。
  那个对手,名叫娄子恩。
  这个娄子恩,当年乃是与程仲容等人一起向黄龙士发起过挑战的人。但面对着绝世天才黄龙士,自视甚高的娄子恩即使被让先也难求一胜,没过几年便绝望地离开了棋界争霸的中心。如今黄龙士已死,天下又生变故,娄子恩把这当做是天赐良机,于是兴奋地重新又回到棋界,打算东山再起,把十多年被黄龙士压得喘不过气的怨念化作动力,彻底挽回自己在后辈棋手心目中的形象。
  而他第一战的目标就对准了号称黄龙士接班人的徐星友——这一战,要借把徐星友杀败之威,让天下重新记住娄子恩这个名字。
  徐星友收到请柬,默默仰头看向了那学棋时三年不曾离开过的阁楼。
  师父,这一天终于到了。您的遗愿,我将用毕生之力替您达成。
  那一日,在某位公卿府上,传说中的徐星友第一次出现在了棋界的视野中。
  看着这个须发略白,年纪比黄龙士还要大几岁的“黄龙士传人”,久经战阵的娄子恩竟忍不住有些想笑。
  “徐先生,你我年纪似乎相差不大啊……”娄子恩说道。
  徐星友谦逊地点了点头。
  然而,娄子恩却突然放肆地笑了。
  “既然年纪相仿,我有件事很好奇——十几年前我以高手之名向黄龙士挑战的时候,不知道徐先生彼时棋力几何呢?听说那之后再过十年,先生的棋力也不过是被黄龙士让四子吧……”
  与娄子恩交好,或者抱着看徐星友笑话而来的棋手们纷纷大笑。对于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和他们争天下国手的对手,众人从心底厌恶着,渴望立刻将这个徐星友逐出棋界。娄子恩,只是这群人中派出的一个先锋而已。
  刚笑话完徐星友,娄子恩又毫不客气地把白棋棋盒递了过去。
  “虽然年纪相仿,但是在这里我算是棋界前辈。徐星友,按规矩你该尊重我,就拿白棋先行吧。”
  徐星友没有进行任何辩驳,默默接过了白子。他知道即使争辩也没有意义——在以实力说明问题之前,没有人会站在他这边。
  何况,早在黄龙士横空出世之前,娄子恩就已经小有名气,是经历过周懒予时代的老江湖了。这个对手,也许确实不容易对付,万一真输了,岂不是输棋又输人?
  毕竟,多年以来,徐星友唯一的对手就是那个万人之上的棋圣黄龙士。除了黄龙士之外的对手,徐星友已经想象不出来了。
  那一战,很快开战。众人静静等待着徐星友战败,从此身败名裂的那一刻到来。棋座前的娄子恩,更是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什么黄龙士传人,一个四十岁才认真学棋的人怎么可能是我娄子恩的对手!
  然而,终局223手后,娄子恩惊呆了。
  来看棋的众人也惊呆了。
  而同样惊呆了的,是娄子恩的对手,徐星友。
  长年跟黄龙士下棋,徐星友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对手远远强过自己,习惯了谨慎地防守对方的每一步招法,把自己的棋下得没有丝毫破绽,甚至显得有些提心吊胆。然而,与娄子恩一交手,他从娄子恩的棋当中丝毫也感受不到黄龙士的那种铺天盖地的压迫感,更没有看到半招天外飞仙般的奇手鬼着,一切竟然都是在徐星友的掌控下缓缓前行,从头到尾也没有出现丝毫偏差!
  这种感觉,说真的,徐星友不习惯。在徐星友的概念里,这不是下棋,下棋哪有一切都在自己计划当中,不出现意外的?
  赢得,是不是太顺利了点?
  但是,事实就是,眼前这个对手远远不能与黄龙士相提并论,徐星友现在的棋力已经完全足以在他的面前驾驭局面,不留给对手丝毫破绽了。
  这第一局,还只是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