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17

方圆群英志——317

  “徐星友的棋,隐隐约约有点黄龙士的影子,但是又很不一样啊……”众棋手们在娄子恩面前缓缓分析道。
  他们指向了棋局开始不久左下的一处变化。
  此局一开,娄子恩完全不把徐星友放在眼里,绕着徐星友左下的主营连续从两个方向攻逼,而徐星友的反攻逼则完全没有让娄子恩产生半点危机感。眼看徐星友左下两个方向的前路都被自己阻挡了,娄子恩几乎理所当然地下出了更加凶狠的一手棋——点三三。
  如今白棋无论左边还是下边都被黑子攻逼,发展必将受阻,则必定会稳守本营吧。既然如此,我以一招点三三先攻破你的主营,如此一来你主营失守,两方退路又有敌兵守候,你徐星友必定茫然不知所措,此战可一战得胜。
  反正当时算盘是这么打的……
  可是,娄子恩没有想到,徐星友并不是一个可以这样随便欺负的俗手。徐星友见主营被点穿,他便索性放弃主营了。反正跟黄龙士下棋的时候主营失守是常有的事,早就麻木了。他命主营将士立刻冲杀出来,向左侧攻去,竟猛然间把娄子恩左侧拦去路的棋给打成了孤棋,眼看就要一命呜呼!娄子恩大惊,急忙来逃孤,徐星友却又不强攻,顺着娄子恩逃孤的方向张开阵势,放过了娄子恩的左边孤棋,却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下边的黑棋孤子吞入了腹中,反而杀了娄子恩一个措手不及!
  “徐星友似乎怕你,不敢跟你强硬开战……”一个棋手对娄子恩说道,“但是,他看似防守,其实却是在进攻。你从东边打,他就顺着你的力道往西打去;你从那边攻,他就借着你的攻势往北攻杀。他这是不打而打,不攻而攻,神不知鬼不觉,你却偏偏抓不住他的漏洞……”
  仔细看看全局,确实都如左下这场战斗一般,徐星友几乎从不主动攻击,却总是在被攻击的时候借着力道反过来狠打对手一下,搅得娄子恩头晕眼花,不知所措,感觉好像中了邪一般……
  其实这乃是黄龙士亲自传授给徐星友的精髓棋理——形人而我无形。
  一粒棋子落到棋盘之上,应当是不论进退都有足够的空间,这就叫做有弹性。遇到较弱的对手,可以进击;遇到较强的对手,可以退守。娄子恩好蛮斗,即使两头逼住对方的主营还不满足,要点入三三杀到对方一目不剩,这却恰恰被徐星友抓住机会,顺着娄子恩的这股力道上下强攻,娄子恩顾此失彼,自然难以施展。最后,恰恰是主动强攻的娄子恩吃了亏。
  “我看这徐星友不像个俗手,一招一式都毫无破绽,想必也有几分本事。娄先生,明日再战,可千万要小心啊!”
  娄子恩却不屑地哼了一声:“我一时大意轻敌,让他一先才略输几子而已。明日再战,只要我打起精神,他徐星友哪里会是我的对手?明日定叫这徐星友大败而归!”
  然而,娄子恩和所有棋手都没有想到,徐星友用这第一局探明了娄子恩的虚实,第二局棋便打算放开手脚,好好施展一下真本事了……
  第二天的对局,很快便结束了。按照收官时的局面判断,即使不算还棋头,徐星友也遥遥领先二十目以上,是一盘货真价实的大胜!
  这一局,可怜的娄子恩还想用强,只道徐星友是对他的攻杀力有所畏惧才不断退让的。可岂料这一局徐星友竟看准机会,狠狠还击回去——当然,还是借着娄子恩自己的力道往回打,却让娄子恩完全无法招架,到了后半局基本是就是四方逃命,哪里还顾得上回马一击,能少跑断一条马腿都要谢天谢地了!
  这一局棋,是徐星友压倒性的胜利!
  事实很明确了——让徐星友一先,娄子恩还远远不够资格。
  “娄先生,明日一战,是否该让星友拿一拿黑子了?”徐星友轻声问道。
  娄子恩脸色惨白,只是呆呆地点了点头。
  这下子,所有棋手都明白了——娄子恩打这个先锋,本道是让他捡了便宜,现在才知道,其实是把他推进火坑里了……
  第三局,娄子恩执白,终于开始小心翼翼地应付徐星友了。前几十手,娄子恩牢牢把握住白子先行之力,稳定着局面上白棋的优势。然而,徐星友看准机会,黑80手突然出刀,一片血色顿时将整个棋盘右边笼罩,娄子恩一只孤零零的白子就这样落入了徐星友的血盆大口中,局面瞬间逆转!
  这棋,如果让黄龙士来下,恐怕徐星友绝无把握能在这场战斗中得利。可对手是娄子恩——他根本不可能与黄龙士相提并论!
  黑138凶狠地一拐,右边白九子大龙瞬间灰飞烟灭,局面就此注定!
  徐星友执黑,竟然又赢一局!如此一来,便是在对子棋中对娄子恩完成了三连胜!
  众棋手几乎吓得魂不附体——好不容易盼死了黄龙士,以为今生总算可以一展抱负了,却岂料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徐星友,盘上一招一式竟似乎竟不在黄龙士之下!
  这辈子,真是生错时代了!
  随后,娄子恩又与徐星友激战三局。只是,他再也没有资格跟徐星友在棋份上讨价还价了——执白尚且不能获胜,还有什么资格说让先?
  事实是:后面三局,徐星友索性每局都让娄子恩拿白子了。
  仅仅六局棋,徐星友就把“擅名棋坛十余年”的娄子恩死死摁在了让先的棋份上!而这六局棋,除了第四局局面稍显混沌,难以判断胜负之外,其余五局都很明显是徐星友的胜利!
  换句话说,娄子恩在徐星友的面前,根本就连受让先的资格都没有,他甚至要被让子!
  于是,来势汹汹的娄子恩重复了十多年前他在黄龙士面前所受过的屈辱——赶在还没被让子之前跑了,从此之后再没敢跟徐星友下棋,直到无声无息地离开这个世界。
  这六局棋的徐星友,只能让人想到一个人——十多年前,以几乎同样的战绩将江南除周东侯之外的所有高手全部杀到让先以下的黄龙士!
  难道,徐星友可以复制黄龙士所创造过的那种神话吗?
  “竟然能以如此压倒性的战绩击败娄子恩,如今的徐星友,恐怕丝毫也不弱于当年的黄龙士了……”棋手们不安地在心底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