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18

方圆群英志——318

  娄子恩之后,下一个向徐星友发起挑战的,是那个曾经以半子击败过黄龙士的何暗公。这些年,何暗公苦练棋艺,经验比十多年前丰富了多少,棋力较之以往只强不弱,想必当是徐星友一个棘手的对手吧。
  然而,与娄子恩一样,何暗公首先以让先棋份尝试与徐星友对弈两局,却两战两败。随后换何暗公执白,双方又战两局。但这两局棋棋谱不完整,又未注明胜败,所以无法知道最终的结果。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与娄子恩一样,这两局棋下完,何暗公就再也没敢和徐星友交手,就这么默默从棋界消失了,找不出半点音信。
  这四局棋,何暗公也许只是试探一下徐星友有几分本领。试探过之后何暗公自己也明白自己此生无望争夺国手了,于是索性就这么引退了吧。
  其实何暗公与娄子恩也算得上是当时高手,放在明朝绝对有争夺国手的实力。可惜,在他们所处的时代里,前有黄龙士,后有徐星友,他们的才华就这样被那个时代所遗弃,白白做了无名之人。
  先后击败了众前辈(资历上的前辈,年纪上其实相差不大)挑战之后,徐星友的声望已经迅速攀升到了真正的“黄龙士接班人”的位置上了。在公卿们心中,徐星友就是十几年前的黄龙士,是他们心中的新一代偶像。而对于徐星友的崛起还不满意的年轻后辈们,又发起了针对徐星友的新一轮冲击。
  这些没能赶上黄龙士“铁幕时代”的后辈们,终于在徐星友这里感受了一下那些前辈面对黄龙士时的无力感。
  彼时比较有名的两位后辈,一位叫黄稼书,一位叫姚文侯。
  黄稼书,名颖,崇明人。他本是个县学生,却与兄弟黄掌纶同以弈名著称,时人唤作“二黄”。论棋艺,黄稼书攻逼招法娴熟,又善统领全局,棋风闲淡,是个颇有见识的年轻棋家。黄稼书当时年轻气盛,自以为棋力已足以争夺当世显赫之位,于是特去找徐星友挑战。前两局,二人棋份还是分先对弈,徐星友却毫不客气地分别执白、执黑各大胜黄稼书一局。第三局黄稼书棋份已降为让先,却仍难以取胜,于是自知不敌,安心回去做县学生去了……
  姚文侯,名斌,与黄稼书同乡,年纪更轻。与别人不同,姚文侯去找徐星友,是怀着崇敬的心情去的。一见到徐星友,姚文侯就很明白地说了——您棋力比我高,得让我两个子。然而,让二子局下完,姚文侯竟然还是不能取胜,于是对徐星友的棋力更加心悦诚服,竟安心拜徐星友为师了!
  说起这个姚文侯,还有个故事值得一提。在徐星友门下学棋出师之后,姚文侯以棋手之名出入公卿府上,有一次受邀到画家王原祁家下棋,获胜者可以得到王原祁的一幅画作。等姚文侯去了王原祁家,一看对手竟然就是当年败给了师父徐星友的娄子恩!
  娄子恩见是徐星友的徒弟,想起当年的仇恨,那一战自然竭尽全力恨不得生吞了姚文侯。可谁知这姚文侯深得徐星友真传,最后竟然胜了娄子恩,夺下了王原祁的画作,气得娄子恩恨不得当场自杀。
  这娄子恩说起来也真是可怜,先后被黄龙士、徐星友、姚文侯这师徒三代欺负了个遍,也不知是上辈子得罪了哪路角色,以至于这辈子还债还得这么彻底……

  黄龙士死后,不过短短一年时间里,四方诸侯纷纷重出江湖,一副要再定江山的架势。没想到,就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各路豪强纷纷让徐星友一个人给收拾了,江南的风浪还没折腾多大会就消停了下来。
  而徐星友,凭借着这力镇天下的壮举,竟然复制了他师父黄龙士十几年前的奇迹——以一人之力压制天下豪杰!
  虽然这里头很大一部分是沾了黄龙士当年灭了不少高手的光,但是能重现黄龙士对棋界的统治,随后更是将这统治继续维系了二三十年,徐星友成功地证明了他是一个绝对合格的“黄龙士接班人”。
  然而,对于那个时代的棋手来说,这就是一场灾难。徐星友的存在,就是已经死去的黄龙士留在这个棋界上的一片巨大的阴影,黄龙士不仅自己亲自将同时代几乎所有高手的梦想掐灭,更是利用徐星友让他们丧失了夺回自己尊严的机会。
  于是,自然而然的,所有人对徐星友这个原本就不该属于棋手阶层的人,充满了敌意。
  渐渐地,在所有人都意识到自己无法从棋盘上击败徐星友的时候,这场战斗缓缓开始变味了。
  棋界最后的底线——棋道——终于被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