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19

方圆群英志——319

  没过多久,棋界上开始流传一个流言——黄龙士是被徐星友害死的!
  这流言有许多个版本,其中比较有名的是这么几种。
  第一种:徐星友在学棋时代无论如何也无法击败黄龙士,于是他慢慢开始嫉妒黄龙士,视他为自己国手之路上最大的障碍,于是假借尊师重道之名,每日以美酒声色诱惑黄龙士,让黄龙士沉迷于纸醉金迷的堕落生活中,最终身体崩溃,导致急病身亡,徐星友则顺势成功地成为了天下第一。
  第二种:徐星友嫉妒黄龙士之才,但是又不想背上一个弑师的名声,于是想出了一个歹毒的计策。有一天他请了三位围棋高手到家中,以激将法请黄龙士以一敌三。黄龙士果然中计,轻率上阵,结果对弈的时候左顾右盼,三局棋都殚精竭虑,虽然三战全胜,但当晚便吐血而死。
  这两个故事在棋界流传范围极广,以至于几乎已混淆视听,使得许多人虽不明其所以,却坚定地把黄龙士之死的责任算在了徐星友的头上。
  平心而论,黄龙士下完血泪篇没多久就去世,他的死和徐星友不可能完全没有关系。但是,上面两则故事所说的说法——实在太经不起推敲了。
  第一则说法被收录于清末《弈选小传》一书中,虽说得煞有介事,却存在着明显的漏洞。徐星友家里有钱,又请来了名师,给师父吃好的喝好的,甚至请两个青楼女子来家里耍耍这在古代都不算过分,相反能看得出徐星友对他师父确实挺好啊。如何能确定徐星友这么做是要害死他师父呢?这动机实在隐藏得太深了吧。就算真是出于谋杀的目的,徐星友制定这个计划可真是一件相当有创造力和胆识的事情。要知道,要用奢靡生活把人给弄死,没有个几年功夫可下不来啊!徐星友得计划得多么周密,料得用得多猛,钱得花得多大方,才能把一个在血泪篇中还殚精竭虑战斗到底的意志坚定的棋手给奢靡死啊!何况此说看似有头有尾,结构完整,但是在最关键的动机问题上却语焉不详,无法确切断定徐星友这么做究竟是出于善意还是出于恶意,而出于恶意请人山珍海味加逛窑子的情况多少又有些有违常理。何况——别忘了,徐星友学棋那三年可是连楼都没下去过,这么一来首先他肯定没时间赚这么多钱回来花,其次他也没机会去布置这么周密的计划,再次他在楼上呆三年却让别人花着他的银子在外面风流快活到死,这事儿给你你愿意啊?
  不过,笔者需要强调——如果这是真的,或者哪怕只是想要验证这种方法可行不可行,笔者强烈要求看这帖子的读者们不用客气,请尽情尝试用这种方法来谋杀笔者吧,笔者将束手就擒,绝不反抗,等笔者耗死了留下多少遗产各位随便拿,甭客气……
  第二则说法出于《清朝野史》一书。看这书名,大家首先就该知道他不会太靠谱了。其次,如果您真的跟着咱这帖子从头看到这里,您一定对古代棋界的大致状况和秩序规则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再看这则流言,想必您该很容易看出破绽了吧。能把黄龙士逼死的高手,姓甚名谁,哪里人士,经历如何,黄龙士认识不认识?这些问题一问,这条流言就不攻自破了。何况,徐星友要是为了争天下第一才谋杀黄龙士,那徐星友自己的水平也得到天下第二吧,既然如此还请什么三大高手助阵?让三子的血泪篇把黄龙士下到吐血绰绰有余。何况,以当时棋界的情况,除非找三个周东侯,不然估计还真没人能把黄龙士下吐血。就算真有——此评语对上一条也适用——这算什么脑残的谋杀计划?随便找本三流犯罪小说都能比这个靠谱!
  至于其他挑拨黄龙士与徐星友关系的流言,比如前面提到过的说黄龙士和徐星友在乾隆年间同时进宫当棋官,徐星友故意暗算黄龙士的故事——得了吧,胡编也要有个限度,最起码做一点基本的人物生平查证行不?
  事实上,那个故事的原型发生在明朝,主角名字叫赵涓。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查阅一下原版故事。
  棋盘上赢不了,就用这些流言来攻击对手,满足自己那一点点扭曲的泄愤欲,这就跟输了比赛就到处传对手打了兴奋剂一样,是突破了竞技规则底线的无耻行为。
  赢不了,说明对手本领比你高,研究比你深,比你用功,比你刻苦,那是人家光明正大凭本事做到的。你要么再加把力赢过他,要么就心悦诚服地认可他,敬佩他,尊重他,就算不服,你骂骂人我们也可以理解,这是你发泄的过程,虽然不大文明。可是你造谣诽谤,这就是耍流氓了。
  然而,仅仅一年之后,由于徐星友的棋艺对众人已经具有了压倒性的优势,众人与徐星友的争夺已经从棋盘上延伸——或者说转移——到了棋盘外。这场争夺,已经失去了竞技上的意义,变成了一出闹剧,毫无道德可言。
  这种集中地,有目的地对徐星友进行诽谤中伤的行为,连徐星友的哥们都看不下去了。前文提到过的徐星友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翁嵩年就曾经写文章愤愤说道:
  我从小就认识徐星友,到了晚年跟他更是朝夕相处(大家别想歪了)。徐星友不仅棋艺高超,为人更是超凡脱俗,绝无浮夸之心,本不求名却名声越来越响。他为人的忠诚和和蔼,后人想象都想象不出来,怎么可能为了小小的棋艺去陷害朋友呢?想必是最近有那么一批小人,把自己的歪心思安到别人身上,推己度人,以至于污蔑前人以图自己一时嘴快……
  由此可见,对徐星友的污蔑,早在徐星友还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很猖獗了。但是,徐星友为什么不还击呢?明明没对不起任何人,怎么还任由大家污蔑他呢?
  恐怕并不是不还击,而是徐星友解释了很多次,发现没用,就索性不解释了。何况,黄龙士之死,也确实不能说跟他毫无关系。若不是黄龙士不惜性命也要全力教导自己,或者徐星友能早一些发现黄龙士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也许悲剧都不会酿成。在徐星友的心中,想必一直为此而责备着自己吧。
  然而,大错已经铸成,徐星友除了背负这冤枉的一身骂名,继续行走在一个没有人对他友善的棋界上。
  他为的是什么呢?翁嵩年说了,徐星友这个人本不重名利,何必非要活在一个大家都骂他的棋界里呢?不是书画双绝,名门世家吗?实在不行,象棋不是也下得不错吗?
  然而,徐星友的心里,一定一直没有忘记黄龙士在人生的最后那一刻留下的遗言,那才是徐星友对黄龙士的赎罪,才是徐星友这一生坚持下去的动力所在——
  “把我的棋流传下去”……
  这正是:
  棋圣归天群魔舞,中年庸才铁骑突。
  自古英雄遭天妒,不迎逆潮不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