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20

方圆群英志——320

  “我们今日来,只有一事,希望请先生出面……”一个长者面色严峻地说道,“如今棋界有人坏了规矩,大家都盼着先生出面主持公道了。”
  望着眼前数位江南棋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周西侯感觉到了事态似乎有些严重。
  “西侯先生,可听闻过徐星友这个名字?”
  周西侯点了点头:“据说是黄龙士的秘传弟子,这一年间突然从天而降,如今已有国手之誉。”
  “国手?他甚至本不该有资格当棋手!”众人怒道,“他本是个富家子弟,名门望族,却莫名其妙不考功名跑来下棋,一心要砸了大家的饭碗。咱们这批人,好不容易盼着黄龙士不在了,只求能从公卿们那里分得点残羹冷炙,如今这徐星友一出来又断了大家的前路,这可要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棋手怎么活啊!可惜我们棋力不济,奈何不得那徐星友,大伙一思量,觉得如今棋界唯有周东侯、周西侯二兄弟能与那徐星友一较高下。东侯先生远在京城,远水难救近火。好在西侯先生您仍在江南,所以我们特来求西侯先生去灭灭那徐星友威风,最好能让他老老实实回去考功名,别下棋了……”
  周西侯却苦笑了起来。
  说什么有人坏了规矩,要我来主持公道,其实就是自己下不过人家,想请我去给他们出气罢了……
  只是,大家宁可放下棋手的尊严,也要找一个人去击败徐星友,看来这徐星友当真是犯了众怒,以致大家为了击败他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
  这情形,真像十几年前黄龙士刚出现的时候——当一个人触犯了所有人的利益时,大伙就会联合起来对付他,即使自己根本得不到什么利益,哪怕出口气也好。
  短视,虚伪,但心情却也可以理解。黄龙士时代,对于大多数棋手来说就是最黑暗的时代。等到黄龙士去教棋了,大家才终于得以在公卿面前露露脸,拿点公卿家的银子。相比于以前在茶楼厮杀的日子,这简直就是天堂。现在黄龙士时代好不容易过去了,大家都以为不必再提心吊胆怕黄龙士会来了,终于可以安心地拿公卿家的银子了,当然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再回到那个黑暗时代里去的了。
  只是……
  “我想各位应该知道,自从当年败给黄龙士之后,我已经不在棋界行走了……”
  如今的周西侯,其实已经从棋界引退许多年了。
  “西侯先生……”其中一个棋手突然阴沉着脸说道,“这个徐星友,棋力恐怕不弱于当年的黄龙士。先生真的不想与徐星友交手试试吗?”
  一语说罢,周西侯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惊愕——
  不弱于当年的黄龙士?
  这样的人,真的可能存在吗?

  上回说到,黄龙士死后,徐星友继承师业,横空出世,扫灭江南各路高手,果然继承了黄龙士留下的国手之名,却也因此遭致江南各路棋手的嫉恨。起初大家尚还公平地以棋力抗衡,但一年后所有人都认清自己的棋力绝非徐星友敌手的时候,这对抗便变了味道了。棋手们开始以各种方式诋毁徐星友,编造故事,恶语中伤,千方百计要毁掉徐星友在公卿心目中的形象。这场江南国手的争夺,渐渐变成了一出丑陋的闹剧。
  然而,仅仅依靠这些旁门左道的办法,并不能直接改变目前的局面。就算公卿们都相信了徐星友人品有问题的传言,可是没有人能在棋艺上胜过徐星友,公卿们最后还是只能去请徐星友来下棋,这不解决根本问题。
  所以,在舆论上搞臭徐星友的同时,大家还需要一场一锤定音的胜利,让徐星友输得一败涂地。而要想做到这一点,江南棋手们必须找一个外援来了。
  当今棋界,还能与徐星友这个水平相抗衡的,大家想来想去只能找得出两个人选——一个是当年与黄龙士并称黄龙周虎的周东侯,另一个就是曾经与黄龙士称劲敌的周西侯。
  周家兄弟,东西二侯,整个江南棋界都把击败徐星友的期待加在了这两人身上。但是麻烦的是,周东侯已经去了京城生根,周西侯也引退棋界多年。大家前思后想,终于决定——说服周西侯,让他去击败徐星友吧。
  虽然费了一番口舌,但是这些已经丧心病狂的棋手们成功地说动了周西侯。他们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走出自黄龙士以来的黑暗时代,让自己得以安心从江南广大的公卿资源中分一杯羹,甚至有机会把自己的棋名流传到后世去。
  同时,也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害得大家名声不保的徐星友——被一个四十岁才认真学棋的人击败,这是个一生也抹不去的耻辱。
  “徐星友受黄龙士三子战胜而称国手,真可笑。西侯先生当年可是受黄龙士二子且还占据优势的,徐星友遇到周西侯必定难求一胜!”
  大家抱着这样的期待,都默默等着看好戏了……
  而从周西侯的角度来说,他看待这件事情就要简单许多了。
  一个能和黄龙士相提并论的棋手,徐星友的棋真的有如此强大吗?本以为黄龙士是不可接近的围棋之神,是几千年才出一个的绝世天才,然而这样的顶尖高手竟在这个时代一连出了两个吗!
  徐星友,我迫不及待地想去试试你的身手了……

  康熙中期某年,不知何地,周西侯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徐星友。然而,看着这个须发已渐白的中年人,周西侯吃了一惊,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这个人和黄龙士秘传弟子这个印象联系起来。
  看年纪,徐星友该比黄龙士还大几岁啊!
  “西侯先生,久仰大名。”徐星友恭敬地朝周西侯鞠了一躬,“昔日师父在时,曾多次提及西侯先生棋艺不凡,今日竟能有机会与西侯先生切磋一局,荣幸之至!”
  看着这个谦恭有礼的徐星友,周西侯又吃了一惊——这跟大家口中那个坏了规矩,嚣张跋扈的徐星友完全不一样啊!
  是非公道,看来得自己去判断了。
  “棋界传言,徐先生是棋圣黄龙士亲传弟子,可是……”周西侯犹豫地说道,“先生看上去,似乎比黄龙士年长,不知这其中是否有什么原委?”
  徐星友听罢,微微笑了:“不错,我确实比师父略长几岁。这也无奈,我资质愚钝,遇到师父之前棋力根本不值一提,所幸此生能得师父指点,方能有今日成就。”
  “也就是说,你拜了一个比自己年轻的人作师父?”
  面对周西侯略显惊愕的眼神,徐星友轻轻点了点头:“能者为师,与年纪无关。师父年级上确实比我年轻几岁,但棋艺却远出于我之上。年纪更轻,棋艺却更强,可见师父奇才胜我无穷,既然如此我有什么不能拜师的呢?”
  至此,周西侯大概感觉出来了——徐星友并不是众人口中的那个奸险小人,相反他是一个很有胸襟的人。
  他不怕众人对他的诋毁,他只在乎自己的棋艺。徐星友必定是这样的性格,否则他绝不会不畏众人的嘲笑而愿意拜一个比自己小几岁的人为师。既然当年拜师都不怕别人笑话,如今被大家诋毁他自然也就无所谓了。这等胸襟,真是远胜那些棋界小人数倍。
  “徐先生,我们猜先后吧……”周西侯用敬重的语气说道。
  却说这局棋,真是一局十分有趣的对局。
  此局周西侯猜得白棋先行,前几手各自在右侧划分势力自是不提。第七手,周西侯看准时机,在左下角对徐星友的主营张开了阵势——此招一出,大家都认得,乃是双飞燕夹击!
  古棋攻击座子,招法最强莫过于双飞燕!
  很明显,这是善战的周西侯在考验善守的徐星友了。
  看着这猝然出现的白军双飞燕阵势,徐星友心中却如明镜般透亮——师父,您的教诲,今日要用上了。
  徐星友应法出手,犹如两柄大刀向左右先后压去。此乃周懒予所创招法,两压应双飞,乃是基于彼时流行的倚盖定式而生的以攻代守的双飞燕破法。周西侯是从周懒予时代开始下棋下过来的,一看这招法自然识得其中利害,心中却有意要试试徐星友应对如何,故意左右夹攻而来。两压之法,变化复杂而多变,一旦应对不得法将反而让自己陷入苦战,可说是一把双刃剑,唯高手能运用自如。周西侯这就是要试试徐星友究竟功力几何。且看这徐星友,在周西侯两侧夹击之下,竟将周懒予的两压之法运用得出神入化,得心应手,十余合交手下来却只见黑军内守得角地城池,外打通中原出路,当真是武艺娴熟,必是顶尖高手。
  周西侯暗暗赞叹,自己一招双飞燕不仅没能讨得半点便宜,还被迫让出了先手——这就是周懒予所创招法的厉害之处,只要运用得当,便是处处争先,招招制敌的弈林绝学。
  徐星友,这一阵我们胜负未分,如今该你出手了,你会怎么出招?
  徐星友看了看棋局,默默沉思片刻,嘴角上突然浮现出了诡异的笑意。
  西侯先生,刚才您试了我的身手,这次该我试试您的身手了。
  想到这里,黑军一子直奔棋盘而去。待一子落毕,众人再看,竟无不倒吸一口凉气——那是左上角周西侯主营,徐星友在这里也布下了一招双飞燕!
  西侯先生,我接下了您的双飞燕,那么也请您来试试我这只双飞燕如何?
  把自己刚刚应对过的招法又反过来向对方施展回去,徐星友这意思很明显了。同样的招法,不同的人施展,谁强谁弱将一目了然,咱们就用这双飞燕来看看高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