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eweiqi
close
棋小说

方圆群英志——321

方圆群英志——321

  好气度!徐星友的这份大气,倒是真有几分黄龙士风范!
  周西侯略作沉吟,思量着从刚才的应对来看,徐星友对两压应双飞的招法十分熟悉,自己若也已两压应对恐怕有班门弄斧之虞。何况两压之法变化多端,若徐星友备下了什么陷阱,自己一旦中计后果将不堪设想。相比之下,传统的小尖应双飞虽然多少会受些损失,但是受损程度有限,不容易出大的纰漏,属于谨慎应对。如今不明徐星友棋力高下,当以谨慎应对为上策。
  想到这里,周西侯暗下军令,左上白军主将向着中原轻轻迈出一步——小尖,从正中央突破双飞燕的夹击。
  看到这一步,徐星友心中又要暗笑了——师父,当年弟子的小尖应双飞可没被您狠狠教训过,今天弟子得用您当年教训我这笨徒弟的招法来教训教训别人了……
  只见徐星友突然调动起左边上下两路大军,处处以攻为守,在左边勇猛地活动开来,杀得周西侯惊慌失措,急忙抵挡。见左边阵势初定,徐星友突然调转枪头,强攻左上的白军小尖而来。
  小尖阵型,从形状上看乃是纯粹出逃的阵势,一旦遭遇两面夹击就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拼命往中原逃跑,逃出来就是一条大龙,不过通常因为出路广,也不容易被对方杀死;要么假装逃跑,却抓住对方两面夹击不能同时补强的缺陷而突然回身攻击对方双飞燕中较弱的那一侧,这种情况下对方往往守不住,但能攻下多少就要看对局双方的造化了。
  而徐星友却狡猾得多——他先在左边行棋,借进攻之势把自己双飞燕阵型中的左侧军阵定型,使得左侧没有后顾之忧了,然后再出动上边的另一侧双飞燕攻击周西侯的小尖。这么一来,刚才所说的第二条路基本就被堵死了,因为徐星友的两侧双飞燕,左边这一侧已经没有任何漏洞,不存在被人攻杀的隐忧了,而上边这一侧正在主导攻势,周西侯不可能腾出手来进攻这边,只能眼睁睁看着徐星友的上边军势借进攻之利越做越强。这么一来,周西侯唯有全力逃跑这一条路可选了,可是一个劲儿地逃跑也不是办法啊——左上等于一座城池都没捞到,一开局就让一员主将丢盔弃甲地逃跑,那棋还怎么下?
  如此两次双飞燕之战打下来,双方高下立判——徐星友对双飞燕的运用,远在周西侯之上。
  如今面临困局了,徐星友虽不着急攻死左上周西侯主将,但是两片阵地都已经有了根基,尤其是上边隐隐还要变成一片大阵。这么下下去,周西侯是要大败的,必须要有手段扭转败局了。
  不过好在徐星友现在不着急杀左上白军主将,先手权暂时又回到了周西侯手上。
  纵览全局,周西侯在心中默默定下了计策。只见他取出白子,又在右上落下一子。众人看去,竟纷纷称奇——周西侯在右上又布下了一个双飞燕!
  这盘棋,基本上就是双飞燕大战了。
  周西侯的意思,也很清楚——刚才两番双飞燕之战我都没占到便宜,但是我绝不承认这就算我输了,我就不信在双飞燕这么传统的招法上我就赢不了你这个正经下棋还没几年的“新锐棋手”。
  很明显,周西侯并不了解徐星友在黄龙士的手下接受了多么残酷的三年训练。一看到双飞燕,徐星友都不用过脑子,条件反射地就把棋子甩出去了——两压!
  其实,此时的局面下,右上黑军主将两侧都是有援兵的,在这里强行施展双飞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在此面对双飞燕,两压确实就是最好的进攻。徐星友不给对方耍手段的空间,直接用最凶狠强硬的招法砍上去,再配合两侧的援军进攻,周西侯的双飞燕从一落下来就注定了要两边都被追着砍。
  结果是,借两边攻击之利,徐星友的阵势反而又发展得更结实了,周西侯仍旧没能捞到几座城池,没被砍死都还得夸夸他治孤本领到位呢……
  随后双方的争夺都是循规蹈矩,没什么特别之处。至棋局终了,徐星友以八子左右的巨大优势胜出。
  这一战,周西侯乃是完败。拼了三次双飞燕,周西侯没有一次占到便宜,这就让人不服不行了——没错,徐星友就是抠着这一个点狠狠击败了周西侯,没耍任何小聪明,凭的是真本事!尽管在前两次双飞燕已经明显判定了双方高下,周西侯仍然很一根筋地第三次施展双飞燕想证明不是这么回事,不过一根筋的后果是:输得更多……
  周西侯当年确实一度是黄龙士的对手,不过那是黄龙士二十岁的时候,距离黄龙士的巅峰还远着呢。而徐星友,出师前已经是一个能执白击败巅峰黄龙士的棋手了,两个人的档次其实已经分出来了——
  被棋艺达到巅峰的黄龙士狠狠追着砍了三年,那刀可不是白捱的……